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志工制 老吾老散播愛  
  2003.10.03 中國時報 

曾德興/嘉義市(講師)

每逢重陽敬老時,政府機關團體總會舉辦一些活動,或者是對於超過百歲的「人瑞」給予頒獎,以及頒獎狀給「敬老尊賢」有功人員;無論如何,這些活動都是外在的行為,往往會流於形式化,而無法達到真正讓老人感到「受重視」、「受尊重」、「受照顧」,以及年輕人隨時隨地都會主動地關切年長者之行為。 

甚至政府的制度也應真正達到「老有所終」的境界,此「終」字不僅是讓老人有尊嚴地「壽終正(內)寢」,而且是在年老之時有個適當的歸宿之處,而不是造就出一些獨居的老人,留在家堜峈怓y浪街頭,甚至病死在家都沒立刻發覺之悲劇。 

日本電視台曾報導照顧老人的方式,其中有一種方式是由上班族群的人們就近到市政府社會局或者上網主動報名相關機構,以「志工」身分,填報服務日期、時間以及身分證字號,再由機構給予安排服務的機會,且透過連線明確記錄「志工」的服務資料,以便抵銷在外工作的「志工」就近照顧家鄉年邁多病的父母親的時間。 

所以,當他(她)在其工作場所就近照顧別人的老父、老母之時,很自然地流露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心情,當然在家鄉年邁的父母也同樣受到其他「志工」或政府雇用專業人員之照顧,替老人家擦洗身體、搥背、聊天以及餵進食物等等! 

「不為也,非不能也」,希望政府單位能正視此一良好的「志工制度」,把有意義的「愛」傳播到整個社會上每個角落。 

日本志工制度 台灣也有

2003.10.05 中國時報 
黃彩惠/彰化員林(社工)

拜讀三日曾德興先生大作,心中頗有感觸,很想與大家分享。其實,日本志工制度,並非只有在日本有,台灣也有。 

自民國八十六年起,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就於全國各地推展「志工連線計畫」及「志工交換服務」制度,亦即,在全國各地,以鄉鎮為主,運用當地志工人力就近服務厝邊老人,而志工服務的時數可累積起來,留待自己年老時使用,或交換給遠地親人使用,也就是說,你在台北當志工,可將服務時數回饋給高雄的親人,讓高雄的志工定期到家裡關懷你的親人,陪他們說話、談天。 

在台中,有位志工名叫劉春蘭,她與先生兩人退休後決定投入關懷老人工作,在基金會安排下,劉春蘭固定服務一名八十多歲的老奶奶,陪她聊天、說話,紓解老奶奶獨居的苦悶,劉春蘭有位年邁父親住在苗栗,由於劉春蘭年近六十,無法每個星期回去探視父親,卻又放心不下老父親一人獨居鄉下,因此向基金會提出「交換服務」請求,基金會接到申請後,隨即派苗栗一名也叫劉春蘭的志工前往服務,兩位劉春蘭,年紀相仿、都會說客家話,劉老先生看到苗栗的劉春蘭來服務時,高興的不得了,直說是女兒回來了,劉老先生有個「女兒」定期回來談天說地、話家常,心情開朗許多,精神也變得很好,而台中的劉春蘭也了卻一樁心願,不需時時刻刻再為獨居的老父親擔心害怕。 

弘道老人基金會的創立宗旨是盼望能「聯合眾人用愛心關懷老人」,讓所有的老人都不再孤單,晚年生活更有品質,所以,不要吝嗇你的兩小時,每週只要兩小時,就能讓厝邊的老人得到關懷,更能讓自己的父母親活得更好,也讓生活在台灣的老人,充滿關懷與愛。請加入志工行列。 

 

國際邊緣 青少年解放陣線年齡歧視與年齡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