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禁用手機? 學生抗議啦! 

【記者梁玉芳】聯合新聞網  (2002-09-08) 

相關文章:當手機響起…是溝通或噪音? 


當紅的偶像連續劇裡,少女用手機傳簡訊給不能相見的男主角,邀請他「一起抬頭看夕陽」;廣告裡,上班族媽媽要求孩子用手機報告行蹤免得她在辦公室擔心哭泣。現實生活中,不少學校校規明訂不准帶手機上學,否則沒收或記小過,視手機為校園「違禁品」。

中央大學哲學系教授卡維波和朋友深覺這樣的規定「反人權」,以半戲謔方式寫就「教室使用手機權利聲明」,爭取「終止禁用手機暴政,還我使用手機人權」。

禁止學生使用通訊器材,學校和學生之間意見相左,早在呼叫器時代已經顯現,但到價格更高昂的手機時代,「沒收」的代價更令學生肉痛。

南部一所技術學院為了避免此起彼落、五花八門的手機鈴聲干擾上課,修訂學生手冊明訂上學禁止攜帶手機及呼叫器,違反此一校規而「擾亂團體秩序」者,記小過處分。這樣的結果和手機廠商標榜的「酷」、「炫」實在差很遠。

卡維波認為,教室內使用手機的方式,應該由教師與學生自行協商,要不要關機或是改成震動,能不能接電話等等,這是可以約定的。原則是,教師應尊重學生的通訊權,因為通訊權是「身體自主移動權」的延伸。

卡維波說,許多老師聊起來時,對此有同感,因此弄出「教室使用手機權」的聲明。他們主張,手機有緊急通訊的功能,上學期間禁用完全糟蹋了科技帶來的好處;況且,校長、行政人員在校內使用手機,還有老師上課上到一半接電話,卻不准學生帶手機,實在不公平。

手機對學生來說,不僅是聯絡感情工具,更是打發無聊時光的工具。一些要點名的通識課程,用手機偷偷傳簡訊、看冷笑話,很可以打發時間;更皮一點的,故意撥通同學的手機,「兩隻老虎」、「天鵝湖」鈴聲在課堂上響起,製造一點提神作用。

其實有些學生對老師接電話接得凶也老大不爽。一名任職出版界的媽媽說,女兒回家告訴爸爸,老師上課時常接手機買賣股票,爸爸擔心孩子受教權,婉轉告訴校長。校長也婉轉在朝會宣布,老師上課時最好關手機。

政治大學新聞系學生戴瑋君說,校規對手機沒有明文規定,但教室裡貼著標語提醒大家上課關手機。東吳大學社工研究所學生方昱說,東吳圖書館也有類似勸告,若不依禮節使用手機,讓鈴聲劃破寧靜,手機主人將會被罰暫停借書權。

台灣大學社工系教授林萬億說,他不會禁止學生在上課時講電話,他覺得,這是學生自己可以決定的事,如同他們可以自己決定中途起身去上廁所、抽根菸。不過,他自己習慣在上課時把手機關上。

卡維波說,根據他自身教書的經驗,學生使用手機不會造成教學困擾,學生會以震動代替鈴聲,接到電話會起身到教室外回話;「老師只要對自我教學能力有自信,不會認為這些是困擾」,畢竟開明的老師已准許學生可以上課時喝咖啡、吃東西、和同學交換意見,這些是教室內可以進行的活動,「接聽手機不過就是類似活動之一」。

卡維波說,有人認為上課時傳簡訊會影響學生的專心程度,但「專心」這回事是無法勉強的,讓學生對教育內容有興趣、或讓對、課程沒興趣的學生可以安靜自處,這是教育者的任務,而不是禁用手機;。更何況,未來遠距教學時,學生常是同時進行多樣工作,這可不代表學生不專心,用個手機算什麼? 


看問題》當手機響起…是溝通或噪音? 

【記者梁玉芳】

手機鈴聲總在最安靜的時候響起,討厭它的人似乎已學會認命,但有人並不。這天,在東華大學歷史系教室裡,講台上的教授張力說話了:「請站起來向同學道歉。」手機主人向同學說了對不起,因為他的手機製造了噪音。 

根據交通部最新統計,台灣行動電話用戶數已有兩千兩百六十萬戶,平均每一百人有一百點七個門號,躍居全球第一。不斷普及的手機製造了新噪音,使用者的「手機禮儀」卻沒跟上換手機的速度。

隨著手機數目的攀升,「請將手機關上」的標示貼在各個公共場所,飯店、音樂廳、戲院、圖書館、醫院的牆上,但再怎麼樣,總是有人故意或「不小心」對這種沒有罰則的約定視若無睹。

「你在哪裡?我正在搭捷運。」人們在街上、車上、餐廳,甚至是公共廁所裡,都能一心二用,卯起來講電話,一邊逛街挑衣服,還可以旁若無人地對著話筒喊著:「我正在和客戶談事情。」沒有人敢冒著罰錢的風險在飛機飛行時用手機,但當飛機降落、還在滑行大家已迫不及時開機,通報:「是我啦,我到了。你在幹嘛?」這問題多麼重要。

手機鈴聲無孔不入。一項調查顯示,百分之卅九的人表示,即使是在「出恭」,他們也會接電話。這顯示:他們竟然帶著電話上廁所。

一位外交部禮賓司官員曾寫一篇文章痛責手機氾濫,甚至侵犯到國家典禮。「一定是你們總統打電話來,才會這麼重要。」外國禮賓官消遣我國國宴中作響的大哥大。

大哥大發燒,讓人慨嘆:高科技讓我們對人際界限變得毫不敏感,在陌生人面前的矜持已蕩然無存,在全車人的聆聽下,可以侃侃而談自己的私事或是今晚的菜單;即使是生死交關的告別式,一定也可以聽到手機鈴聲。「麥擱講啊」,如果亡者能再發聲,一定也很想這樣對因他而來的親友這樣說吧 。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