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禁與制服專題

破髮禁 中學生要公投

破髮禁 中學生要公投

記者林麗雪/報導

      立法院昨天通過公民投票法,對於國內頗多高中仍有「髮禁」、「鞋禁」等現象,「中學生權利促進會」昨天發表聲明,將推動學生自辦「學權公投」,透過公開、民主的方式,經由議論、投票決定有關學生身體自主權等管教規範,營造校園公共論壇氣氛。

     中學生學權會發言人林柏儀指出,推動學生自辦「學權公投」的構想,主要是來自網路上,頗多中學生抒發學校嚴格管頭髮、服裝,提議乾脆透過「公投」程序,解決髮禁、鞋禁等問題。

      主張透過「學權公投」解決校園髮禁等問題的學生認為,學校片面訂定校規時,根本未納入學生的意見,動輒拿記警告、小過或大過等懲戒權,威脅學生須遵守校規,並不符合民主精神,所以應該讓學生自決,公投決定 髮式、儀容。

      學權會林柏儀表示,教育部學生反映髮禁等問題,總是回應現在根本沒有髮禁,已交由「各校自訂」,既然學生的意見不受尊重,透過自辦公投的方法,表達學生聲音,應該值得鼓勵。

      學權會規劃明年初辦理「學權公投」,林柏儀說,可能有的人會質疑中學生尚未成年,怎能自辦學權公投?不過,學校教育是要培育未來能參與公共事務的公民,成人宜輔導與鼓勵中學生培養公民能力。 

【2003/11/28 民生報】 


髮禁未解嚴 學子飽嘗壓抑

2003.12.04 中國時報   韓國棟、陳洛薇、林志成/調查採訪、陳界良/草屯報導

中學生髮禁雖已在上個世紀宣布解除,但髮禁爭議還未結束。據調查,全國多數國中皆實施髮禁,澎湖縣更全縣國中皆有髮禁。許多學校的規定較從前的「西瓜皮」、「中正頭」放寬,但有些仍要求男生理小平頭、女生耳下一、二公分;不合格要記過、甚至被剪成「癩痢頭」。校方及部分老師、家長支持髮禁的理由是「為了衛生和成績」;但也有許多家長及學生認為侵犯人權。 

因為不少學校積極實施髮禁,中學生髮禁這個老問題又引起學生及家長異議。日前在教育部主辦的全國家長座談會及各縣市教育局長會議中,都將髮禁問題列為議題。可惜都沒有時間充分討論,全國教師會覺得很遺憾。 

根據全國教師會調查,宜蘭縣「少數國中」實施髮禁,其餘縣市幾乎都是「多數國中」實施髮禁,澎湖縣則所有國中實施髮禁。學校實施髮禁的基本出發點,都是「為了學生的衛生和成績」。台中縣某國中老師曾告訴家長,可以經由孩子的髮型、服飾,及早發現孩子品行變壞的跡象;也有學校說,學生理短髮,學校也好管理;北市私立再興國中更堅持,頭髮短、整齊才有學生樣子。 

澎湖縣教師會理事長陳天福表示,澎湖縣所有國中都持續實施髮禁,要求沒有以前嚴格,但也沒放鬆太多。女生可超過耳下一點點,男生比小平頭長一些。南投縣某國中「服裝儀容規範」則規定:男女皆不得染燙頭髮,男生以蓄平頭為原則,髮長以五分為準,不得蓄留鬢角,後頸髮根由下而上斜剪,不得有奇形怪狀之髮型;女生髮長以齊後頸髮根為準,長度不得過於領口,兩側頭髮可留到耳垂下二公分。 

有些家長並不認同髮禁。南投縣某國中一年級學生家長說,他每個月月底就要帶孩子去理髮,髮長不能超過手指。每當他將孩子就讀國中和國小的照片併在一起看時,就覺得孩子理個小平頭的國中照片「真像通緝犯」。 

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吳麗芬舉例,桃園縣青溪國中學生曾以「青溪頭」著名,學生頭髮短的不得了。經學生家長抗議投訴,這學期才放寬規定。有的學校一旦發現學生違反髮型規定,就叫孩子上司令台剪給大家看,公開懲罰學生。有的學生向該會投訴,若頭髮太長且超過檢查時間,馬上就會被記警告、甚至記過。 

明星國中的髮禁規定可能更嚴格。一名新竹市國中老師說,全新竹髮禁最嚴格的要算一所相當有名的明星國中;男生一律小平頭,因為這所國中的升學率頗高,很不容易擠進去,所以家長學生不會反彈,還有不少家長支持。 

不少國中生也對髮禁很不滿,但不知如何反應表達,只能感到無奈。新竹市某國中已舉辦三屆「小市長」選舉,每屆候選人都會提出解除髮禁的政見,台下學生聽了這項政見都偷笑,因為學校永遠不會採納這項政見。 

高中生教改聯盟召集人北市市永春高中學生賴建寰說,社會很多人認為學生留爆炸頭或頭髮奇形怪狀就是壞學生,這個觀念是不正確的。他從沒有刻意在頭髮問題上跟學校搗蛋,但髮禁的規定讓他覺得受到壓抑,思想難以自由。他認為,學生自己知道怎麼做,學校在髮型這類無關教育的議題上硬性規定,並不適當。 

針對髮禁問題,南投草屯國中訓導主任李志慶指出,該校只絕對禁止學生染髮,並要求男生後面與兩旁頭髮往上推、女生頭髮長度不超過衣領。這是希望學生養成整齊清潔的習慣,不要花太多時間在整理頭髮上。他強調,舞蹈社等經常需要上台表演的學生,學校允許留長髮;若學生堅持要留長髮,只要學生家長向校方提出申請,校方都會同意。 


中學生吶喊:髮禁公投 

2003.12.04 中國時報  林志成、陳洛薇/台北報導

髮禁只是「假解除」?教育部於民國七十五年宣布解除髮禁,但不少中學近來卻積極維持髮禁。中學生權力促進會及中學生教改聯盟正籌畫「學權公投」活動,鼓勵中學生勇敢站出來,透過民主及辯論方式,決定學生在校的穿著、髮型。人本教育基金會也將公布髮禁大調查,並呼籲教育單位以公共論壇討論問題。 

中學生教改聯盟召集人、台北市永春高中三年級賴建寰昨日說,學校單方面決定學生頭髮怎麼留,已侵犯學生人權,相關規定應該要廢止。永春高中規定男生頭髮前面不能超過眉毛,兩邊不能碰到耳朵,後面要往上推剪,校方約一個月檢查一次,沒通過要複檢,複檢仍沒過則記警告。 

中學生權力促進會及中學生教改聯盟正籌畫一項「學權公投」活動。中學生權力促進會會長台大法律系學生林柏儀表示,目前已有五、六所高中班聯會研擬跟進,各校預計下學期在校園內進行公投,決定應否繼續維持髮禁。 

林柏儀指出,教育部說學生頭髮如何留由學校及學生共同討論決定,其實都是校方單方面決定,學生根本沒有參與機會。中學生權力促進會希望藉「學權公投」活動,帶動校園公共論壇氣氛,讓學生及早培養參與公共事務的民主素養。 

人本教育基金會近日也要公布髮禁大調查。基金會執行長吳麗芬表示,教育部將「學生輔導與管教辦法」授權各縣市自行決定,學校都以為髮禁解除了;有一段時間,學校確實不干涉學生髮型。但後來有些縣市理解「授權各縣市自行決定」的意義是,各縣市「真的」可以自己決定,近年來又有很多縣市的髮型管束規定緊縮了。 

吳麗芬指出,這兩年該基金會的網站上常有學生上網投訴,抗議學校不合理規定。學生們常問:「髮禁不是解除了嗎?為什麼學校還要管我們的頭髮?」「為什麼學校想到就查?為什麼要用頭髮論斷一個人?」 

人本教育基金會正進行全國髮禁大調查,近期公佈,並呼籲教育當局設立公共論壇,讓學生、學校、老師及家長一起討論髮型、服裝儀容規定,還給學生自主權。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髮禁與制服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