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禁與制服專題

髮型引起的風波

金甌女中不准學生留中性髮型 高大鵬

北市金甌女中因為有女同學髮型太「中性」,不合乎校方對所謂「淑女」形象之要求,校方甚且懷疑這種髮型有「同志」之嫌,故此以罰抄「金剛經」作為懲處。消息傳出,立即招來媒體和教育界人士的質疑和批判,網友的反彈尤大。

髮禁開放已行之有年,在過去是惟恐學生頭髮太長,認為頭髮太長就是「嬉皮」、「披頭」乃至「不良少年」的「同路人」。這種以貌取人方式在情理上都說不通;而嬉皮文化的抗議精神以及披頭四在音樂上的成就,都各有其現代社會文化彌足珍貴的正面貢獻,在當時台灣的髮禁令下,自然也被一筆抹殺。但大勢所趨,髮禁終不能不開放,然而國內的青少年卻也流於為反抗而反抗,至今未能發展出青少年文化對社會的批判力和藝術的原創力。

如今髮禁雖已開放,但一反過去所為,校方又嫌學生頭髮太短,濫施處罰。這真如朱熹所言「為學如同扶醉人,扶得東來又西倒」,嫌短嫌長,嫌「太嬉皮」或 「不夠淑女」,同樣是流於形式化的以貌取人,因此也同樣難以服人。為略示薄懲而以抄寫經書為處分,尤其失當。須知,基於對信仰自由的尊重,學校不應勉強學生抄寫任何一種特定宗教信仰的經書,何況對於懵懂的青少年,抄一段難懂的經文其收效如何實在可疑。

尤其可議的是,以抄經為處罰,甚至可能引起學生對此一信仰的反感,本欲「寓教於罰」,反更促使受罰者走向「離經叛道」之路。道德、真理只能是個人在自由意志下自發自動追求和選擇之結果,一經高壓強迫,道德和真理立刻異化成為權威和教條,徒增受罰者的反感而已。青少年處於人生叛逆期,如何因勢利導,將其叛逆性轉向創造性方面發展,才是教育工作的正途。


【2004-03-07/民生報/A2版/新聞前線】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髮禁與制服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