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老師信箱/同志學生的校園處境 

 
  http://www.ettoday.com/2002/09/04/350-1347831.htm

 文/同志諮詢熱線 

Q:彩虹老師您好,我是某高中的輔導老師,因為身邊有一些同志朋友,所以對於同志議題的接受程度很高,不過在學校卻沒有認識任何同志學生,不知道她們身在學校的處境是如何? 

A:老師您好。首先,其實從老師您的問題中,就可以初步了解同志學生於學校的處境。國外研究指出同志佔全部人口的比例,大約是5%到10%,換句話說每個學校一定都有同志學生,您之所以沒有認識任何同志學生,是因為她們擔心被他人歧視而隱藏自己的性傾向,這同時又造成了許多影響,包括同志學生害怕被別人發現身分,而承受莫大的心理壓力,無法與其他同志學生連結而產生孤立無助的感受,更不用說主動站出來,希望改變其他人對於同志的偏見與刻板印象。 

此外,如果同志學生主動告訴別人,或是被發現自己的性傾向,常常會面臨2個問題:一個問題是許多老師認為,學生沒有「權利」說自己是同志,也就是她們認為人通常要超過20歲(甚至是25歲),才能確定自己的同志身分,換句話說所有學生因為沒有超過20歲,所以不能確定自己是同志,甚至說她是「同性密友期」、「假性同性戀」、「情境式同性戀」、「處於青少年過渡階段」,唯一的結論就是以後就會變回異性戀。相反的,對於異性戀學生卻沒有同樣的要求,必須注意的是,這種做法本身就是對於同志學生的歧視。 

另一個問題是可能會面臨學校、老師、同學的打壓,包括學校將同志學生退學或強迫轉學;老師與同學對於同志學生的言語歧視、甚或肢體暴力;學校干涉同志社團的運作等。我舉幾個實例做個說明,民國90年某私立女中學生因同志身份曝光,校方召開操行成績評審委員會,全校導師以可能帶給其他同學不良影響為由,決議協助她辦理自動轉學。 

另外,某公立高中男學生被校方發現為同志,校外科展參展得名不記功,隨後又極力羅織罪名將該生強制退學。民國89年某國中學生因其獨特的性別氣質,嚴重遭受同學歧視,最後因不明原因於學校廁所離奇死亡。 

民國90年某高中訓導主任表示,2年前有學生提出要籌組同志社團被他阻止,如果有學生再來申請的話他也不會答應。某女同志去學校圖書館看書,被同學留字條罵「死同性戀」、「變態」等。 

我個人認為,了解同志學生於學校的處境,是幫助同志學生的第一步,如何改善同志學生所面臨的處境,將學校塑造成尊重弱勢、強調多元的環境,則需要教育者、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台灣立報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