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邊緣】 *  【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

 
 


你們不懂青少年、不懂網咖…

 

 
  陳亭光/高中生、遊戲邪壇站長(台北市)

台北市政府在十二日上午通過全台首創的網咖管理自治條例草案,整份條例草案的內容,不僅嚴重破壞了長久以來網咖的生存環境秩序,更令人感到可笑的是其中的限制好像把網咖當成是特種行業來看待。這份條例草案的制定,不過如同一群毫無所知的瞎子,在僅摸到大象的一個小部位後,誤以為大象是隻會吃人的動物,嚇得落荒而逃。

為什麼網咖會興起?網咖到底有什麼優點?網咖的主要消費族群在哪?網咖在青少年的休閒生活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種種的問題,對於大多數沒有進去過網咖者而言,始終是一大疑問。而市政府就在這樣仍然充滿疑惑的情形下相當自傲地訂立了網咖管理自治條例草案,這樣聽來豈不是既諷刺又可笑嗎?

網咖是隨資訊化生活應運而生的新時代產物,在擁有一等一的配備、優良的連線品質、多樣化的服務以及充滿活力氣氛營造成功的環境等等各種條件之下,成為電腦玩家們常駐足流連的場所。同時在網路連線遊戲的大掀風潮之中,在網咖中與同學好友們連線對戰一較高下,抑或是徜徉於線上角色扮演遊戲塑造奇幻的世界之中,都是進一步促成青少年走入網咖的原因。在世界上許多資訊產業蓬勃發展的國家,網咖早已是劃定為正當的娛樂休閒場所,而且相關的活動更是人民主要的休閒項目,乃更勝於電視。台北市政府不但沒跟進,還立下自以為很妥善的條例,間接打壓網咖業者的生存環境,同時也抹殺了青少年休閒活動的時間和場所。

回到剛訂出來的草案內容,不論是未滿十五歲以下者禁入網咖,除非有父母或監護人全程陪同,或是限制未滿十八歲的青少年進入網咖的時間、距離學校二百公尺以上、不准設包廂,乃至於周休夜間十時至翌日八時禁止進出玩電腦網路遊戲,這幾項根本稱不上是合情合理。殊不知國中高中學生是網咖的主要消費族群,而現在進網咖的學生消費者都屬於相對成熟的一群,家長自然不可能每一次都辛苦地在旁陪伴,這就是不懂民情。還有夜間十時之後才是電腦網路遊戲最熱鬧的時段,網咖業者若不能在這個時段裡讓消費者在店裡共襄盛舉,則是不懂世故。進出時間比八大行業還嚴,違背資訊休閒產業服務的真諦,形成不合常理。至於距離學校二百公尺以上,就等於是不准成立網咖一般,變成不通人情。當然整個草案內容明顯看得出管理太嚴苛,而且這個爛攤子還要讓家長們共同來承擔。

也因為這些原因,可以想見,網咖業者會群起反彈,學生消費族群會憤恨不已,將此不合理訴諸消費者連署是必然作法。建議儘快對此草案作大幅修正,讓網咖業者及網咖的消費者群共同參與制定更適合網咖這個獨特產業的法令。如果只是一味地讓不了解的人打破長久下來網咖的生存秩序,那麼將會使這樣的條例,受到各個資訊產業發達的國家貽笑大方罷了。

【2001/06/13 聯合報】

 
 


從一則20年前的故事說起… 網咖 泛道德化與壞學生

 

 
  吳崑玉

一個著名私立學校的國三學生,跟同學去西門町看電影。排隊買完票,大
家無聊,就去樓上電子遊樂場逛逛,一排人對著螢幕打機槍正打得過癮,
少年隊來了,所有人被集合登錄,帶回少年隊,由家長領回。後來每個人
被學校記大過一次,因為那時禁止學生上電動玩具店。

既然已經壞了名聲,上了高中,他就與一些更壞的同學泡在一起,被該校
師生稱為痞子幫。沒地方混,就混街頭,在公館和其他學校學生打架。跑
去門口修車廠找廢棄的拱形鋼板來磨武士刀。書包裡放著磨尖的鋼管,有
一次還用它把勒索的不良少年腦門開了個洞。全世界只有班導師從不認為
這班學生無藥可救,他用剪報大賽、鼓勵把週記當文章來寫等體制外的手
段,讓這批學生發掘自己的興趣與長處,他們才開始改邪歸正,現在有些
人當了大學教授,有些是大集團的特助與經理,其中一個唸了研究所,正
在寫這篇文章。

愛因斯坦曾被視為智障,卓別林曾被視為異類,約翰藍儂被視為撒旦派來
的墮落使者,多少名人都曾被所謂「正統」的社會視為垃圾?但正是他們
改變了世界。名作家劉墉早年是個小太保,曾在學校裡把同學大腿劃出一
條口子,差點退學。他們必須在衝撞中才能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找到
自己人生的目標,如果當初因此將他們打到自暴自棄,現在那有這些新鮮
事?

不要隨便認為人家是壞胚子、壞學生,那是懶惰的管理者最廉價省力,卻
遺害無窮的管理工具。一旦被這些自命清高的傢伙扣了帽子,好一點的消
極一陣子,背一點的因此自暴自棄一輩子,就算改了,人家還是用異樣眼
光看他;就算人家不知道,自己還要很小心的隱藏這段過去。就像雨果小
說悲慘世界裡,那個小時候因為太餓偷了個麵包,就被關進牢裡,後來逃
獄、當了市長、拚命做善事,卻始終不得安寧的尚魏京。

最近許多政治人物大談網咖,把網咖視為罪惡淵藪,規定網咖不得在學校
二百米之內,又不准某某年齡以下進入或幾點以後逗留,好像又回到那個
把電動玩具當成賭場,把舞廳、舞會當成淫窟的年代。也許,可以暫時讓
場面好看一點,其實是讓犯罪行為躲到更深密的地方去,製造了一堆所謂
的壞學生,結果呢?看看當年,不准跳舞,男女交往就正常化了嗎?大學
邊的宿舍區還不是照樣有同居巷、墮落街?如果當年不准跳舞的理由是對
的,現在為什麼連學校、政府都在辦舞會,馬市長還要下場扭扭小屁屁?
如果當年犯過這種「泛道德化」的錯誤,現在取締網咖不也可能犯了同樣
的錯誤?

網咖是以電腦與網路為介面,與消費者連結。電腦是有教育功能的,上網
交友,不就是在學習E-mail與ICQ?這些不正是網路世界的基礎?為
了好玩找新鮮話題,他們要去搜尋奇奇怪怪的資料,養出運用網路資源尋
寶的習慣與能力,這有什麼不好?這些制定規則的官員,有沒有去玩過紅
色警戒、戰慄時空、或世紀帝國這些線上對打遊戲?這些遊戲不但需要幾
個人合作編組,培養團隊默契,這比上課講了半天還快而有效,這不正是
寓教於樂的最好機會嗎?還有些程式可以用修改各項武器設定,學程式從
此開始不是頂好嗎?就在台灣大抓電玩店的同時,真實世界中的戰機F-
16,為了充分發揮其靈敏度,反傳統地將操縱桿放在右手邊,做得跟電玩
搖桿一樣,當時剛出校門的美國新飛行員駕駛F-16幾乎毫無困難,因為
他們是玩電玩長大的。每天被管得跟籠中鳥一樣的台灣小孩,能有這種創
意嗎?

所以,不論站在產業與教育的觀點,政府應該引導網咖增加教育功能,而
不是一味防堵。經建會不是在推動知識經濟方案嗎?為什麼不能跟網咖合
作舉辦活動,比如虛擬商場經營大賽、網站設計比賽、線上教學軟體設計
大賽?與其小學買一堆軟硬體來教學,不時還要頭痛維修與更新問題,為
什麼不跟網咖合作,直接運用網咖做線上教學?另方面,為什麼網咖不能
切塊區域出來,變成固定的社會教育線上終點教室,教媽媽顧小孩、教爺
爺養生、星期六、日教爸爸企管經營?小朋友去玩,爸媽也邊學邊玩,有
何不可?

網咖也可以作為網路交易的通路與過濾機構。7-Eleven雖然方便,但店
員沒有指導或協助消費者解決技術問題的專業能力,但網咖可以。那些網
站比較有保障、價格比較便宜、或搜尋比較方便,都可以在網咖得到呼應
與指導。對一些網路初學者而言,網咖比直接在家上網,更能快速跨越使
用的恐懼與門檻,這對整體電子商務的拓展,對讓台灣人比世界先一步發
展普及化的網路應用,形成、測試完整的電子商務環境,都是有相當助益
的。

自由市場是由供需決定的,有需求就會有供給。政府要管理,應從引導需
求著手,而不是從截斷供給著手。政府要去捉該捉的人,而不是只捉好捉
的單位。美國行銷大師有句名言:「二十一世紀所有產業都會是一種娛樂
事業」,如果好好輔導,讓網咖發展出正面的、深入的、廣大的經營模式,
還會成為台灣揚威國際的另一種產業。

北市的網咖管理辦法是一個標準的泛道德化經濟、產業、教育政策,除了
讓政治人物戴上道德光環,實在看不出有啥好處。如此遏制電腦生活推廣
與一個新興產業,而且是網路倒風下最會賺錢的產業生機,還說要將台北
市變成一個「網路都市」,不是很好笑嗎?

馬市長,去網咖窩個二十四小時再來做決策吧!

【2001.06.14  中國時報】

相關文章:網咖的前世今生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