挑染的金髮 熟睡時被媽媽剪掉
記者李玉梅/台北報導

很多青少年利用暑假期染髮,卻被大人貼上「壞囝仔」的標籤,一名少年挑染了一小撮金黃色頭髮,卻被媽媽利用他熟睡偷偷剪掉,母子關係箭拔弩張。

台北市少年輔導委員會找來廿三名染髮少年訪談,了解他們的染髮動機。這些染髮少年集中在國三及高中生,少年認為染髮的原因,主要是「炫」、「搶眼」、「成為聊天話題」,一名少年則坦言「頭髮是人的第二張臉」,因此他認為染髮比較好看,也能夠換一個心情。

一名媽媽罵女兒染髮「不三不四」,女兒則回嘴「那阿嬤染髮也不三不四囉?」遭池魚之殃的阿嬤回答「我因為長滿白髮,染成黑的比較好看!」,女兒得理不饒人說「我染髮也比較好看!」祖孫三代因而爭得面紅耳赤,但仍因歧見太大,沒有結論。

青少年染髮的花費,約為一千五百元到三千元,多數是用自己攢下來的零用錢,他們認為最大的缺點是要躲訓導人員、教官,感到不勝其擾,有一名青少年居然用雙氧水讓黑頭髮褪成白色或黃褐色,並認為這樣比較亮,忽略對髮質造成的傷害。

青少年躲老師的方法也琳瑯滿目,有人利用挑染藏在黑髮下,到了教室才梳開來,也有是利用假髮束夾在頭髮內,離開大人視線就能讓頂上多采多姿。

但在大人眼中,並不認同青少年的想法及審美觀,有一名青少年將頭髮挑染成金黃色,媽媽不動聲色,利用他熟睡時,剪掉他染髮的部分,頭髮形成一個大窟窿,令他覺得沒面子,親子關係顯得緊張。

台北市少輔會指出,父母可以和孩子溝通,學校的校規必須遵守,但應該了解孩子為什麼要染髮?如果是想「秀」的心態,也要了解他們想要凸顯些什麼?父母不要視為毒蛇猛獸一味防堵,而是藉由染髮,了解孩子內心想要透露的訊息。

【2003/07/09 聯合報】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