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專題】

為什麼青少年同志是自殺的高風險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根據研究統計數據顯示…青少年/女「同志企圖自殺的比率是異性戀青少年/女的26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

傑.米勒

1989年美國政府的一項特別研究統計報告指出,尋求自殺的年輕人當中有很高的比率是年輕的同志。加州一位同志歷史教師傑.米勒認為,年輕同志們絕望喪志的最主要原因就是這個社會看待同志的態度。米勒的愛人在1986年死於愛滋病,而他自己也在1991年死於與愛滋病相關的疾病中。在接下來的文章中,米勒將告訴我們一個同志青年自殺的故事,並指出一些導致青少年同志自殺的社會特質。

當你在閱讀這個故事的時後,請想一想下面這兩個問題:

1.巴比的母親為何覺得早在她的兒子自殺身亡之前他就已經「被奪走了」?瑪利對這件事提出了哪些指責?

2.故事的結尾說:「讓青少年/女同志們獨自默默地承受社會對他們的恐懼和敵意,為許多人帶來了不必要的痛苦和悲劇。」你認為如果巴比說出他的恐懼並且向他的母親表明他的同志身分,他就可以避免自殺身亡了嗎?說明你的理由。

 

1983827日當天清晨,剛滿20歲的巴比.葛利非斯從高速公路的高架橋上跳下,背部墜地當場身亡。他的母親瑪利當時正在上班,電話通知他到大廳去,當她看見女兒縮在角落裡痛哭時,她立刻知道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過去四年裡,巴比一直為了他的同志性取向和他的父母鬥爭,父母的壓力、基督教的告誡,以及社會上反同志的態度,對他而言是太沈重、無法負荷的包袱,似乎只有自殺才是他唯一的出路。

巴比和瑪利母子的悲劇有其獨特性,但這絕對不是一個僅有的特例。每年都有很多青少年/女同志自殺事件發生。最近的研究統計顯示,青少年/女自殺總數中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數性取向問題有關,而青少年/女同志的自殺比率是異性戀青少年/女的二到六倍。【資料來源:美國健康與人類服務特別研究部報告中,保羅.吉布森所著「青少年同志的自殺」,1998年。】我們希望藉由巴比和瑪利母子的故事讓大家記取這個教訓,使我們更積極的了解和面對青少年/女同志所面對的惡劣情況,並學習如何支持和幫助他們。

大家都認為巴比生前是個熱愛生命、敏感、聰明、有天分的年輕人,但是作為一個同志,他背負著無數不被接受的痛苦包袱。他不被教會、社區、家庭等等接受,而這些種種的不被接受的痛苦是如此地難以承受,最後他只能以自殺做為解脫。他的死,對於他的父母而言,是被奪走了一個心愛的兒子;對於他的三個兄弟姊妹而言,是被奪走了一個兄弟;而對於整個社區而言,等於是失去了一個真誠、有能力的年輕人,他的死是一大損失,而這個損失是如此之大,使得大家情願去忘記這件事,不願意去知道在這底下所隱藏的其他更多、更複雜的損失,但是這個不願意去面對的態度本身就是一大損失。

 

社會對同志不接受的態度導致了青少年/女同志的自殺

現在瑪利認為她的兒子被奪走了,不只是被死神奪走,而是早從他一出生開始,就被奪走而不屬於她了。瑪利提到她從小在一個觀念封閉保守,對同志充滿恐懼和敵意的世界長大,對於所有脫離常軌行為所抱持的蔑視排斥態度,在巴比出生之前就早已根深蒂固,也因此她對於巴比的同志身分毫無心理準備,完全無法接受或給予他任何支持與幫助。她說:「我缺乏任何關於同志的教育和知識。」打從巴比小時候,瑪利就覺得她完全無法放鬆並且好好享受他們之間的親子關係。相反的,巴比不合常規的行為舉止令她感到十分不安。她母親對巴比的高度關切使她感到十分困窘;對於鄰居們的指指點點感到非常地困擾;但最令她感到擔憂的還是教會的訓示與告誡。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身處自殺風險中的同志青少年/

「青少年/女同志保護組織」是位於紐約市的一個大型青少年/女教育和支持團體,每年有大約1000多個會員,根據他們的一項報告指出,他們的青少年/女會員中,有百分之21曾經在20歲之前企圖自殺,而男同志企圖自殺的比率更是高達百分之1820之間,這些統計數據很清楚的顯示了同志青少年的自殺率比一般異性戀青少年高出許多。

同志青少年除了被同儕團體排擠之外,還常遭受到各種言語上的污辱和恐嚇,他們常常覺得孤獨無援,沒有人可以依靠或求助,而且很難找到一些了解他們處境,能給予他們協助與支持的輔導諮商人員。  

琳達.史奈林所著,JAMA1991年,65日。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瑪利覺得巴比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能夠看出她的不安與恐懼了。巴比知道他自己有很大的一部份,是他母親所無法了解和接受的。到了上中學的時候,他已經學會去對別人和他自己隱藏內心真正的情感。當他無法再對他自己隱瞞內心對同性的情感時,他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讓他的家人知道。巴比是同志這種不能對他人提起、無法為人接受與了解的壓力,一直發展到他再也無法壓抑忍受的程度,最後他被迫只能以自殺這種可怕、無可挽回的悲劇性方式現身。巴比在成長的過程中沒有得到任何幫助,支持他去面對自己的生命,家庭對他的不接受像可怕的傳染病一樣,感染了巴比,最後使得他也無法接受他自己。

巴比在他16歲的日記裡寫道:

我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發現我是同性戀,一旦被發現,我的朋友們會討厭我,他們甚至還可能會因此而想揍我。

我的家人呢?我已經聽過他們批評同性戀好幾次了。他們說他們討厭同性戀,甚至連上帝都討厭同性戀。

當我聽到我的家人那樣批評同性戀的時候我真的感到很害怕,因為他們就等於是在批評我,因為我就是他們所批評的同性戀。

我想我對任何人,甚至是上帝都沒有好處。生命對我是如此的殘酷和不公平。有時候我真想就這樣從地球表面消失。

同志的性取向就這樣成為籠罩巴比人生一塊揮之不去的黑雲。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人記得巴比的其他事,沒有人記得他是怎樣的人,他做過什麼事,好像關於巴比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他是同性戀。社會對於同志就只有唯一的負面的說法:「同志他們是性偏差、性變態、有毛病、不正常。」巴比的教會也與社會對於同志的敵對恐懼態度聯手,鼓吹同志是一種道德上的罪,受魔鬼所驅使,就這樣巴比被迫放棄他生命中所有的一切。在他死前的最後一年半裡,雖然他曾試圖建立自信,想辦法接納自己,但是結果並不樂觀,他還是處處碰壁。他向前邁進的每一步都被各種猜疑所抵消,這些猜疑來自他對茫茫未來的恐懼,和害怕使自己和家人失望、蒙羞的壓力。最後的結果是:一個家庭痛失了心愛的兒子和兄弟;一個兒子得不到家人的關懷;最後這個孩子自己也完全無法接受自己。  

對於同志者有害的恐懼

巴比和瑪利這個活生生的故事顯示了我們社會中對於同志的恐懼和敵視態度。沒錯,這些同志都是單獨的個人,但是他們所處理面對的種種問題卻與許多人密切相關,絕對不只是個人問題這麼簡單。很多的數據都顯示,至少有百分之10的成年人曾與同性有過性經驗,即使我們做最保守的估計而把這過數據減半,在美國仍然至少有一千兩百萬的同志人口。

在最近20年中,社會上有很多卓越的成就,都是由同志和雙性戀們為了肯定和接納自我所努力締造出來的。但是對於這些同志和雙性戀青少年/女們而言,如何去建立他們的自我肯定和自信卻是問題重重。在大部分的公立學校中,我們幾乎看不到他們的存在,沒有任何機會能夠幫助他們建立自尊自信,而對於這些青少年/女同志父母的幫助更是少之又少,正如巴比和瑪利的故事告訴我們的一樣,讓青少年/女同志們獨自默默地承受對於同志的恐懼和敵意,為許多人帶來了不必要的痛苦和悲劇。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