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禁與制服專題

髮禁陰魂不散,台北低什麼頭?
■ 自由時報╱王碩宏╱王顥中(聯合新聞網2007.06.01

  台北知名高中兩名高中生去年到新加坡訪問,因為金毛獅王髮形,被新加坡學生列為不受歡迎學生。同團的台北交換學生中,有人責怪那兩人「不能入境隨俗」,沒有盡到「客人應有的禮節」,「有失國際禮儀」,害大家都跟著丟臉。

  在北市又引起了爭議,重拾髮禁的念頭又將興起,這將是一條回頭路,學生自主權的一大危機。

  北市教育局長吳清基:「仍支持中學生髮禁開放政策,絕不會讓髮禁復辟,但學生必須學會自我管理,在服裝儀容上穿出整潔、衛生和健康。」

  事實上這就是現在的髮禁,校方大玩文字遊戲「整潔、衛生和健康」,事實上又與頭髮樣式何干,就像極權國家說自己是民主一樣。新加坡本來就是威權政體,某政治人物捧星貶台,與此事件不覺有相同處嗎?

  髮禁議題雖已持續一段時間,卻因此次事件又被官員拿來當議題,教育被拿來做為政治上的利用,而學生的權益被操控在政治利益之間。

  另一方面,髮禁雖然解除,仍然只在公立學校實行,而私立學校的學生並未享有此權利,甚至全身樣樣禁,難道私校學生就不享有人權嗎?(作者為高中生)


  髮禁的解除,向來被視為台灣校園民主與人權突破的一個重要參考性指標。然而針對近日台灣交換學生服儀在新加坡引發的爭議,台北市教育局認為事態嚴重,會影響國家形象,將協同教育局蒐集髮禁開放後的各種問題呈報中央,並強調「台北市仍要有服儀規範」、「將適度管理」。

  此次台灣交換學生因染髮及過長,遭新加坡政府以違反當地規定威脅其將頭髮剪掉,否則將不承認他的交換學生資格,並「退回」台灣。記者前往採訪時,該名學生也因為不捨長期蓄留的長髮必須剪短而落淚。之後,新加坡教育單位還特別提醒該國家長,未來要挑選不會奇裝異服的台灣接待家庭。

  讓學生自由選擇自己的髮型,早已是多數先進國家的正常現象,然而面對一個在國際人權評比指標上常吊車尾的新加坡政府,辦理交換學生活動時,台北市政府卻毫無保護台灣學生的能力,反倒是回過頭批判自己的髮禁開放政策。教育局長吳清基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台北市未來仍將採取持續支持教育部開放髮禁政策的立場,但也不會過度放任,中學生必須學會自我管理。」究竟何謂「支持開放髮禁」但不會「過度放任」又仍需「學生自我管理」?說到底,台北市教育局對於學生的髮型究竟採取什麼態度?是尊重?教導?管理?還是規馴?如此彆扭的發言,是不負責任之舉。

  此事,也顯示了我國在外交能力上的積弱不振與無能。試想,假如此事是發生在美國、英國(或任何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不過是兩位學生染髮,有可能會因此被視為嚴重影響國家形象嗎?我想,反倒是新加坡政府會再一次地被指為威權與不進步吧!

  我相信,解除髮禁所代表的自由、人權價值,正是學生心目中這些年來教育改革最值得驕傲的象徵,從破除學生身分所謂「特別權力關係」迷思,到讓每一位學生逐漸尋找、展現自己的主體性,這不正是所有關心教育的人所期盼的嗎?

  這次去新加坡的交換學生,是最好的試金石,試驗出平日善於用假進步言論的偽善官員的真面貌。這些莫名其妙的政治人物,將「影響國家形象」的大帽子扣在學生身上,實在太沉重,也太荒謬!(作者為高三畢業生,中學生學生權利促進會副秘書長)


髮禁復辟?北市教育局:支持開放但須自主管理

中國時報 2007.06.02 
中央社

  北市兩名知名高中學生去年到新加坡訪問,因染髮遭當地學校列為不受歡迎學生,引發外界質疑北市是否可能重提髮禁?北市教育局長吳清基今天說,仍支持中學生髮禁開放政策,絕不會讓髮禁復辟,但學生必須學會自我管理,在服裝儀容上穿出整潔、衛生和健康。

     教育局也說,為使學生及家長充分了解各校對學生頭髮規範,教育局已請各校於招生簡章或招生說明會,明示學校髮式及服裝儀容規範內容與要求,避免家長或學生因不明相關規定,於入學後造成無謂紛爭。

     
  教育局表示,依教師法規定,教師負有「輔導或管教學生,引導其適性發展,並培養其健全人格」義務,因此教師應善盡輔導與管教之義務。尤其中小學學生正值身心發展階段,心智尚未成熟,學校與教師應針對學生服裝儀容等生活教育妥善輔導。

     教育局指出,對於學生頭髮,教育局尊重學校對學生頭髮的輔導與管理,但各校研訂規範時,應邀集學生、家長、行政人員及教師等充分溝通,不得以處分或傷害學生身心方式為之。

     至於在新加坡發生的風波,教育局說,對未來各級學校辦理國外交換學生或教育交流甄選學生時,應說明學生注意自身在國外應有生活規範及國際禮儀,加強生活品德教育,以維護我國學生禮儀及北市國際形象。

     髮禁問題再成焦點,吳清基日前在市議會備詢時,多次表達對出訪學生因髮型、造型,引發邀訪學校質疑的不滿。他雖向議員強調,北市仍會持續支持教育部開放髮禁政策,但也說不會過度放任,畢竟髮型屬於生活教育一環,中學生必須學會自我管理。

     吳清基也說,開放髮禁後,他到美國多所學校訪問,校方對服裝儀容都有規範,並非放任不管,不像台灣完全開放;他也質疑,開放髮禁後毫不管理,其實是不負責任的作法。


髮禁恐死灰復燃 教育部:解除髮禁政策未改變

中央社╱中央社 2007-06-14

(中央社記者陳蓉台北十四日電)媒體報導教育部授權管理,髮禁恐死灰復燃,教育部今天澄清,對「解除髮禁」政策立場沒有改變,但不規定髮式並不表示教師不能教導,教育部鼓勵老師教導並鼓勵學生自我學習自主管理。

教育部鼓勵學生從如何花錢、功課、健康、團體形象、是否影響他人等問題決定自己的髮型,承擔後果,教學生從管理頭髮問題中做好自主的抉擇。

教育部強調,並未改變「解除髮禁政策」,只是再次於「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修正草案」第二十一點強調此政策,第二十一點強調「除為防止危害學生安全或防止疾病傳染所必要者外,學校不得限制學生髮式,並加以處罰,以維護學生身體自主權與人格發展權,並教導與鼓勵學生學習自主管理」。


開放髮禁後》孩子愛搞變髮 家長怒髮衝冠

【聯合晚報╱記者王彩鸝/特稿 2007/06/01】

教育部開放髮禁後,學生拿了教育部這道「免死金牌」,讓學校老師不敢管,親子之間的零星衝突也不斷。

孩子愛搞抓抓抓

最近有不少家長向教育局反應,兒子每天早上起床,都要花20~30分鐘「抓」頭髮,家長不明白,頭髮抓成刺蝟頭,而且抹一堆髮膠,天氣熱時摻和著汗水,又髒又臭。家長要求孩子剪頭髮,孩子卻頂嘴說:「教育部都不管,你管什麼呢?」家長氣炸了說,「我出錢養育你,為什麼不能管你?」

親子衝突連續劇

這樣的親子衝突,在開放髮禁後不時上演。學校老師則不願動輒得咎,乾脆撒手不管。國中校長感嘆,有的男生還留辮子、帶髮圈,不仔細看,真的是雌雄莫辨。

台灣學生髮服開放,是讓學生自主,過去的三分頭、耳上一公分的頭髮管教,當然不合時宜;但開放髮禁後更應教導學生「美的教育」和「生活教育」,讓學子們能自主得亮麗整潔。

星國做法學生唾棄

【記者王彩鸝/台北報導】

新加坡和大陸不歡迎頭髮搞怪的台灣學生去訪問,反髮禁自治協會前會長王浩宇表示,雖然說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原則和禮俗,而且學生入境隨俗是必要的,但是「不必拿這種事情來當成台灣應該有髮禁的藉口」,「台灣應該要走自己的路」。

星國實在大驚小怪

他說,台灣跟新加坡、大陸比起來,更民主、更尊重人權,不准蓄獅子頭的交換學生穿新加坡學校制服,是新加坡太大驚小怪;追求美和自由,本來就是年輕人的天性。新加坡學生來台北也要學此地學生的「髮上功夫」,是「近朱者赤」。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髮禁與制服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