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情慾人權──台灣學生運動新一章

 
  何春蕤(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召集人)  

男舍禁女色 台大出現反彈聲

台大學生對校方禁止異性進入宿舍的批判

何春蕤;爭取情慾人權──台灣學生運動新一章

其他大學的做法

報紙投書:[萬惡淫為首]學生怎能飽暖思淫慾?

討論:台灣的學生從來沒被考慮過性需要 

畢恆達;規劃多元的大學宿舍環境 


1月20日台大男生宿舍留宿女生事件發生以來,各方提出了許多不同的意見,其中最主要的說法建基於「個人自由不應妨礙他人自由」,要求那些想要在宿舍房間內享受情慾生活的同學尊重其他同學,停止留宿女生。這個立場的流彈所及,使得那些因著各種理由而需要進入男生宿舍的女生全都被污名化,也因而使得男生宿舍一向比較完備的討論和研究環境不再自由讓女生分享。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學生以海報爭取打炮權的舉動初步引發了有關學生情慾自由的一次重要爭戰。

在這次事件中,「個人自由不應妨礙他人自由」的說法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但那是因為大家對於「自由」的理解太過狹隘,而且給予不同種的自由很不一樣的評價。說這個話的人認為個人(愉悅享受)情慾生活的自由,妨礙了那些無慾度日者(不受刺激)的自由,也就是認為前者不如後者重要。說這個話的人根本看不見,因此而立法要求整個宿舍的住民都必須和他個人一樣無慾度日,並且剝除任何協商情慾空間的機會,才是真正嚴重妨礙了他人選擇享受情慾生活的自由,而這個情慾自由就和受教權一樣重要。

這裡牽涉到的是學生情慾人權的問題。從上個世紀起,情慾人權就是青年學生極力爭取的目標,也是性革命的重要內涵。1960年代西方學生運動引用著名的馬克思佛洛伊德學者賴希的理論,宣告青少年情慾人權的重要性,其中不但要求成人不得剝奪青少年的性生活權利,更積極的要求讓青少年擁有優質的情慾空間和物質資源,以便培養高品質的性生活。歐洲學生運動就是從要求宿舍的情慾權開始的。這個運動不但挑戰了既有的年齡歧視,更凸顯了對於情慾品質的關注。比起那些只知對情慾一昧禁絕、只想極力延緩卻無力面對長久壓抑所造成人生惡果的保守態度,性解放運動所提出的學生情慾人權充滿了徹底而深刻的思考。

1960年代學生運動的努力,使得西方各所大學開始提供男女同棟但不同樓層的單身宿舍,對於學生個人居所的情慾及其他活動抱持比較開明的態度,開始把學生當成可以自主因而學會自治的主體,而學生也在這種開明的風氣中得到機會練習與室友協商空間的使用,學習尊重彼此的需要,做出相應的妥協。

反觀此刻的台灣,許多學生在這次的事件中拼命企圖表明自身的純淨無瑕,高舉個人無慾的自由,但是同時卻又竭力要求校方立法淨化宿舍空間,一心一意用舍規來把自己的生活方式推廣到每一位住客的身上,這實在是大開歷史的倒車,其中飽含的妒恨情結以及面對情慾場景的無措反應,在在都顯示了情慾文化太過貧瘠的危機。

無巧不巧,1月21日一位台北建國中學的資優生在花蓮上吊自殺,他在生活周記中抱怨高中禁止學生談戀愛的政策使得學生沒有機會想像戀愛的情緒會是如何,言語間並緬懷他生命中那些沒有表達的長久暗戀。姑且不論他是否因情自殺,但是像這樣的案件正凸顯了我們缺乏一個尊重情慾人權的教育環境,我們也輕忽了情慾是每個人成長教育之必要內涵。

面對台大男生宿舍留宿女生事件所凸顯出來的妒恨情結,以及建中資優生自殺事件所反映貧瘠的情慾環境和空白的情慾教育,我們還要錯到幾時?青少年們還要等到幾時?

1995年台大女生宿舍本想放映A片以激起女生情慾對話,肯定情慾自主,但是最終在各方壓力之下轉為批判A片。隨後全國大專女生行動聯盟在大安公園門口發起情慾拓荒運動,並集體叫床以高亢的不馴繼續開拓女性情慾空間。女學生爭取情慾人權在台灣已有先例,現在男生終於也加入隊伍。學生運動的情慾新頁正待展開。

(刊登於2003年1月24日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的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