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髮歲月 
歐巴桑的彩色人生 

 
  唐欣/中市南屯 

我是民國四十年代出生的歐巴桑。像我們這個年代出生的婦女,思想剛好卡在傳統與新潮之中;願意奉行傳統女性的基本髮型,剪得短短的頭髮,或是燙個捲捲的髮型,好洗、好整理就可以了;但似乎也滿能接受新潮的頭髮上染些色彩,讓自己看起來較年輕、亮麗。 

我從年輕時就很愛搞怪,是屬於我們那一年代的「叛逆少女」,社會時尚流行甚麼髮型,我就燙甚麼髮型、剪甚麼髮型,妹妹頭啦、赫本頭啦、米粉頭啦、法拉頭啦;還有那種吹得像半屏山的髮型,每樣都要跟得上流行。 

十幾年前,台灣才正式流行染髮;但色彩還滿保守的褐色、棕色,好像只有影視紅星才敢染上超炫的紫紅、金黃;不過,喜歡在頂上作怪的我,可不管自己的年齡、職業,一染就是超亮的「太陽紅」,讓許多人看得目瞪口呆。 

大概太愛「變髮」,無形中也學上了一些美髮技巧;除了剪髮無法DIY之外,洗、吹、染、辮我都是自己來。 

現在年紀大了,比較不會在髮型上搞怪;但可是超愛染髮的,每三個月左右就變一次髮色,基礎的長直髮,常常是五顏六色,紅、紫、金、黃、棕……,偶爾還故意挑染幾小撮金色、寶藍色;不過,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染過「綠色」的頭髮,倘若,市面上有販售這種顏色的染髮劑,說不定我也會克服異樣眼光,讓自己的髮色也「綠化」了。 


【 2003-02-18/聯合報/36版/健康 】 
 

國際邊緣 青少年解放陣線年齡歧視與年齡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