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禁與制服專題

頭皮上下孰重?機會教育定奪!

張民杰(作者為東吳大學教育學程小組助理教授)【中國時報  論壇 2002.01.01】 

    一群中學生召開記者會,宣稱「我的頭髮為什麼我沒有權決定」,引起社會重新對中學生外表的注意。筆者過去求學生涯曾經對美國聯邦法院審理過中學生髮型的判決做過一些整理,藉這個機會提供出來做參考。

 其實在地方分權的美國,由於聯邦最高法院認為它不該管起中學生的髮型與穿著等外表的問題,因此肯定中學生有此外表自由權和否定的下級法院大概各佔一半。有些聯邦地區法院認為:「個人留髮的長度以及蓄鬍,是受憲法保障的,雖然這個表現只是個人品味而已,而即使是未成年的學生,也應該和男、女成人一樣有選擇自己外表的自由,除非學校可以舉證,干涉學生髮型的行為是正當的」、「校方沒有理由認為要培養學生高雅、禮節或良好的舉止,就非把頭髮剪短不可,也不該認為學生把頭髮留長就是產生偏差行為的訊號」、「學校和軍隊不同,在強調一致外更要重視個人自由,如果校方規定學生髮型只為了一致,或僅是成人的偏見,都不該用來限制學生選擇髮型的自由」、「學校如果不是因為健康和安全的問題,而學生的頭髮也未侵害學校運作所需要的適當紀律,就不該對學生外表限制」、「學生產生了偏差行為,學校就應針對這些行為予以糾正或懲戒,而不是去侵害個體企圖表現個性」。

 但有些聯邦地區法院否定學生具有髮型與穿著的外表自由權,他們認為:「學生不遵守學校的儀容規定,已經引起其他同學的騷亂、分心及困擾,學校對髮型的限制是合理的」、「即使學生留長髮是一種表現方式,但自由表現的權力不是絕對的,學校在某種情況下(如引起同學注意和分心且影響教學活動),當然可以限制」、「聯邦法院不該介入學校每日運作所發生的衝突,學生在髮型所提出的論點,事實上並不能提升憲法保障其權利的尊嚴,而學校所處理的經驗和智慧,應優於且適合於法院」、「學校的儀容規定,如果基於衛生保健、紀律及一致,那麼這個規定就是合理的」、「學校儀容規定如果是由學生、家長、教職員共同制定,而定期調查學生意見做修正,且學校大多數學生都同意這項規定,那麼校方處分學生頭髮長度不尋常是合理的」。

 雖然這些見解莫衷一是,但是卻有一些原則可循:一、學生的髮型是個人外表的表現自由,某種程度(如髮型整齊、乾淨,不會對教學活動造成干擾),校方應該予以尊重。二、學校應該有一些教育上的理由(如衛生、健康、安全),來要求學生的髮型和穿著,而不只是簡單地求一致,或是方便管理而已。三、學校的儀容規定要讓學生參與制定,如此也可以讓他們了解規定的用意。如此看來,學生頭髮如果不是奇形怪狀的髮型、過度的染髮,而只是長度稍長而已,應該是可以容許的。

 我國早期對學生的髮型和穿著規定相當嚴格,但民國七十六年時教育部已解除了「髮禁」,規定各級學校學生的髮式,以整潔、簡單、樸素、富朝氣、便於梳洗、適合學生身分為原則,各校參考上述原則,並考慮各地區之環境和氣候等因素自行訂定即可,並且最好徵詢學校教師、學生、家長代表的意見。其實這樣的規定還是著眼在一致和身分的確認為主,學校因地制宜為輔,忽略學生的個性。隨著社會容忍個別差異的尺度,似乎應該有更大的彈性。

 有位國中校長對學生說:「你們不要在意頭皮上的事,而要在意頭皮下的事」,也就是請學生不要太關心髮型,而要關心自己的腦袋。這句話也反映了部分教育人員的聲音,但當學生經過頭皮下的思考,提出頭皮上的主張,是否值得我們把它當作機會教育,好好和學生充分溝通和對話,讓他們得到一次學習和成長的機會。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髮禁與制服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