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專題】

認識身體是性教育的基礎,不然護理課是用來作什麼的︰

自畫私處性教育 北一女護理作業惹爭議 XI

 

何春蕤︰認識自我身體是身體自主的第一步

***********

新聞︰

自畫私處性教育 北一女護理作業惹爭議

意見︰

北一女學生︰課程實用,不用大驚小怪

婦科醫生︰正確性教育,值得讚揚

性平會:自畫「妹妹」值得鼓勵

其他人︰羨慕北一女的學生有這麼好的老師

台北市教育局︰動機良善 作法不妥

北一女校友︰正軌性教育 反成媒體祭品

北一女的決定︰ 校方決讓老師維持教法

僑民意見︰性教育課 獨漏了民主

人本︰涉及隱私,該怎麼教?

陳昭姿︰在害羞以外--醫學生互相檢查身體

 

 

在害羞以外--醫學生互相檢查身體

☉陳昭姿 liberty times20031211
 

 醫學相關院系的學生,對於人體的奧妙,在就學過程中除了講課之外,已經開始出現新的學習模式─互相從同學們的身體彼此了解。近日媒體報導,康寧護校的學生會在某一堂課裸裎相見,互相做胸部檢查。同學們起初不適應,後來覺得有趣,也感到學習效果不錯。在此之前,也有北一女的老師要求學生回家認識自己的生殖部位,並且畫圖記錄。這些做法與想法,第一次對社會釋出訊息時,會有一些衛道人士提出批判,但是力道很輕,隨即就會被一些支持的聲音掩蓋。

  這項大概會越來越得到鼓勵與支持的作風,其實偶爾會引發一些人意想不到的事件。我從一九九六年開始,以病人之身向衛生署呼籲讓代理孕母解禁,希望幫助一些子宮有病變以致不能親自懷孕的女性,對於多數人在一生當中極可能會期待或享受的愛情、婚姻與為人父母,可以有機會去追求、面對與選擇。這幾年來,有太多的病友,以及當事人的姊妹、母親曾經寫信、打電話或是親自到辦公室來找我訴苦。

  有一天上午,我接到一通來自中部的電話,那是一位母親為她正在讀醫科五年級的女兒所打的。她問我可不可以親自來找我談話,我立刻答應了。當天下午,一位滿臉憂心的母親走進了我的辦公室,一句話還沒說,兩行淚先滑了下來。原來,她的女兒不想讀書,打算辦休學。五年級的功課變重了,壓力也增加了,但是最重要的原因是,有一門課叫做「理學檢查」,課中,同學們將被要求互相檢查身體。她害怕自己維護了多年的身體秘密,從此在同學面前一覽無遺。她的經期一直沒有出現,雖然不知道確實原因,但是深深懷疑自己與我得了一樣的病。與母親談過之後,不一會兒她便從學校將女兒帶到我面前,希望我與她的女兒直接對話。那是一個清秀略帶憂鬱的女孩,我問她,有喜歡的男孩嗎?她點點頭。我又問她,兩人有交往嗎?她搖搖頭。我繼續問她,這和身體狀況有關係嗎?她又點點頭。為了幫助她了解實際身體狀況,又為了不讓她的病歷出現在自己服務的醫院,我於是向一位開業婦產科醫師求救,拜託這位醫師學長盡力幫助醫學生學妹,也設法維護她的隱私。

  連續幾天,看到高中女生被要求觀察自己的身體私處,以及護理學生藉著互相檢查身體來學習的報導,不禁想到那個現在已經在某大醫學中心擔任住院醫師的女孩,希望她以及所有同命的女人,一路走過,堅強無懼。(作者陳昭姿╱和信醫院藥劑科主任) 


另類護理課 互摸生殖器

記者陳子鈺/台北報導

     如果你知道有人上課是觸摸同學的生殖器官,那麼畫下自己的生殖器官,聽起來似乎不怎麼駭人了。康寧護專護理科的學生在上「身體評估」這門課時,同學們就會兩人為一組,相互觸碰對方身體;當然,乳房及生殖器官也包括在內。

     北一女中護理老師出作業,請學生畫下自己的生殖器官,引起輿論嘩然;不過對護理科的學生而言,根本是見怪不怪。康寧護專護理科就有一門課「身體評估」,經常需要觸碰同學身體,甚至生殖器官。授課教師嚴惠宇表示,這門課就是教這些未來要成為護理人員的學生,了解身體,因此除了上課的講述外,還會進行實際操作,也就是請同學兩人為一組,相互練習,觸模對方身體,以更進一步了解身體。

    嚴惠宇表示,像要實際做乳房的技術檢查時,就會請同學到實驗室去,拉起窗帘,脫掉上衣,相互觸摸。她指出,因同學未來要成為護理人員,知道技術檢查的重要性,且在嚴肅教學環境情境下,同學都很能接受這樣的事。嚴惠宇也強調,少部分同學身體上有疾病或是真的不能接受的,當然就不會強求。

     除了上半身與同學袒裎相對之外,下半身當然也免不了。不過嚴惠宇指出,在初階的「身體評估」課程中,面對生殖器官多半是看看影帶、模型,有的老師可能會要求學生「互看」,但占少數;在進階的「身體評估」課程中,就會請同學相互觸摸。她表示,進階的「身體評估」是研究所的課程,學生的身心方面都很成熟,而且不少還是有經驗的護理人員。 

【2003/12/07 聯合晚報】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