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處理學生信用卡氾濫的問題

2002年10月9日聯合報社論

 


財政部金融局日前發函各銀行,明令不得濫發「學生信用卡」,違者將處以暫停發卡業務或罰鍰等行政處分。銀行業者則認為,根據國際信用卡組織的規定,二十歲以上「獨立自主的成年人」即可發卡,財政部無權以行政命令限制業界與成年學生的交易行為。

依據民法的規定,滿二十歲即成年,具有完全的行為能力,應該且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起法律責任,與其是否為學生身份無關。再說,政府限制人民的權利,也不應僅以一紙行政命令為之。因此,銀行業界的質疑確有其理由。但是,財政部頒發此項行政命令,是因接到許多家長抱怨,銀行濫發信用卡給「成年學生」,造成他們過度消費;而學生經濟條件不夠,還不出錢,最後還是由家長負責,這根本是銀行不誠信的生意手法。

從財政部、家長、學生和銀行四方的立場審視,這項「學生信用卡」的爭議其實是在法律關於「成年人」的規定,和「學生」消費往往是父母親買單的社會現實之間,出現了落差所致。有些成年學生可能很會賺錢,經濟能力不弱;但絕大多數成年學生仰賴父母親供應生活所需,乃是不容否認的事實。在此情況下,片面強調成年學生的法律自主權,恐怕就不是切乎實際的講法。

事實上,銀行業界也深知學生持卡人真正的信用支撐來自其父母,所以在申請信用卡的表格中,亦要求必須如實填明學生身份,而且信用額度給的較低。但是,卻因各銀行都極力開發學生信用卡業務,不加仔細審核即行濫發,造成一人持有多卡,以致儘管每卡的額度不高,其總合的效應仍然頗易使學生過度消費,而必須由其父母善後。因此,財政部以行政命令要求銀行業者自制,並出以行政處分的強制手段,固然非無爭議;但恐怕還是會獲得許多家長的認同。就此而言,銀行業界濫行發卡,製造龐大發行率假象的思維和手段,實有改進的必要。

有人認為,既為成年人,則不論其是否為學生,都應該學習自制,包括消費的自制。因此,銀行發行信用卡給成年學生,提供了生活上的便利,是否自我克制的責任即在成年學生自己,過度消費的責任不該推給銀行。話雖如此,但銀行難道沒有預想學生過度消費後,父母不可能坐視子女陷於困境,必會出面解決嗎?「親情」糾結在這類法律行為之間,誰是誰非恐怕就很難釐清了。

但話說回來,各行各業均十分看重出手大方的學生消費群,不少領域甚至以年輕人、學生群為消費主力。鄰國的經驗顯示,這類消費群體在經濟運作中,已經是市場上非常重要的一股消費力。在此情況下,要求銀行業界自我限制而不大力開發所謂「學生信用卡」,似亦有違經濟規律。因而,勢必要在「消費市場趨勢」,和「學生家長承擔最後責任」之間,尋求一個法律上的平衡點;亦即設法彌補「成年人」和「學生消費、父母買單」之間的法律與社會現實的落差。

就此而言,財政部僅以行政命令和行政強制手段,片面要求銀行自制,恐怕力有未逮,且易生爭議。我們認為,針對「學生信用卡」這類新型態的消費機制,有修改法律的必要,以跳脫既有「成年人具完全行為能力」的規定,讓真正承擔最後清償責任的父母親,在事前有充份的參與權,取得法律和社會現實之間的平衡。如此,應有助於市場機制更為順暢。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