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專題】

父母應支持同性戀孩子

 
 

「你得停止對你同志孩子性取向的醫學式分析…

你得愛他們就像你愛其他人一樣。」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父母們應該要支持他們的同志孩子

瓦特.弗力克 (Walter Fricke)

大部分的父母和瓦特.弗力克一樣,看著他們的孩子長大,毫無疑問地認為他們的孩子將會像他們所預期地,和他們一樣長大成為某種人,即使是他們的性取向也一樣。有些父母和瓦特.弗力克一樣,當發現他們的孩子並不如他們所預期地長大成為某種人之後,感到十分地震驚。當他們的孩子向他們表明自己是同志的時候,他們通常都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樣的情況就在瓦特.弗力克的孩子亞倫十七歲的時後發生了。和亞倫的同志身分抗爭了好幾年之後,慢慢地接受了他的同志身分後,他終於同意和亞倫一起合作,寫一本在亞倫以同志身分「現身」後,他們父子間關係起伏掙扎的書。下面的文章就是從這本書中,節選出來的一些段落,在這篇文章中瓦特.弗力克勸父母們去接納並且關愛那些和他們期待不符的孩子。

當你在閱讀這篇文章的時候,請想一想下面這兩個問題:

1.父母們應該怎樣去了解並接受他們同志孩子奇怪的性取向?

2.為什麼善意接納態度和關愛對同志孩子們非常重要?

當父母們目睹了一些可能傷害到他們孩子的事件時,這些事件將會一直存留在他們的腦海裡,無法抹滅。在我的腦海中,也留有關於這樣一個事件的無法抹滅的記憶,這個事件發生在我兒子四歲的時候。

當我們走進一家藥房的後面通道時,亞倫走在我的前面,但是在他走到一個他以為是藥房店門的地方,在一眨眼的時間內,他突然地就頭朝下地滾到那個他以為是藥房店門但其實是黑暗的地下室的地方,他這樣突然地跌入那個地下室,我根本沒有機會抓住他。在那個時候,我的腦袋很快地反應過來,趕緊跑下樓梯,心裡想著要打電話叫救護車,而且可能還要在救護車趕來之前,找一些夾板固定他跌斷的骨頭,但是當我急忙跑下樓梯之後,卻發現亞倫正毫髮無傷好端端地站在我面前,這是我第一次強烈地感受到在黑暗的未知中失去亞倫的感覺,不過這樣的經驗並不是最後一次…

亞倫長大後將會是個異性戀者,這對我來說一直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在他九歲的時候,有一件事同樣地發生在那個藥房,他在那裡看到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孩正要走出門去,所以就讓路給她過去,並且為她把門拉開,微笑地看這她走出門去,在小女孩走了之後,他很疑惑地轉頭問我為什麼他會這麼溫柔地對待那個小女孩,我告訴他這是他第一次對異性感到欣賞的表現。他那時的行為對我而言,是一個正開始發育的九歲男孩即將成為異性戀的一個證明。

我覺得亞倫一直不像其他大部分的男孩子一樣的活躍,他非常不熱中於運動,但是這對我來講並沒有什麼好緊張的,因為我自己年輕的時候也比較偏好知性的活動,不太熱中於運動,而且我也不是很活躍。後來我們的父子關係也逐漸地朝向所有成長中的孩子和他們的父母都必將面臨的一大考驗青春期。

青春期使得父母和孩子間出現了代溝,但是青春期又不只是由年齡間的差異所造成的,因為如果代溝是由於父母和孩子間年齡間的差異所造成的話,那麼代溝一定也會出現在父母親和他們的兩歲小孩之間。但是代溝總是出現在青春期這個人生最難忘也最經典的時期,這是我們每個人建立起我們獨特、不同於他人的身分認同的時期。

 

青春期的疏離感

在青春期之前,亞倫還能很自在地表達他自己,沒有什麼困難。但是我注意到在他1314歲的時候,他好像開始從我之間的關係抽身,他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沒有什麼朋友來找他,他自己好像也沒有幾個同年紀的朋友可以聊天,他好像是藉由冷漠來表達他的青少年反叛期。

當我看到亞倫小時候可愛的個性逐漸地消失時,我知道他不太對勁。看著他變得越來越孤僻,可是我不知道要如何去打破我們之間的隔閡,我試圖為他這些不尋常的問題尋找各種可能的解釋,極力地想要去了解他到底是哪裡不對勁,我甚至還猜想他這種凡事漠不關心的態度很可能是因為他染上毒癮的關係。有一次我發現他一個人獨自在房間裡用奇異筆在鏡子上寫字,我那時深信他一定是嗑錯了藥。所以我把他送進了青少年中心讓他接受了一大堆的藥物測試,測試的結果是他並沒有染上任何毒癮,可是同志身分是無法經過血液測試而得知的…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失落的愛

加州.洛杉磯現年54歲的商業顧問布蘭達.弗瑞博,當她在六年前一知道她26歲的兒子布列特感染到愛滋病的時候,她難過地馬上跑去喝酒,想要藉著喝酒來忘記這件痛苦的事,她說:「我在家裡走來走去,為我們大家都感到很難過。」一年後,當她的另外一個當年22歲的兒子邁克也告訴她同樣的消息時,她決定要在他們有生之年好好地享受與他們在一起的寶貴時光,她說:「那種感覺就像是,有個聲音在心裡告訴我說:『如果你不停止這一切自怨自憐的行為的話,你將會失去你現有的東西。』」

1991年的某一天,布蘭達突然覺得想要去看看住在舊金山的兒子布列特。那天他們共度了一個美好的下午,當晚布列特就在他睡眠中死去。現在邁克搬回家和她同住,布蘭達說:「我們的生活似乎因為失去了布列特而封閉起來,但是他的死卻也同時為我們重新開啟了其他的門。」「我希望父母們能夠了解到他們因為排斥自己有同志身分或者愛滋病的孩子而喪失了多少的親子之愛。」  

芭芭拉.耐文斯,紅書,19935月。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後來,當亞倫要17歲的時候,他向我介紹了他多年來的第一個新朋友,他這個新朋友看起來很明顯地就是個同志,所以我馬上警告亞倫說我不太喜歡他的朋友,他說他其實和那個朋友也並不太熟,所以我也就不再去管這件事。不久之後,亞倫開始節食減肥,接著他開始帶其他的同志朋友回家。當我問他這些朋友的事的時候,他說他知道他的這些朋友們是同志,但是他為別人只因為他們是同志就批評欺負他們感到很難過。這件事即刻引起我心中很多各種紛亂的情緒。

我當時感到很害怕,我知道17歲男孩有著強烈的身體慾望,所以我在猜想這些同志男孩會不會是在利用亞倫這個充滿慾望的17歲男孩對性的好奇,趁機佔他的便宜,我認為這些男生很可能對我兒子施了什麼小惠,幫他做功課或是什麼的,因為我發現亞倫的功課在那段期間進步了。但是我最擔心的還是亞倫會不會是這些男生的性玩偶。

一年半之後,亞倫向我介紹了他的第一個同志朋友,他那時正在為攜帶他的那位男同志舞伴參加高中畢業舞會的合法權力的一場官司中,坐在證人台上。當亞倫在為這場官司做證言的時候,我坐在法庭當中感到十分意外。亞倫在青春期所缺少的那些特質,現在似乎重新湧現到我的眼前。他那時正在蛻變成一個真正的男人,他正在為他的信念挺身而出,我坐在法庭的後面看著亞倫,我感到非常的驕傲,他並不是任何人的玩偶,那是自從他小時後以來,我生平第一次能夠以做父親的身分十分驕傲地說:「那個人是我的兒子,是我的兒子耶。」

當然,在那個時候我並不是因為他是個同志而感到驕傲,而是因為他有能力能夠為他所相信的事情挺身而出感到驕傲。

 

別再分析你的同志孩子,試著接受他們吧!

像我們這種從小就被教導所有的性(即使是正常的性)都是可恥的父母,怎樣能夠去了解同志孩子們所經歷的一切呢?一個不錯的開始,可能是去了解你的同志孩子對性所感受到的吸引力,其實和你所感受到的一樣強烈。如果你把你在青春期的時候對性所感到的不安和羞恥感乘上一千倍的話,那你大概就能清楚地想像這些同志孩子們對他們性取向的感受了。

你得停止對你同志孩子性取向的醫學式分析,這聽起來可能很糟,但是你得把你對同志孩子的想法消毒過一遍,把他們和你對同性戀行為的偏見區分開來。在你發現你的孩子是同志之前,同性戀對你來講可能一直都不是你所關心的,而他們最好也一直都留在那個與你毫不相關的地方。沒錯,作為同志對一個孩子的成長來說絕對會非常地辛苦,但這事實上也是他們自己人生的一大挑戰。在他們成長過程中要去面對和承認自己是個同志,對他們來說很困難,但是希望他們也能夠了解,要你去面對和承認自己的孩子是同志,這更是難上了一千倍。

不過這並不表示你少愛他們一點,你得要愛他們就像你愛其他人一樣,對他們同樣有著各種你所能付出的情感,如果他們傾向愛一個和他們同樣性別的人,那最少你能做的就是為他還能去愛而感到欣慰。

 

知道你的孩子是同志  

當你的孩子某一天突然告訴你他/她是個同志的時候,怎麼做都無法讓你事先有個適當的心理準備,你完全沒有辦法接受你的孩子竟然會是個同性戀這個事實,也沒有任何的建議能夠讓你隱忍住知道這件事之後的反應…

首先,你會經歷一段否認期,你會告訴你自己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也不可能是真的,你很可能會趕緊跑去翻日曆,希望會發現這天是41號愚人節,這一切只是你異性戀孩子一場殘忍的惡作劇罷了。可是最殘忍的事實可能是這一切並不只是一場惡作劇而已,欺騙自己是無法改變事實的,這是你得開始去面對的。

你要記住不管你的孩子告不告訴你,他們都還一樣是同志。但是如果他們將自己的同志身分告訴你的話,那是一種善意和純真的表現。這對你而言可能是一場大災難,但卻是他們人生過程中的一個大蛻變。你無法立刻讓你自己了解這一切,但是你卻可以從接受你的孩子長久以來一直和他們的同志身分掙扎,到現在逐漸能面對處理,甚至還願意和你分享這點開始做起。期望你一開始就滿懷熱情地接受他們的同志身分是不合理的,但是至少你要能表現得理性平靜。

當你的孩子告訴你他們是同志的時候,你和你的孩子都同時在接受這一個重大的事實的考驗,你這時的反應是無法預期的,最糟的情況是當父母親知道他們的孩子是同志後,排斥他們或與他們斷絕親子關係。這種反應完全沒有對未來的情況做任何的考量。當你的孩子告訴你他們是同志的時候,你感到茫然不知所措這是很自然的,但是這時你基本上只有兩個選擇可以來回應他們:你可以把他們當成其他不相干的同性戀,或是把他們當作你一直以來都很疼愛關心的孩子。當然,在你的孩子告訴你他是同志的這個時刻,你會覺得你好像完全不認識這個孩子,但是在這一刻最重要的是你的心裡要記得,這個人和你一向疼愛關心的孩子是同一個人,你的孩子也會期待能在你的臉上看到你和以前一樣疼愛他的那種表情,任何負面或是暴力的反應只會使情況變得更糟。

當你的孩子做對了或做錯了什麼事的時候,你做父母的直覺告訴你要獎勵或是處罰他們,但是這種賞罰方式在這裡是行不通的。雖然你可能認為同性戀是不對的,但是你的孩子在誠實地告訴你他們是同志這方面並沒有做錯。在你的孩子誠實的告訴你他們是同志之後懲罰他們,並不會因此就改變他們的性取向,把他變回異性戀。

 

去欣賞你的孩子的誠實

為了要向你表明他們的同志身分,你的孩子得要對自己有和你有著很大的信心才行。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場很重大的賭博,因為他們完全無法預料你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但重要的是他們仍然決定要告訴你。你可能不希望他們告訴你或是認為他們這麼做是想要傷害你,但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是你的孩子只是誠實地對你表達他們真正的自己,而且他們這麼做是冒著很大的風險的。

同志青少年/女對他們父母現身,在不同的情節下會有不同的混亂狀況發生。有些孩子選擇以惡意的方式向他們父母宣告自己的同志身分,這些惡意的現身方式,很可能會出現在孩子和父母發生爭執的時候。被迫去面對自己孩子的同志身分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要在爭執中去意識到這一點卻是極端困難的。即使你的同志孩子用一種很溫和的態度對你現身,你仍然會覺得受到了很大的打擊,何況是在彼此充滿敵意的情況下,情緒上的糾葛會更加地複雜,使得事情更難以處理。是的,你的孩子用這種惡意的態度來對你表明他的同志身分,對你來說是很不公平的;沒錯,你的孩子在跟你玩把戲,而且還對你使出了這一張致命的王牌。你不想和他玩把戲,但是你已經被扯入其中,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那麼就別再和你的孩子玩把戲了吧!因為你是絕對不會贏的,也別再企圖繼續和你的孩子對話,因為你這時的反應,絕對只會使你們再度落到衝突對立的情況當中。在這個時候,你一定會覺得自己被逼到了死角無路可退,或是感到很憤怒;然而,你唯一的對應方式就是什麼話都不要說,先默默地接受這一切,並且離開一陣子。(然後你可以到離你最近的「同志的父母與朋友協會」的分會,去找找看有沒有什麼人可以和你談一談,給你一些經驗和建議。)

相反的,如果你的孩子是以溫和的態度來向你現身的話,這代表你的孩子正在表現他對你的尊重。他們這麼做是一種誠實的態度,而這不也是你一直努力在灌輸和教導他們應有的態度嗎?他們這麼做是希望你們能夠接受他們是同志這一個事實。總之,在這個時候,你的孩子是基於信任而願意把他們心中最大的祕密告訴你,如果你也能尊重他們對你的信任,這對他們來講才是公平的,才符合你多年來對他們的教導。

如何去回應你的同志孩子們是沒有一定的方法的,即使是有,可能也不會有很多父母真正願意去學習。想要在短短的一個章節中,去涵蓋所有父母面對同志孩子們現身的「準則」,說明如何「正確地」回應他們,這是不可能的。一個絕對可行的方法就是不帶任何仇恨地去聆聽你的孩子,而回應你孩子的同志身分最好的方式,就得要去仰賴你對他們的愛了。

亞倫18歲的時候,把我拉到一旁,並且用一種很嚴肅的口吻讓我對他所要說的話有個心理準備。我知道他當時要跟我說一些很重要的事,但是我絕對沒有料到我會聽到那些話。每當遇到問題時,我總是用我的理智來處理,或者是讓上帝來指引我。當亞倫告訴我他是個同志時,我的反應方式可能是我平時處理問題時所抱持的這兩種態度的結合。我當時哭了,但是那是我當下誠實自發的反應,那使我回想起亞倫面對我時所採取的同樣的誠實態度。

從那時候開始,我克服了剛知道他同志身分時的那份不安與震驚,而且也發現這個多了同志身分的亞倫,其實就和我向來所關愛的兒子沒什麼兩樣。也因此,我可以帶著亞倫出上餐館吃飯,並且回應他的同志身分說道:「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會和一個同志一起在餐廳裡吃飯,還親口告訴他我愛他。」

也試著去對你的同志孩子們這麼做吧!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