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禁與制服專題

中學生教改聯盟高峰會 重提校園關心的話題 
廢髮禁、取消強制上輔導課

相關報導

從頭管到腳 高中生鬱卒啦! 
不准穿尖頭鞋 不准有鞋帶 半強制課後輔導 學生高峰會成訐譙大會

廢除髮禁取消課輔 青少年領袖高峰會嗆聲 

高有智/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社會綜合 910818]

  「解除髮禁!取消強制課後輔導!」聚集全國約三十個高中班聯會團體、一百五十多名學生的「青少年學生領袖高峰會」,學生大聲喊出青春新主張,要求社會正視他們心聲,中學校園能全面廢除髮禁與取消強制課後輔導。

 由中學生教改聯盟發起的第二屆「青少年學生領袖高峰會」,來自全國一百五十多位中學生大喊廢除髮禁,取消強制課後輔導。中學生教改聯盟表示,校方長久以來以髮禁塑造學生統一形象,以方便學校管理,給予制式化統治,卻壓制學生自主權,甚至誤以為廢除髮禁,學生將會在行為、品行和課業上脫序,因而不知尊重學生自主性。

 一名就讀桃園某所高中的廖同學,梳著時下流行的「幹譙龍」髮型,他說,他平常也會抹髮膠上學,有時遇到教官,不免遭來一頓責罵,強要他沖水恢復成一般髮型,但是他不懂服儀與學生學業或品格發展有任何衝突。

 廖同學也說,現代學生本就喜愛打扮,在髮型上展現自我風格,校方又何必抹殺學生創意與喜好?

 至於課後輔導的實施,學生紛紛表示,輔導課程應以加強學業,輔助教學為主,許多學校卻將其排入正規課程,以半強迫方式參加,部分學校甚至強迫收費,因故不參加者視為曠課,記錄在新學期的出席狀況中,增加學生更多學業壓力。

 中學生教改聯盟發言人鄭揚也說,升學主義作祟,使得課後輔導長久以來存在於體制教育中,家長與老師沈醉在這股漩渦裡,學生卻必須承擔增加上課的疲累與無形壓力,而暑期輔導更是牽絆有心學習其他知識技能的學生,有礙於多元學習發展,學校應取消強制課後輔導的規定。

 中學生教改聯盟希望藉由發起高峰會,呼籲社會重視學生心聲,他們強調,學生是受教主體,學生有權利參與教育改革,發出屬於學生世代的心聲,過去迂腐教條、八股制約已然不適用,新一代教育應由新一代決定。


從頭管到腳 高中生鬱卒啦 
不准穿尖頭鞋 不准有鞋帶 半強制課後輔導 學生高峰會成訐譙大會 


記者林怡婷、張錦弘/台北報導 【 2002-08-18/聯合報/9版/新象 】 

「高峰會」讓人聯想到正襟危坐的座談會,但是昨天來自全省各地的高中班聯會幹部先用冷笑話幫大家消暑,再火力十足地針對髮禁、強迫課後輔導一事用力「訐譙」,讓高峰會頓時變成「訐譙大會」。

中學生學生權利促進會主辦的第二屆「青少年學生領袖高峰會」,昨天邀請來自全省各地的高中班聯會幹部在台北聚會,針對與學生相關的髮禁及課後輔導等問題交換意見。原本大家還靦腆不好意思發言,但隨後話匣子一開便火力十足。

苗栗高中學生抱怨:「我們學校竟然不准穿尖頭皮鞋。」此時台下馬上有人附和:「我們學校還規定不可以有鞋帶咧。」似乎一個比一個哀怨。

學校不只腳下要管,頂上的頭髮也要管;不是規定要理平頭,就是要從脖子往上斜推四十五度。建國中學班聯會主席陳思安上台發言時,其他人流露出現羨慕的眼光,因為建中只要頭髮不過肩就算合格。

陳思安說,這也是經過許多學長的努力,及一些開明的老師不斷與學校溝通後的結果。他說,學校政策的決定最好由學生與校方共同協商,這樣可以使學生心服口服,規定也才會有效果,不會引起反彈。

不只對外表的規定讓學生不滿,學校「半強制性」的要求學生課後輔導,也讓學生大表不滿。一位苗栗高中的學生就苦哈哈地說,大家都周休二日,他們卻連星期六都要上課,晚上還要輔導到八時。一位女學生也表示,他們學校在註冊時就連輔導費一齊收了,擺明就是要大家都參加輔導課,況且學校在輔導課時都教新進度,「大家有可能不上嗎?」

教育部次長吳鐵雄則澄清,中學生統一規定的「髮禁」早已取消,授權各中學自訂髮型標準,但教育部希望,校方在訂定前,能聽取學生意見,雙方充分溝通後再定案,不要讓學生太反感。至於中學輔導課,教育部也一再重申,輔導課只能在放學後的第八節上,且不能趕課程進度,不能強迫參加及收費,若校方違反規定,教育部可糾正。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髮禁與制服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