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不是社會問題

 
 

邱天助/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副教授(台北市)

每到重陽,心底總是五味雜陳。剛看過阿扁總統親手餵百歲人瑞,端湯伺食的溫馨畫面,接著就看到人口結構老化會讓國家競爭力減退、社福支出提高與財政負荷加重的新聞報導,顯現社會對老人是愛憎交織,更多的是充滿「老年歧視」的刻板印象。

在人口統計上,六十五歲以上者一直被列為不事生產、被扶養的依賴人口,有關機構也不斷提醒我們,老年人口增多將是社會未來沉重負擔,也因此老人往往被視為社會問題的來源之一。殊不知老人不一定不事生產,不事生產者也不一定是老人。老人不事生產實際上是一種制度的設計,例如強迫退休或就業的年齡設限,無關能力。

英國經濟學家穆蘭在「想像的定時炸彈」一書中,特別宣稱「老人不是社會問題」。他運用歷史分析模式剖析英國的經濟生產力與人口老化的關係,發現將老年問題化是社會福利論戰的策略運用。英國自一九八○年代起,老人問題的推銷是為了強化反社會福利主義的路線。這種老年問題化的策略,在後戰時期廣泛運用於社會政策與社會服務的爭議上。穆蘭認為人口老化的杞憂,是當代社會焦慮與不安的產物,也反映了老人被邊緣化的社會傾向,他指出將老人推擠到勞動市場和社會舞台的幽暗角落,基本上是屬於倫理和意識形態問題而非事實,但卻很容易造成「預言的自我實現」。

依據老年社會學的研究顯示,二千年後,下列老年現象會益加明顯:一、無論族群、階級、性別關係或生理、心理、社會的特質,老人的異質性將逐漸提高,因而我們無法將所有六十五歲以上的人,視為一個同質性的群體。二、未來老人將累積更多的經濟、文化和社會資本,因而更有能力照顧自己。三、當代公民權的主張與運用,改變了現代福利國家的理論基礎,在老人年金與社會保險政策上,更強調個人責任和民間機構的服務。四、科學與科技的進步,特別在生物醫學和資訊科技的發展,將對生命的「自然界限」或「預設極限」造成新的挑戰。

因此,未來我們將可發現老人的生活世界愈來愈豐富、歧異和複雜。根據推估,二○五○年全球六十五至八十四歲人口將由現在的四億增加到十三億,八十五歲以上人口從二千六百萬增至一億七千五百萬,一百歲以上人口從十三萬五千增至二百二十萬人。可見老人並非「殘餘類屬」,從前以疾病、失能、照顧、死亡為參照點所建構的老人世界,將被「老年文化」或「生活風格」所取代。換言之,除了「第四年齡」(八十五歲以上)外,生命的延長帶來的是另種可能性,而非社會問題。

依英國泰晤士週報的報導,愈來愈多年過五十的英國人自行創業,銀髮企業新秀已逐漸成為英國經濟生力軍,根據巴克萊公司最近的調查,目前銀髮企業家已占英國所有新企業主的百分之十五,比十年前提高百分之五十。日常生活進入英國超市,也隨時可見銀髮老人與十八九歲的年輕工作夥伴,共同在櫃檯服務的景象。

重陽節除辦一些應景的敬老活動外,更重要的是掙脫「老人問題」的迷思,恢復老人應有的尊嚴,才能解除社會的焦慮。

【2002/10/14 聯合報】

 

國際邊緣 青少年解放陣線年齡歧視與年齡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