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專題】

認識身體是性教育的基礎,不然護理課是用來作什麼的︰

自畫私處性教育 北一女護理作業惹爭議 VI

 

何春蕤︰認識自我身體是身體自主的第一步

***********

新聞︰

自畫私處性教育 北一女護理作業惹爭議

意見︰

北一女學生︰課程實用,不用大驚小怪

婦科醫生︰正確性教育,值得讚揚

性平會:自畫「妹妹」值得鼓勵

其他人︰羨慕北一女的學生有這麼好的老師

台北市教育局︰動機良善 作法不妥

北一女校友︰正軌性教育 反成媒體祭品

北一女的決定︰ 校方決讓老師維持教法

僑民意見︰性教育課 獨漏了民主

人本︰涉及隱私,該怎麼教?

陳昭姿︰在害羞以外--醫學生互相檢查身體

自畫「妹妹」爭議 性平會:值得鼓勵

台灣立報2003.12.04

【記者陳怡君台北報導】

北一女自畫「妹妹」風波掀起不同的回響,性別平等教育協會表示,或許護理老師的教學法有討論的空間,但是王老師認真跨出框框,勇於嘗試不同的性教育教學,則是非常值得肯定。

性平會秘書長賴友梅表示,許多教育工作者常常埋怨,她們不會教性教育也不知道怎麼教,有老師主動設計這個活動立意很好,但如果只有交作業、評分這樣制式的做法,沒有進一步延伸討論,就很可惜。賴友梅舉例說,當學生們完成自畫後,可能會有人覺得自己的「妹妹」長得很奇怪,有人可能會發現自己尿道口和陰道口長得比較近,這時候老師就可以在教室現場引導學生思考,其實每個人都不同,大家的長相都不一樣。

賴友梅強調,事件中值得探討的部分,反而是學生與學生家長對於這項作業的恐慌,為什麼她們會對觀察自己的身體這麼尷尬呢?學生又為什麼對自己身體如此疏離?背後代表的是社會對女人的性與身體的害怕,以及性別刻板印象的影響,加上長期以來校園中對於女人的身體只有擺在檯面下偷偷的討論,因此光明正大的觀看自己,反而讓不習慣的學生感到害怕與無所適從。

其實在性平會出版的新書《性要怎麼教——性教育教師自學手冊》當中,就有一章是「看/畫自己」,提倡以一個比較自在的方式了解自己。鼓勵讀者在鏡子前好好端看自己的身體,仔細看自己的性器官,如果願意,將她/他畫下來,最後問自己喜不喜歡她/他,喜歡哪些部位?又討厭哪些部位?藉著這個練習,可以思索自己和身體的關係,並且看見美貌迷思在不同性別中的運作。

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則認為,以自畫性器官當做性教育的一環,可以讓學生面對、認識自己的身體,不過畫出來的成品牽涉到個人的隱私權,要不要交給老師大家可以再慎重考慮,而如果老師和學生不同性別,就不能要求學生將自畫當成作業。

端鏡自照下體、了解自己的私密部分,是許多女性成長團體的入門課程,從看見自己到認同自己,建立學員對身體正面的態度,並培力(empower)女性的自尊自信。這回北一女護理老師引發性教育如何教的議題,剛好可以讓社會大眾思考性教育的重要性並投注人力,整合相關教學的資源。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