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老師信箱/還給E世代獨立呼吸的空間 

 
  2002/08/28 
來源:東森新聞 http://www.ettoday.com/2002/08/28/350-1345112.htm


 Q:閱讀彩虹老師專欄已有一段時間,為什麼常看到的都是關於同性戀學生接受老師輔導呢?同性戀學生在感情方面較常有困擾嗎? 

    A:同志學生容易被視為「該接受心理輔導」的對象,是因為社會及教育體系中仍存在著對於同志的偏見。未成年的學生又處在與家庭密不可分的生活中,一旦同志身份在家中曝光,家長不能接受,往往產生激烈衝突。我們往往想像家庭是提供溫暖呵護的搖籃,但同志學生的親身經歷卻往往不是如此。 

因此,當與家庭產生隔閡,又不知如何是好,同志學生能夠就近求援的便是輔導老師。同志諮詢熱線於教育專業的台灣立報設立專欄,即是想藉此作為與教育體系溝通、互助的方式之一,亦是撰寫此專欄的主要方針。 

在教育改革議題喧鬧的今日,台灣學子的受教權或許開始抬頭,青少年人權卻普遍未受到重視,孩子更經常被視為家長的財產,即使受到不當管教亦無處投訴。例如,日前媒體報導屏東縣東港地區一名青少年持驗傷單向警方報案,指稱父親涉嫌違反家暴法、聲請保護令。報導中仍呈現警方擔憂青少年以保護令為護身符,可能持續沈迷網咖,而非深入關切父親對兒子暴力相向、禁止外出、嚴重監控的問題。 

可見即使今日台灣青少年可以尋求法律途徑,加以保護自己,但在「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的觀念下,青少年仍被想像、歸罪為不成熟、需嚴加管教的族群,空有法源法條,而失去維護青少年權益的實質。 

加諸於青少年的管教既被擴大合理化,青少年其實是處在學校、家庭的嚴密監控中,就連隱私權受到侵犯也沒有能力抗拒,像是私人信件被拆閱、電話受到監聽,家長甚至荒謬地以為這是應當的權力。 

另外,青少年的同性戀情更容易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強迫曝光,連帶而來的便是家人的阻撓、壓力,更嚴重的是暴力以對、禁足,甚至還有家長任意辦理強迫轉學、休學,以強迫兩人分手。原本應是成長過程中支持力量之一的家庭,瞬間成了最強力的壓迫來源,熱線便常接到無助青少年同志的來電傾訴。 

在此,我們僅能呼籲老師們共同維護青少年學生的權益,而不是成為管教系統的一員。我們的社會往往將青少年視為非成人,不認可青少年作為一個人的思考、判斷能力。長久下來,不僅青少年沒有系統化的思考能力,更讓他們無法解決自己的問題。 

因此,當青少年同志遇到如此家庭迫害,也只能想到逃亡、離開,在沒有溝通空間的情況下,最後只有選擇蹺家一途。如此看似不智、暫時保命的解決方法,卻是在環環相扣的社會弊病中產生,是我們沒有給青少年獨立思考、養成對自己負責的機會。唯有我們將青少年也視為獨立個體,從溝通中共同成長,才是良方。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台灣立報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