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專題】

年輕同志們要對自己的性取向感到驕傲

 
 

「只有當我們能夠自由的作我們自己,對我們愛的方式感到自在與驕傲,異性戀的世界才會知道我們同志有著各種不同的面貌,而且到處都有我們的存在。」

作者:莎夏.艾力森  

艾力森出版社這家成立不久的同志出版社,在1979年出版了一本美國版的澳洲書年輕、同志、驕傲!,這本書是由墨爾本的同性戀教師和學生團體所寫成的艾力森出版社的負責人莎夏.艾力森認為,對自己性取向感倒困惑和憂心並且和他們的異性戀同儕朋友們格格不入的美國同志青少年/女們,這本書和其他一些有關同志的書籍正是他們所需要的。下面這篇文章是從1991年版的年輕、同志、驕傲!》這本書中所節選出的一些段落,這篇文章解釋了為什麼同性戀在美國社會中普遍地被看不起,並且鼓勵同性戀青少年/女們要坦然面對並且接受自己的性取向。  

當你在閱讀這篇文章的時候,請想一想下面這三個問題:

1. 同性戀在青少年和一般人口中佔了多少比率?

2. 請列舉出同性戀被「抹黑」的三個理由。

3. 作者對於努力去改變一個人的性取向有什麼看法?  

                我們所知道的同志其實只是冰山的一角,你無法從一個人的外表就看出他是個同志。我們每個人看起來都差不多,有些人甚至還偽裝得很好,例如我們當中很多人還結婚了呢。根據一項統計資料顯示,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女同志已經結婚,而且還有很多做了媽媽。

我們同志也散佈在社會的各個階層當中,從電影明星到工會的幹部,從紐約市到愛奧華州的都布克市,從建築工人到住在你家隔壁的女人,到處都有我們的存在。

如果你的學校裡有五十個老師,他們之中大概就有五個是同志,而且他們之中很可能有15個到20個人有過同性性經驗。如果在你的班上有30多個學生他們當中大約有三個人有同性戀傾向。

只有很少數的老師讓大家知道他們是同志,目前只有少數的州和城市有反對歧視同性戀的法律,所以在大部分的地方,如果有老師敢現身出來說自己是同性戀的話,很可能馬上就會被開除。

但是,也因為我們的同志身分不容易被看出來,所以我們很難找到其他的同志夥伴們,不過我們仍然有一些特定的聚會的場所,例如:同志酒吧、同志團體等等的,同志相關的報刊和熱線會提供給你這些資訊。

除此之外,我們可以從一些我們信任的朋友開始,讓他們知道我們是同志,這也是一個認識其他同志的好方法,因為即使這些朋友他們自己不是同志,他們通常也會知道有哪些人是。你將會很驚訝地發現,會有多少朋友在知道你是同志後,馬上告訴你他們想要介紹一個同志朋友給你認識。

記住,只有當我們能夠自由地作我們自己,對我們愛的方式感到自在與驕傲,異性戀的世界才會知道我們同性戀有著各種不同的面貌,而且到處都有我們的存在。

 

為什麼我們總是被抹黑?

生為同志,我們常被一些不實的謊言所抹黑,大部分的人都被這些謊言所矇騙,雖然也有些人不相信這些謊言,但是卻沒有足夠的人願意站出來為我們說話。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相信這些不實的謊言呢?這些不實謊言通常是來自一些牧師、醫生、政客、法官、報紙,甚至是老師的口中,儘管他們的想法常常充滿了偏見與錯誤,但是一般大眾還是很期待聽聽他們的想法,並且十分仰賴他們的意見。此外,對一般大眾來說,相信別人所告訴你的事情,總是比自己動腦筋去想或者是去問一些深入的問題,來的容易而且安全多了。

雖然還是會有一些人能夠看穿這些不實的謊言,但是這些人通常會保持沈默,因為他們不是太懶惰,就是膽小怕事,或是說話沒有份量,也有可能是所有的原因都有。直到最近,除非你是一個牧師、醫生或是立法者,要不然就算你願意站出來為同志說話,也沒有人會理你。

後來同志們開始想辦法改正這些關於同志的不實謊言。這最早開始發生在60年代晚期。從那時候開始就出現了很多和這些牧師和醫生們不同的意見,甚至在我們同志團體內部也出現了各種不同的意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同志

兩年前,我曾經割腕自殺過。我對自己是個同志並不在意,可是別人可不就這麼放過我。我覺得我沒有辦法在這個每個人一知道我是同志就毆打我、騷擾我、恨我的世界繼續活下去。

但是現在我要繼續好好地活下去,因為我有了一群好朋友,我也對自己感到很滿意,我的經驗使得我想要在這個社區裡變得更積極活躍,為懼怕和敵視同志的恐同態度而戰。

人們都認為同性戀是精神錯亂、變態,也認為同性戀是一種個人選擇,但是他們錯了,這不是你可以自由選擇的,你不能哪天醒來說我今天想要當個同性戀就像你今天想要穿一條牛仔褲一樣簡單。如果可以選的話,我也會選擇當一個異性戀者,這樣我的人生可能會容易多了。

同性戀是我的一部份,但是我還有其他部份像是喜歡爬山、修理摩托車、和聽鄉村歌曲等等。同性戀只是我的一部份,並不是全部的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可能會感到很奇怪為什麼一開始會有這些不實謊言出現呢?而為什麼這些不實謊言會一直存在這麼久?沒有人知道這些問題的確切答案,但是關於這些問題還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有人說同志被抹黑是因為我們跟別人不一樣,人們通常會對他們所不了解的事物感到恐懼,但是因為不想承認他們的恐懼,他們便去攻擊那些和他們不一樣、無法了解的事物。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其他人的身上,譬如說像是移民身上。這種情形在猶太人身上就發生過很多次,甚至還發生在習慣用左手的人身上過。你知道以前的人相信習慣用左手的人是被惡魔所附身的嗎?每當有事情不順利的時候,大家就會怪罪到習慣用左手的人身上,而且社會還用盡各種手段強迫他們變為使用右手的人,這聽起來很耳熟吧?

 

教會

另外的一個原因是我們社會看待性的態度。異性戀世界對於性的看法可以被追溯到一些宗教的教義中,傳統基督教就對「性」十分不安。大約在西元前700年的時候希伯來教會制定了律法,其中有36條死罪,在這36條死罪中有一半是和性有關的。犯同性性交罪的男性的處罰是以亂石砸死,這是所有罪罰中最重的一項。當時並沒有法律規範處罰女同性戀行為,女人的性活動也不太被重視。

好幾個世紀以來,教會宣稱只有已婚夫婦以繁衍後代為目的的性交才是正當的。任何人若以其他的方式享受性交,例如:自慰、同性性交、或和自己配偶以外的人性交等等,教會就會宣判這些人為罪人,並且想盡辦法處罰或對付他們,讓他們下場很慘。

有一陣子教會在我們的社會裡失去了掌控力,但是最近右翼基礎教派人士,對於提升所謂的傳統價值頻頻發聲。他們有些甚至創辦了宣稱可以使同性戀轉變回異性戀的團體。

這些右翼基礎教派人士最喜歡引用聖經上一些看似譴責同性戀的經文段落,但是如果你用開闊的心胸來閱讀這些經文的話,你會發現這些經文大部分根本就沒有譴責同性戀的意思。這些聖經騙子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貶低別人好讓自己高人一等,他們一下子會告訴你聖經是無可懷疑的,一下子又會告訴你魔鬼可以依他的目的隨意引用經文。換句話說,你可以從聖經中找到不同的經文段落來支持各種不同的事。

不要讓這些腦袋不清楚的聖經騙子把你給搞混了,如果這些愚蠢、不正確的聖經說法讓你感到很擔憂的話,那就讀一讀聖經中大衛王和約拿單之間愛的故事吧,這是擊殺歌利亞巨人的牧羊人大衛的故事,他後來還成為最有名的以色列王。

聖經上說:「約拿單和大衛的靈魂深相契合,約拿單愛大衛就如同愛他自己的性命一樣,…他們互相親吻,彼此哭泣,大衛哭得更悲慟。」同性戀在這個故事中聽起來還不錯,不是嗎?後來,約拿單死後,大衛還為他做了一首充滿感情的哀歌,當中有一段是:「約拿單,我甚喜悅你!你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更勝於婦女的愛情。」他們之間這一段偉大的愛情故事,記載在聖經的撒母耳記上、下兩篇當中。

其實,並不是所有的教會都反對同性戀,同志們現在也有了屬於自己的教會(大都會社區教會the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 or MCC),而且最大的教會現在也有了同志團體。但是反同性戀的教會教義,現在仍然嚴重地影響著我們社會對待同志的方式。

 

心理健康專家

學校的輔導諮商人員、心理學家、精神科醫師是以幫助人解決心理問題為業的。有很多人仍然求助於教會來解決他們心裡的問題,但是教會和這些精神科醫師是大不相同的。教會會想盡辦法要你以他們想要的方式來處理事情,如果你不順他們的意去做,他們就會讓你覺得很有罪惡感。

一個好的心理專家會幫助你想清楚自己的問題在哪裡,讓你自己去為那些問題做決定,他們相信有很多人雖然已經長大成人但是心理並不成熟,因為他們並不了解自己的心理。

這些心理專家會說:「了解你自己」或是「為你自己的人生負責」。有時候他們也會引用柏拉圖的名言說:「沒有經過試煉的人生是不值得一活的。」說到柏拉圖,他最有名的書饗宴,其實就是古希臘時期同志們酒宴餐聚時,思辯討論的對話集呢!

有些人覺得心理諮商很浪費時間,但是也有些人覺得那很棒,是一個可能改變一個人人生的自我發現旅程。但是,心理諮商的缺點是,諮商的結果好壞都操縱在心理專家手中,所以一個正在為自己對於同志的感覺掙扎交戰的心理專家是無法給你良好建議的。

有些沒有道德的心理專家甚至會背叛你對他的信任,告訴別人你私底下所說的話,雖然他們說他們從來不曾做過這種事,但是事實上有很多的同志學生們,都曾經被他們所相信的學校心理諮商人員出賣密告過。

這並不是說你一定要逃避心理諮商人員或其他的心理健康輔導員,有的時候和他們說話可能會有很大的幫助,只要你能確定他們是值得你信賴的人,想辦法知道你的朋友對他們的看法,在你第一次和心理諮商人員見面談話的時候,不要馬上對他們說到你真正煩惱的事情,先看看你自己對他們的感覺好不好,和他們談談對於各種事情的意見,例如:作弊、校園流氓、宗教信仰、和對同志的感覺等等的,想辦法知道他們的看法,然後自己花幾天好好想想他們所說的話,這麼一來,你比較能夠知道要怎麼做正確的決定,想清楚到底要不要信任他們。

對於存在心理健康組織中的懼斥同性戀態度,同志運動的領導人們已經抗議了好幾年,最後他們的努力終於有了回應。美國精神病學協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1974年把同性戀從他們正式的精神錯亂清單中消除;次年,美國心理協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也跟進,採取了同樣的行動,同性戀不再被視為一種精神錯亂的疾病。

然而,儘管他們當中有很多人不相信對於同志們的一些不實謠言,但還是有一些心理醫生仍然把同性戀當作是一種需要被治療的疾病。不過也有很多的心理醫生是同志,所以如果你的父母堅持要送你去看心理醫生的話,你可以告訴他們你只願意去看對同志問題態度自在開放的醫生。

 

男女刻板印象下的犧牲者

由教會和心理專家們對於性的不安態度來看,也難怪現在會有這麼多人在性方面產生很多問題,如果他們還是無法擺脫教會和心理醫生們對性的刻板規定的話,那他們一定會對自己想要去打破這些規定,從事自己想要的性活動而感到十分不安。

金賽性學報告指出,包括那些不認為自己是同性戀的人在內,其實很多人都有同性戀傾向。那些不願意去面對自己同性戀傾向的人,通常是對同志們態度最惡劣的一群人。

當人們對自己的情感感到害怕的時候,當有些事情發生的時候,他們就會做出一些很暴力的事,如果同性戀可以被認出來的話,我們同志很可能就會成為這些暴力的目標,淪為這些暴力攻擊之下的犧牲者。

我們同志會被當成攻擊目標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男人就應該要和女人在一起的這種觀念作祟。這被認為是一個用來證明自己有多麼男人或多麼女人的方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我接受

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我把自己是同性戀這件事當成只有上帝知道的一個丟人的小祕密,那時我一直祈禱上帝能把我變成一個異性戀。但是上帝沒有把我變成一個異性戀,而是用一種更奧妙的方式回應我的祈禱。我真實地面對我的同志身分,而上帝也讓我以這個身分去重新體認這個世界。當我覺得這個世界還是值得活下去的時候,我並不祈禱會有全面性的社會改革發生,因為我相信有些事情我們要靠向上帝祈禱,但是有些事情我們得靠自己去努力。我認為全面性的社會改革是之後要做的,在那之前,我們得先從自己努力做起。

所以在我祈禱上帝將我變成一個異性戀,好讓大家都能接納我之前,我想起上帝只接受那些能真實面對自己的人,而在我把異性戀和快樂劃上等號之前,我提醒自己這世上有很多不快樂的異性戀。如果我是個同志使我的父親成為一個不快樂的異性戀的話,那我不會去祈禱上帝讓我變成一個異性戀,因為我知道只要我能達到父親對我的期望,成為一個端正、努力向上的人,那我不必祈禱就可以讓他感到快樂欣慰。

亞倫.弗力克,陌生人兒子 (Sudden Stranger):一個同性戀兒子和他父親的故事,199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女性主義運動已經大大的改變了這個認為「男人要剛強、有男子氣概,跟女人結婚並且指使她,當家做主。」的傳統社會觀念,但是在很多地方,女人還是期待能夠依賴男人維生。

任何不按照這個男女邏輯生活的人,即使他們不是同性戀,大家常常會罵他們是「男人婆」或是「娘娘腔」等等的。

那些不愛玩足球或是其他激烈運動的男生常常會被罵成是「娘娘腔」;女孩子如果很愛運動,運動神經很發達的話,大家就會叫他們「男人婆」,而其他的女生也會告訴她說如果她運動方面太好的話男生就不會喜歡她,大家只希望女孩子會煮菜、做家事就夠了,女生要是比較好強就會叫做「男人婆」;男生只要表現的溫柔一點就會被叫成「娘娘腔」。從這裡你就可以發現,「男人婆」和「娘娘腔」這兩個綽號,其實是被用來讓大家都去遵守截然二分男女兩性的這條線。

 

如何渡過難關

我們同志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辦法渡過這些難關,充滿活力的活下去。

在學校裡我們大都很怕被別人看出我們是同性戀,有些人決定要保持沈默,試著不讓大家知道有關他的任何事;有些人決定一直K書,變成一個書呆子,把自己埋首於學校的功課中,好忘記自己內心的感受;有些人以其他的方式來逃避,像是熱衷於運動、戲劇,或幫老師做各種雜事;還有些人則是把所有的精力都用來使自己表現得非常異性戀,好讓大家不知道他是個同志。

如果我們一直這麼做的話,只是在把自己的同性戀情感和認同踢到一邊去,這樣做可能一時之間會有效,可是並非長久之計。如果我們仍舊對自己是同性戀感到焦慮不安的話,做這些事是不會有任何幫助的。

當你覺得日子很難過的時候,你可能會希望你自己是個異性戀,你可能曾經聽說過一些治療同性戀的方法,有些同志甚至還結過婚,因為結婚是異性戀會做的事。如果在婚前你就誠實地說出你是同志的話,那這樣的婚姻可能還有救,但是很多這樣的婚姻的結局都很慘。那些沒有告訴伴侶自己是同性戀而結婚的人是基於欺騙而結婚的。如果後來和他結婚的人知道他是個同性戀的話,很可能會覺得自己的人生被毀了,而且以後也很難再去相信任何人。這種婚姻關係所生下來的孩子可能也會有同樣的感覺。這些同性戀與異性戀結婚的失敗例子,常使同志們背負著惡名。解決這些事的方法簡單明白到似乎不必我們再去重複說一次,那就是:付出愛去得到愛,給予信任以得到信任。

同性戀的發展有各種不同的情形,有些人是在年紀比較大了之後或是在經歷過異性戀婚姻之後才發現自己是同志的。有些心理學家可能會說這些人以前是異性戀,後來才變成同性戀,而一個不喜歡自己是同性戀的人可能在內心掙扎交戰數年之後開始和異性發生性行為,但事實存在於我們自己的內心,這樣的人很可能會為自己的挫折感和自我欺騙付出很慘痛的代價。

還有一些人很可能是雙性戀而不只是同性戀,而且當同性戀或異性戀都可以,好像人們所說得「交流電/直流電」可自由切換。

有些心理專家或宗教儀式自稱曾經「治好」過同性戀。他們打著這個招牌從那些希望能把他們的同性戀孩子「治好」的父母身上賺了很多錢。但是他們真的能夠「治好」同性戀嗎?不可能!有些人認為這些所謂的治療從未見效過,這樣的治療從來就沒有任何的證明,所以我們甚至可以說這些治療根本就是無效的,而且參與其中所付出的痛苦和失望是非常大的。

幾乎每個同志都會極力勸你不要去受這種罪。何必浪費自己的精力去和自己內心的慾望做無謂的抗爭呢?你大可以用這些精力好好地去培養陶冶你的身心。

生為同志是好還是壞、是幸福是詛咒,這完全要看你選擇怎樣去看待這個同性戀身分。如果你認為生為同志是件好事,你就能讓自己自由地去經歷這個比異性戀者所能經歷的更複雜而美妙的世界;但是如果你覺得生為同志是個詛咒,你等於是對自己下了一個十分惡毒的詛咒。

有很多人寫了各種關於同志的書,你可以去看看這些書,它們會給你一些很有用的資訊,並且讓你覺得做一個同志其實是很不錯的…

你也可以找找看你所居住的城市附近有哪些同志團體,這些團體在做些什麼,即使你還沒有準備好要去認識其他的同志,你也可以寫信或是打電話給他們,就算偶爾和他們連絡,也會讓你感到比較安心。

最重要的是要記得你並不孤單,即使你現在還沒有辦法和他們連絡上,這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和你一樣的同志。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