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 每4人養1老人 台灣老化程度遽增  
  十年後 每4人養1老人 台灣老化程度遽增

王淑美/台北報導   2003.12.29 中國時報 

台灣正快速進入老年化社會,截至今年十一月底,國內老年人口依賴比首度突破十三%,年老化指數飆至四六%,老化程度再創新高,老化速度也超過全球各主要國家。經建會估計,依此發展趨勢,十年後台灣的老年人將超過幼年人口數,平均每四名工作人口就得養一名老人,年輕人除了養自己還得撫養龐大老年人口,負擔十分沉重。 

台灣的老化指數(四六%)相較於其他先進國家,並不算太高,例如義大利為一二九.六%,日本為一二五%,德國為一○六.六%,法國為八五.七%;不過這十年來台灣老化的速度實在太快,十年前台灣老化指數只有廿六.四%,如今已增加至四六%,英國的老化指數十年前為五七.五%,十年後約五八.四%。相形之下,台灣人口老化速度和發展趨勢已到了必須嚴肅重視的地步。 

主計處指出,年老化指數是以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口數除以十四歲以下幼年人口數,表現人口老化程度。民國七十年時,台灣年老化指數僅十四%,社會中的小孩與老人的比例是七比一;到了今年十一月底,台灣每兩個小孩就有一個老人,年老化指數達四六%,比去年增加二.二個百分點,增幅創歷史新高。十年後台灣社會中老年人數將超過小孩,廿年後平均每二.七名工作人口就得扶養一位老年人。 

台灣老年人口依賴比,也就是老年人口相對十五至六十四歲工作年齡人口比例,十一月首度突破十三%,平均每七.六名青壯年扶養一位老人。若考量國內青年多數仍在就學,老年人口對廿四歲以上工作人口比率即提高至十六%。 

國內出生率日益下降與壽命延長,是人口老化的主因。國內十四歲以下的幼年人口在過去十年間減少逾百萬人,六十五歲以上則增加八十萬人。今年一至十一月,登記的新生兒總數僅廿萬人,比起去年同期遽減近二萬人,平均每個月出生人數不到二萬人,粗出生率只有千分之九.九。由於生育率降低,國內五歲以下的稚齡兒童人數較十年前減少二成,跟民國七十年相比,每年新生兒人數則減少了一半以上。 

當前內政部與經建會都苦思如何提高生育率,經建會建議,除個別家庭外,全體國民亦需負擔相當的義務,視嬰幼兒為未來國家之資產,使養育責任社會化,並使退休年金的領取年齡逐步延後,以促進中高齡人力之運用。 


台灣社會高齡化老人奉養老人 辛酸多過福壽

林倖妃/專題報導  2003.12.29 中國時報 

國內老人福利制度不健全,家有九五高壽老父的阿昌直言,福壽雙全的背後,隱藏的是子孫為成就孝順的辛酸。六十多歲的劉太太長年照顧中風的先生,婆婆又失智,交相煎熬。學者研究顯示,這一代老人多不願進入安養體系,老年子女奉養高齡父母已成台灣社會新現象。 

從事營造業的阿昌在家中排行老七,為台灣典型多子多孫的家庭,九個兄弟姊妹大小相差近三十歲。母親過世不久,在離島擔任高中校長的父親退休,由阿昌接到台灣撫養,成為唯一承歡膝下的兒子。 

阿昌說,父親和他住久了,習慣了熟悉的環境和生活,堅持和他同住。但後來他的妻子騎車遭搶,導致手臂骨頭斷裂,他一人要到醫院照顧太太,還要張羅老父,深恐父親獨自在家發生意外,日日過得戰戰兢兢。 

心力交瘁的阿昌不得不和兄弟協商,而當時已八十歲的老爸爸只好展開「流浪」生涯,從台北到高雄,每三個月拎著包包換一家,輪流依靠分散各地的子孫,成為另類流浪者。 

隨著日子過去,阿昌大哥的子女長大成人散居美國、大陸,家中只剩已退休的大哥和因糖尿病致眼盲的老妻。老父到訪時,大哥要照顧太太,還要為老父煮飯、洗衣,一個老人背負兩個老人,令人不忍卻無奈。兄弟們再度研商,三年前忍痛將九十二歲的老父送往設備最好的安養院,每月費用超過五萬元。 

阿昌說,兄弟們每月各自出資,但大哥已是面臨風燭殘年的老人,自己生活都有困難,何況要勒緊褲袋分攤費用。一群兄弟若非健康欠佳、就是尚在為家庭打拚,各有各的壓力。他更擔心,萬一兄弟相繼比老父先走一步,由誰奉養父親? 

沒有多子多孫和妯娌分擔照顧工作的劉太太,先生中風長達廿年,由她一肩挑起照顧責任。原本健康無虞,九十高齡的婆婆不慎摔跤,同時出現失智傾向,現年六十六歲的劉太太靠著列冊低收入戶的政府微薄補助,無怨無悔地扛起重擔。弘道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發現該案例後提供協助,但也感嘆「老人背老人」,還能背多久。 

一名九十三歲的老媽媽因中風臥床,被子孫送到安養院,四個子女漸漸不見人影。多年來,子女看到母親雖病情沒有明顯起色,卻仍健在,竟認定媽媽是包袱,令踏遍國內各養護機構和安養院的弘道執行長郭東曜感嘆萬分。 

百善孝為先,中國人講求孝順,阿昌卻說,雙親健在、相互扶持,兒女才有福。若其中一方過世、另方又長壽,在福壽雙全的背後,可能是子女深沉的痛苦。以他家為例,父親退休後,卅多年來將近三千萬元的開銷、照顧時間和耗費精神,兄弟姊妹間也常因為「孝順」兩字時起爭端。 

台灣大學衛生政策與管理研究所所長吳淑瓊研究顯示,這一代老人面臨老化、失能失智,多冀望下一代照護,而不願進入安養體系,因此隨著高齡化趨勢,自然出現老年子女奉養雙親的現象。 

弘道北部服務中心簡佩芳指出,現今老人長壽相當普遍,加上國內少子化趨勢,目前是八人撫養一名老人,到民國一百一十年,不到五人養一人,老人養老人情況勢必更形惡化,對世代造成強烈衝擊。 


老盟:推動國民年金制 迫切

林倖妃/台北報導  2003.12.29 中國時報 

台灣邁向高齡化社會,出現老人子女奉養老人長輩現象,老人福利推動聯盟認為,政府當務之急應儘速建立國民年金制度,讓老人經濟有保障,也減輕子女的照顧壓力。 

老人社會大學副校長袁凌雲表示,隨著醫療進步,該校愈來愈多學生是八、九十歲高齡的老學生,子女也多是六十多歲退休年齡。尤其老一輩的人多早婚,自己身為阿公、阿嬤,但上有高壽父母的情況相當普遍。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執行長郭東曜走訪安養機構後感嘆說,一個八十三歲的老人被兒子送到安養之家,當老父生病、身體日益虛弱,安養院緊急通知兒子送醫,兒子竟然淡淡回應:「父親已八十三歲,不用了」。 

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理事長簡錦綠分析,台灣已步入高齡化社會,對老人、長壽老人而言,最重要的是經濟安全保障。 

簡錦綠說,政府雖然推出各種相關津貼,但老人福利津貼設有排富條款門檻太嚴,真正符合資格者不到老年人口的一半,大部分老人還是沒有保障,對國民年金制度需求更為迫切。 

簡錦綠說,唯有國民年金制度才能保障老人經濟來源。制度尚未落實前,為免利率不斷下降,嚴重衝擊靠老本生活的老人經濟安全,政府應給予老人九%優惠利率的兩百萬元定期存款,讓他們心安。 


退休潮 引爆歐洲社會危機

王淑美/專題報導   2003.12.29 中國時報 

全球富裕國家最近都遭到恐怖攻擊,不是真正的炸彈客,而是戰後嬰兒潮屆齡退休,老年炸彈爆發。法國、奧地利、德國、義大利各國政府為了修補退休基金破洞,規定延後退休、減少給付,卻引來大罷工潮,經濟受創慘重。 

十月底義大利三大工會發起一百五十萬人的示威,全國各地超過一百場示威遊行,火車、鐵路、工廠和學校都受影響,醫院也只剩急診人力,勞工們一同對於延後退休表示憤怒。目前義大利勞工只要工作卅五年、年滿五十七歲就能退休,未來將改為工作四十年,男人年滿六十五歲、女人年滿六十歲才能退休。義大利政府表示,這一切都是為了改善退休基金的赤字問題,因為退休基金入不敷出,財務黑洞已經達年度國內生產毛額(GDP)的十五%。 

法國今年六、七月間掀起全國性大罷工,主因就是總理席哈克宣布,二○○八年起,法國勞工領取退休金的工作年限,需從目前的卅七年半延長為四十年,未來並可能隨著平均壽命增加,延長工作年限。法國大罷工造成各地鐵路和民航交通嚴重受阻,連老師也加入罷工行列。雖然反對聲浪浩大,法國最終仍通過了退休金法案修正,因為退休基金財政缺口太大,而法國政府財政早已不堪負荷。 

以完善社會福利聞名的德國也在痛苦中踏出改革第一步。上月四十七名德國國會議員連署,提議嬰兒一出生就有投票權,因為他們不滿政治人物對人數不斷膨脹的退休選民有求必應,相對忽略兒童的福利。而且未來十年內,戰後嬰兒潮世代將陸續退休,退休金、醫療保健與其他福利支出恐將失控,不斷萎縮的勞動人口及其後代將承受更沈重的負擔。 

德國國會最近通過總理施洛德的改革計畫,明年將凍結退休金給付水準,不再提高,而且領退休金者的仍需付全額看護保險費將,同時還將縮減失業津貼,提高香菸稅,以支應財政。 

戰後嬰兒潮屆齡退休,使得積弊已久的歐洲退休金制度瀕臨破產。以義大利為例,該國生育率全球最低,也是全球老化指數最高的國家,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是十四歲以下幼年人的一.三倍。但大多數義大利人不到六十歲就退休,也使退休基金財務更加難以支撐。 

退休金問題之所以隨著人口結構高齡化惡化,是因為多數國家採取「隨收隨付」制度,從年輕工作人口的薪資中,直接提撥一定比例,付給老年人退休金。當年輕人多、老年人少時不成問題,但是當老年人成為多數時,每名工作人員賺的錢只能留一半養活自己和家人,剩下一半都被抽稅來支付上一代的退休金。 經濟發展合作組織(OECD)指出,目前的退休金制度是二次大戰後設計的。但是過去卅年間,富裕國家的平均壽命都延長了一、二十歲,大多數人退休後,都還可再活十五至卅年。如果領的是月退俸,那負擔就更可觀。 

OECD認為,現代人壽命長,延後退休是有道理的。政府不應鼓勵早退,應把退休後月退俸與當前收入的差距拉大,而且過了六十歲後,每多作一年、可領退休金級數累進越多,以鼓勵勞工多在職位上貢獻幾年,舒緩人口老化的巨大衝擊。 


讓人敢生孩子 才是好政府

林淑玲/特稿   2003.12.29 中國時報 

台灣人口老化速度令人憂心,問題在於很多年輕人不想生孩子。「生孩子的意願」其實可以看做一項綜合指標,哪個政黨能讓台灣的年輕夫妻不再害怕生孩子,就可以OK了。 

年輕人考慮要不要生小孩的因素很多,首先要看工作是不是穩定、收入是否足夠養孩子,最好能有自己的房子,讓小娃娃不必跟著父母看房東的臉色過日子,經常東搬西搬。除此之外,雙薪家庭還要評估小孩有沒有人帶、保母費用高不高,幼稚園、安親班品質好不好。像現在很多一支蠟燭兩頭燒的上班族,還要考慮有沒有人幫忙分攤家務,過品質比較好一點的生活。 

上面這些是家庭的內部問題,還有更多不想生孩子的白領「頂客族」家庭想得更遠。從教改問題一籮筐、社會太亂、政治不安定、政府財政赤字,乃至兩岸關係充滿不確定性,都成了一些高學歷「頂客族」寧願繼續過兩人世界的理由。 

朝野每逢大選端出的社會福利牛肉,從陳水扁總統過去所提的「三三三」、「五五五」專案,乃至更早之前國民黨執政時推動的幼教向下延伸政策等,琳瑯滿目;但這麼多年過去,小孩的養育、照顧問題依舊是一般年輕夫妻最大的困擾,很多人不是不生,根本是不敢生或是生不起! 

再加上近幾年就業市場的高度不確定性,一般傳統產業頻傳裁員、減薪,什麼時候會換工作,或下一個工作在哪裡,都不知道。高科技業雖有優厚待遇,卻普遍過勞,以及不知道什麼時候要被派到大陸工作。兩岸關係陷入僵局,大陸教育也不被台灣承認,台商、台勞被迫在海峽的中間擺盪,家裡多個小孩,總是多一分不便。 

根據官方的統計,台灣地區去年出生的廿四萬名新生兒,有高達一成是外籍媽媽所生。外籍新娘竟然成為台灣最精銳的「生產部隊」,這已經不是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國家的問題,政府一定要面對解決。 

總統選舉打到現在,藍綠候選人丟出的政見像雪片般,令人目不暇給。政客們一概將之簡化為,鼓勵生孩子,給錢就好了,總以為重賞之下必有勇敢夫婦。但「叫人生小孩」這事情真的這麼簡單嗎?絕對不是。 


鼓勵生育 延後退休

王淑美/特稿   2003.12.29 中國時報

歐洲各國飽受人口老化之苦,各國政府積極展開退休金制度改革,台灣的人口老化程度相較於德、法等國雖仍偏低,但是平均每名育齡婦女一生中只生一.三個小孩,比起已開發國家平均值的一.六人還低。低生育率使得台灣出生率續創新低,嬰兒出生人數也逐年銳減。 

為了鼓勵婦女生育,各國政府無不絞盡腦汁,例如新加坡大學學歷以上女性生育子女,六年不需繳所得稅。國內也熱切討論獎勵生育政策,但不管是直接補貼或是提供減稅優惠,都補不上養兒育女浩大的成本。 

人力資源是國家共同資產,但對女性來說,由於時間與精力有限,生育子女經常與職場生涯相衝突,工作上充滿競爭,托嬰成本昂貴,若為照顧小孩無法兼顧工作,勞保年資中斷,晚年生活更沒保障。這樣的社會環境讓女人選擇少生孩子,是相當令人遺憾的現實。 

少子化使得中高齡人口不斷增加,也使退休基金籠罩破產陰影。以國內的公教人員退休制度為例,退休後領月退俸可及八成薪,這筆錢就是由仍在崗位上工作者所提領的資金支付。當年輕人與老年人數差距縮小,這種制度勢必難以維持。 

尤其現代人越來越長壽,活到八、九十歲者比比皆是,這表示勞工退休之後還有廿、卅年漫長歲月,國內近年推動提早優惠退休,其實是反趨勢而行。勞保也是虧損累累、問題叢生,若不因應人口結構重訂費率和退休齡,難保不走上破產之路。台灣人口老化問題目前已像炸彈般,隨著時針一分一秒過去,一步步逼近引爆點。有些制度工作廿年即退休,退休時間比工作期間更長,勞工花得比存得多,當然要破產。 

從先進國家經驗看來,健全類似退休金的社會保險,光是降低給付或提高商業保險的角色是不夠的,延後退休才是正途。減少提早退休的誘因,鼓勵人們工作更久,對晚年生活更有保障,減少老化衝擊,也可進一步避免老年貧窮的困境。

 

國際邊緣 青少年解放陣線年齡歧視與年齡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