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禁與制服專題

我對髮禁的一些想法

眾所皆知,髮禁這回事在台灣已行之多年,而規格也一改再改,由早期的男生小平頭女生清掛麵到今日的男生不得留鬢角,髮不可蓋耳及超過眉毛,每月需推一次後腦勺的頭髮和女生髮過肩即需束超,不得染燙。表面上是隨著時代的演替而日漸鬆綁,實質上及意義上卻仍是代表師長對我們不合理的約束和規範。

試問,我的頭髮是犯了何等滔天大罪,為何師是如此痛恨它,皆欲「除之而後快」,然而,當有朝一日,斬草已除根,男老師們的額頭愈來愈高時,牛山日漸濯濯卻又忙著遮遮掩掩呢?同時,我留長頭髮不去剪請問又是招誰惹誰侵犯到哪位仁兄的自由了呢?如果沒有的話,依法是不是就該保障我蓄髮的由呢?其次,除了絕少數的人之外,絕大多數的人留長髮或染髮均是為了好看,改善自已的儀容,但這時,就會有些「老而不死謂之賊」的「老賊」跳出來說些類似「頭髮這樣醜死了」、「把頭髮染得五顏六色,像外國人,給我染回去!」之類的屁話云云。

但我有幾點要說。

一、 有關好不好看是個人主觀的看法,無所謂的是非對錯或所謂的「美醜百分比」吧!正如西方大哲所說「假如我相信一加一等於三,你可以笑我傻,你可罵我呆,但是你無法強迫我相信一加一等於二。」美感也是一樣,假如你今天說我頭髮醜,我就得把它改造得投你所好的話,明天我說你長得不像一頭豬,你要不要配合我而三餐加點心都改吃豬飼料呢?頭髮長在我頭上,難道我連這一點身體的自主權都不配享有嗎?

二、 敢問各位長輩,頭髮染得五顏六色有什麼不好的呢?難道一定要限定每個人都得一樣把校園搞成一個「一言堂」你們才高興嗎?何況,老實說我真的不認為身為中國人,留著黑髮有何值得驕傲的。岳飛縱然滿頭青絲,也沒能用他那頭沖冠的怒髮刺死身為「蠻夷」的金人,反倒一夜連得十二面金牌(較之我國本屆奧運一銀二銅,岳飛實在了不起呀!)赴京受死;清末戰役中,也只有劉永福曾率領黑旗軍打敗金髮碧眼的洋鬼子吧!然而,他的戰勝又和他的黑有何關係呢?由此可知,頭髮的顏色和智力及能力無直接關係吧!那我要留啥顏色又干卿底事了呢?

三、 尚且西方國家也包含著許多不同的人種如:紅髮的塞爾特人、金髮的諾迭克人、黑髮的非洲裔,但有美國這個民族大熔爐中有特別規定每個人均需將頭髮染鈽統一的顏色及一樣的長度以期「整齊劃一」嗎?據我所知,似乎並沒有吧!

(本文為國文課作文時所寫)

學生心聲反髮禁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髮禁與制服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