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禁與制服專題

鬥髮宣洩、創意的表演舞台

辛雯/研究生(北縣新店)【2001/12/31 聯合報】

相關新聞:

我們又不是軍人

拜讀三十日民意論壇「學生,別為毫末枝節浪費時間」一文,筆者彷彿又看到高中時期,學校裡的軍訓教官以其「軍隊邏輯」來論述校園裡若干保守、不合時代的校規的影子。

該文論調似乎把「頭髮」與其他表現做了邏輯上的必然性連結,例如以許多國家大兵以及以色列學生的例子來論證「髮禁」正當性。問題是,校園並不是軍隊,台灣也不是以色列那種人人皆兵的國家,筆者不否認「紀律」的必要性,但是,如果「髮禁」跟「紀律」有任何邏輯上的必然性,那麼,軍隊裡何來一堆狗皮倒灶的事情?

該文也以遵守「頭髮規定」來作為保證日後成為社會好公民、保有學生理想性的論調,未免流於「八股文章」,透露的是思想保守的大人們,不懂正值青春年華、愛小小作怪、充滿表現慾的孩子,並在大量接觸流行資訊下,將頭髮作為表現慾、精力充沛、小搞怪…等青春期特質的宣洩出口與表演舞台的心態,簡言之,就是「代溝」作祟,因而想用「髮禁」這種制約的手法,來塑造孩子成為他們心目中的理想型:清純、樸素、乖寶寶、愛讀書,但是就以筆者的經驗看來,身邊會搞怪、有想法、又會唸書的同儕,從來不乏其人。顯然,頭髮與其他表現,不存在任何邏輯上的必然關係。

筆者認為,教育的重點,不在於培養出一群思考僵化、行為齊一、只會說「是」的樣板公民,而是在包容學生的多元發展、創造力與思考,才能與社會的多元發展相結合。這年頭還搞髮禁,是時空錯亂的威權復辟,還是太無聊?

 

學生 別為毫末枝節浪費時間 
在校依規行事 爾後入社會才會成為守法的公民 



許晴/軍訓教官(北縣土城)

現今社會,同學對於自身的權益十分重視,但是看看這些看似大人的同學,其實還是有些不成熟。同學很嚮往美國人的自由、法國人的浪漫、以色列人的勇敢,可是看看在阿富汗的美國大兵,那一個軍人不是小平頭?法國派出的士兵也是清一色的小平頭,以色列的學生在學時也是一般。

各校有各校的規定,依照校規行事,爾後進入社會才會成為守法的公民。今天若只知倡言追求自由,而未能真正了解自由的意義,反而是開民主的倒車。

解除髮禁並不代表可以無限制的將頭髮留長,就像解嚴也不代表什麼事都可以無限上綱。如果那一天你的學長回母校時看到一群披頭散髮的學弟來迎接他,或者那一天你回母校時出現這樣的場景,你又作何感想?很多父母親其實也希望自己的子女是打扮得清清爽爽的,不僅是代表自己的家教,也代表國民的水準。

學生在高中時代只要不長、不怪,不燙、不染,到了大學你愛如何搞怪那是你的本事了,又何必急於一時呢?學生應有更高的理想性,不該為毫末枝節在浪費時間。何不好好利用這短短的時間多充實自己。


【2001-12-30/聯合報/15版/民意論壇】 

 

我們又不是軍人

張芷菱/高中生(新竹市)

三十日民意論壇「學生別為毫末枝節浪費時間」一文中提到,在阿富汗的美國大兵,哪一個軍人不是小平頭?可是他們是軍人,我們只是學生,角色上就有不同,怎能同而視之呢?解除髮禁並不是代表頭髮是無限制的留長,它的涵義只是我們學生不必為了頭髮是不是符合校規而煩惱,頭髮的樣式並不代表人內心品行的好壞,遵守校規只是我們對這些規定的認同,倘若規定已不合時宜,就有它修改的必要,就像為什麼要修憲?就是要修改一些不適合的現行制度一樣呀!

我們想要髮禁的解除並不是想要如何搞怪,只是不想常為了幾公分或樣式顏色和教官爭,而因此吃上一個小過,也不願這種套住學生的框框,超過即處罰的老式教育繼續下去。爭取髮禁的解除,只是我們不想被這老式的規定繼續限制和壓抑而已。

【2001-12-31/聯合報/15版/民意論壇】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髮禁與制服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