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專題】

「性」福鑑定團 校園開講

 
  黃筱珮/專題報導   2004.02.09 中國時報 

現代青少年性觀念開放,性知識卻不足,光靠學校教育可能太吃力。一群婦產科、家醫科的醫師特別投入校園性教育的工作,尤其是深入性行為比例已不低的高中職校園。醫師們最大的感觸是:「學生的問題都很麻辣」,甚至直問未婚老師是否會少「爽」好幾年?」真的很需要正確的性知識。 

不過,不少老師也缺乏性知識,更讓醫師擔心,如此教出來的小孩,觀念也錯誤。 

醫師最大的希望是下一代對兩性關係有更正確的認識,也不必再偷偷摸索性知識,一切可以在課堂上得到答案。 

性教育協會理事長、國泰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鄭丞傑表示,有一群熱心的婦產科醫師、家醫科醫師,投入校園性教育,曾接受訓練的約四、五百人,常走入校園的約一百人左右。他們的足跡遍及台灣本島及澎湖等地,多半是利用學校週會、班會或健康與體育等課堂的時間,對學生上課。 

鄭丞傑說,這十年來,校園性觀念愈趨開放。他記得十年前,都是一些衛生棉公司派小姐到校園送贈品,然後男學生不能聽,只有女同學可以問一些問題,重點都集中在「月經護理」,還有學生會問衛生棉怎麼用? 

如今,到校園對學生性教育,面對的學生「已非等閒之輩」。鄭丞傑說,「忘了吃避孕藥怎麼辦?」「女生可不可能假裝高潮?」「不小心懷孕了怎麼辦?」都是常見的問題,而且都大方舉手發問。 

嘉義的婦產科開業醫師、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理事許文德經常在雲林、台南一帶校園進行性教育,他覺得最奇特的現象是「功課差的學生,性知識比成績好的來得強!」原因是功課差的學生早交男友、一般來說,性行為也發生得早,不慎懷孕時常跟同儕打聽解決辦法,例如吃RU486等,反而是成績好的學生,比較不會處理這種問題,上醫院時通常肚子都已經很大,來不及墮胎。但有些老師的性知識也不足,更令人擔心。鄭丞傑就曾接獲一位老師因為曾在讀小學六年級時被男生摸過下體,擔心自己因此得了性病、甚至是愛滋病,「陰影」在心中持續數十年,也不敢結婚、有性行為,如今已是四、五十歲的中年人。 

鄭丞傑還曾經收治一位國中女老師,五十歲,因為子宮長瘤出血,已經跑遍大台北地區的醫院,最後來到國泰醫院。該老師只是自怨自艾:「為什麼我一輩子都沒有『亂來』,還會得這種病?」她很擔心開刀之後,就破壞處女之身,也擔心醫生在檢查過程中看到她的私處。 

鄭丞傑感慨的說,「這些老師的性觀念都已經那麼淒慘了,怎麼教育下一代?」他很擔心,這些老師傳達錯誤的觀念給小孩,將會讓「悲劇」延續下去。 

許文德也很感慨,有的老師太過保守,每每他在台上播放幻燈片,出現「性器官」時,就有老師紛走避,這樣的舉動不太對;而性教育雖非考試科目,但校園應更重視才對。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