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舍禁女色/台大論戰 學生貼海報:捍衛打炮權

 
   

男舍禁女色 台大出現反彈聲

台大學生對校方禁止異性進入宿舍的批判

何春蕤;爭取情慾人權──台灣學生運動新一章

其他大學的做法

報紙投書:[萬惡淫為首]學生怎能飽暖思淫慾?

討論:台灣的學生從來沒被考慮過性需要 

畢恆達;規劃多元的大學宿舍環境 

男舍禁女色 台大出現反彈聲

台大校區裡有學生貼出「還我宿舍打炮權」傳單,抗議校方禁止女生留宿男生宿舍的規定。記者陳易辰/攝影 

【聯合報記者許峻彬/台北報導】 

台灣大學校園近日出現要求宿舍性行為權利的海報,還張貼了一張行政大樓前假性器官的照片。張貼海報的匿名學生主張,學校不應嚴格限制女生進入男生宿舍,應該由學生自己來決定宿舍內的行為規定。 

日前有自稱台大畢業的女校友在網路上發起「男生宿舍禁止女生進入」運動,痛陳台大男生帶女生留宿男生宿舍,是「萬惡淫為首」;隨後並投書教育部長電子信箱,檢舉台大男生在男生宿舍留宿女生。 

部分學生說,校方近日也加強抽檢,避免男學生在校內宿舍留宿女生;校長也發出公文要求學生遵守宿舍規定。匿名學生張貼海報抗議,可能是因此而來。 

台大學務長溫振源說,採用這種匿名的方式發聲不太恰當,其實學生若對宿舍管理有意見,可透過學生會等管道形成共識,並提交校務會議討論;學校近日抽檢男生宿舍,也並非因女校友檢舉而起,而是定期的維持宿舍安寧,避免男學生留宿女生造成其他室友或宿舍同學的困擾。 

匿名學生除了張貼海報抗議外,還製作了一個大約一個人高的假陽具,趁著晚上擺在台大行政大樓門口,拍攝照片後在網路及海報上散布。 

這些學生認為,每間男生宿舍都有學生自治會,宿舍內的行為規範,應該透過「生治會」或每個房間內部討論決定,學校不需片面禁止女生進入或留宿男生宿舍。 

抗議學生表示,女生進入男生宿舍並不代表就會有性行為;更何況,有性行為難道一定是罪惡嗎?他們認為,台大號稱要邁向一流大學,行政措施卻越來越保守。 

溫振源表示,校方規定,女生在白天經登記可進男生宿舍,若要討論功課,其實女生進男生宿舍也非全然禁止;晚上禁止留宿女生的規定,校方是顧及大多數男生宿舍住宿同學權益,避免留宿女生影響其他室友作息。 

溫振源說,學生若想討論留宿女生的問題,可以透過公共討論的公開管道,透過學生議會、學生會等管道舉辦公聽會,形成共識後可在校務會議提案討論,台大校方絕對不會打壓學生的聲音。 
【2003/01/20 聯合新聞網 】


男舍禁女色/台大論戰 學生貼海報:捍衛打炮權
http://www.ettoday.com/2003/01/20/350-1402802.htm
東森新聞2003/01/20  
記者高文音、廖啟光/台北報導 

女生在男生宿舍過夜的問題,最近又在台大校園引起論戰!前一陣子有畢業校友透過網路,要求學校管一管女生留宿的問題,這幾天校園裡卻出現學生製作的海報,爭取女生留宿的權益,台大的BBS站上,贊成和反對的兩派人馬,更是大打筆仗。 

現在走進台大校園,您可以看到這張海報──兩個男性假陽具在上頭,重點是這句話「還我宿舍打炮權」。這是學生張貼的,有學生抗議,校方為什麼要規定女生不能在男生宿舍過夜,所以自製這張海報表達不滿。 

男生宿舍到底能不能禁止女生過夜,這個問題在不只在網站上引起熱烈討論,學生也因為這個問題分成兩派,翁同學說,這種規定很無聊。 

不過支持這項規定的人也不少,許同學說,他常常穿著內衣褲在宿舍跑,所以他很討厭女生出現在他們的宿舍裡。 

校方說,這個規定不會因為這張海報而有所改變,女生想在男生宿舍過夜,是不可能的事情。校方表示,如果學生這麼重視「打炮權」,那麼有一個辦法,就是離開學校宿舍,眼不見為淨,教官也就管不到了。 


男舍門戶開不開 兩派拉鋸

記者林怡婷、許峻彬/台北報導

女生到底能不能進男生宿舍,這個問題在學生間引起兩極反應。贊成女生可以進男舍的學生認為,大學生都已是成年人,況且進男宿也不等同於發生性行為,同學一起用電腦作報告或討論等在寢室都比較方便;不贊成的學生認為,女生進男宿會影響其他室友的作息。

台灣大學學生宿舍管理辦法規定,擅自留宿外客或讓異性進出寢室會遭到退宿的處分,近來因為一位女性台大校友的投訴,讓各舍教官加緊取締,引起學生反彈。

「這是男生宿舍,不是男生監獄。」一位住宿生就不滿地表示,他說若只有會客室可以讓女生進來,感覺起來跟監獄沒兩樣。近來教官還加強巡視,不定期臨檢,讓他們覺得根本是「白色恐怖」,感覺非常不好。另名住宿男學生也認為:「宿舍是我們外地同學在台北的家,邀請同學來家裡坐坐難道不行嗎?」

不過也有學生認為宿舍算是「公共場所」。一位同學就表示,住在宿舍就已經很沒有隱私了,還要忍受有女生在宿舍裡走來走去,「那如果洗完澡,只穿內褲不就被女生看光光?」也有學生認為,室友帶女生回來,有時候不好意思直說,只能罵在心裡,所以還是明文規定不要進來最好。

有些學生就建議,如果要規定女生不得進宿舍,至少可以比照女生宿舍,用登記制,押學生證之後可以進入,不過須在晚上之前離開。

台大學生宿舍自治會幹部游姓同學表示,女生在男生宿舍留宿對大多數住宿男生確實造成不少困擾,折衷的辦法是由同一寢室的室友討論後自行決定。

政治大學學務長周玲台表示,政大住宿學生曾自行投票,結果贊成維持男女生各自分棟宿舍住,異性進入彼此的宿舍必須規範的比例占壓倒性的大多數。

周玲台也指出,美國有「結婚學生宿舍」,專供結婚的男女學生同一寢室,但台灣的大學目前宿舍資源不夠,等到宿舍資源足夠,也可設置結婚學生宿舍;至於未結婚的學生,以大學做為社會規範最後清流的角色來說,宿舍的男女關係還是不宜太複雜。

但中央大學英美文學系教授何春蕤認為,強制女生不能進入宿舍的禁令是「開歷史倒車」,是對學生情慾生活的扼殺。何春蕤認為,讓學生自己去協商如何分享、分配情慾空間,也是很好的學習。何春蕤表示,廿多歲的大學生本來就有性的需求,每個人也都有基本的性權。不過何春蕤也認為,如果有性伴侶的學生不斷帶伴侶回宿舍,那叫沒有性伴侶的學生「情何以堪」,所以協商跟溝通就很重要。 

【2003/01/20 聯合報】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的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