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禁與制服專題

不剪,有人記過 高中生要求廢髮禁

記者李名揚/台北報導【2001-12-30/聯合報/6版/生活】

建中一學生遭處分 
中學生教改聯盟問:「把頭髮弄好就是好學生嗎?」 
校方:願和班聯會溝通 

中學生教改聯盟昨天赴教育部及台北市教育局陳情,表示表面上髮禁雖已廢除,但各校自訂的髮禁依然存在,建國中學學生鄭翔文更因此被記小過處分。他們主張「我的頭髮我來管」,希望教育部明令各校除了「整齊、清潔」的基本要求外,不可對頭髮加上額外規定。

中學生教改聯盟指出,全國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高中職都有髮禁,只是嚴與鬆的差別,像建中規定「不得蓄髮、鬢角及染燙,蓄西裝頭者前不覆額、邊不過耳,由髮根適度向上斜剪」,彰化中學規定「男生從後腦自衣領上約四公分或十五度向上斜剪,兩側自兩耳尖向上剪一公分,前額髮長不超過眉毛」,北一女中則規定「髮式以不染、不燙為原則,凡染、燙者扣德行成績五分,並限於一周內將頭髮恢復原狀,未依規定者續予小過處分」。

中學生教改聯盟認為,大人根據想像來規定中學生該有怎樣的形象,並要求中學生一定要照這個模子來做,這是很奇怪的事。

中學生教改聯盟表示,學校經常教導學生不要只看外表,卻規定髮型樣式,這才是只看外表來決定一切,他們要問「難道把頭髮弄好就是好學生嗎?」他們並演出行動劇,以滿清政府「留頭不留髮」的不合理規定,諷刺學校的髮禁規定是踐踏學生的創意、智慧、尊嚴與人權。

因不願遵守學校規定而遭到記過處分的鄭翔文,目前在向學校申訴,他的父母都在教育界工作,也都支持兒子的決定。鄭翔文說,他從國中起就常在想髮禁到底有何目的,上了高中,各種資訊流通,更讓他堅信頭髮長度與學習無關,但他一直到今年五月高二下,才真正付諸實行,拒絕剪頭髮,從此開始經常接受老師、教官約談,也被記警告,到了九月更因屢勸不聽被記小過。

鄭翔文認為,管理自己的頭髮應被視為學習的一部分,可以刺激個人不同思考模式,他有很多同學選擇剪平頭,認為這樣方便、舒服,這些都是個人的選擇;他強調,現在教改標榜多元化發展,不應只是將聯考改為推甄,而應從日常生活的細節做起。

【記者蔡惠萍/台北報導】「可笑!」乍聞一位建中學生因頭髮不符校規遭記過的消息,曾擔任過建中校長的台北市教育局長李錫津相當意外,他說「髮禁」已是歷史名詞,現在居然還會傳出這樣的事件令他無法理解。不過他說,教育局尊重各校自行訂定校規的自由,只要不過於嚴苛,教育局不會涉入學校行政權。

建中則解釋,家有家規、校有校規,每所學校本來就訂有學生的生活規範,如果校方都不管,萬一有學生髮型太離譜,家長第一個怪罪的就是學校。校方強調,既然學生對頭髮規範有意見,學校願意與班聯會溝通,訂出一個大家都可接受,且與現行價值準繩相符的規定。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髮禁與制服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