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電話簿上缺席  

 
 


卡維波

一本厚厚的電話簿,好像列了無數的名字…;可是,不是每個使用電話的人都名列其上。

以住宅用的電話簿為例,有些人不願自己的名字被列在電話簿中,他(她)們是自願的缺席者。這之中包括了社會中許多比較有權力的人或比較知名的人,還有一些是怕遭到電話騷擾的人。不過,不論他們是因為什麼原因而不列名,至少他們有權力選擇不列名。

可是另外還有一些人雖然很想列名電話簿,卻被迫缺席。這主要是因為儘管一家有許多成員共用一具電話,卻只能有一個人列名,其他人即使十分希望名列電話簿,也無法可想。而通常列名電話簿、代表一家人的,往往是父母之一,是家中有權力的人,或是所謂的「一家之主」,而在電話簿中缺席的則是家庭中的權力弱勢--女人、青少年、老人。所以,看似小事的電話簿列名,也反映出家庭的權力宰制關係。

電話簿上不自願的缺席現象其實也反映了此地的家庭居住文化。例如美國的電話簿雖然也只准一人登記列名,但是裝電話的申請費用很便宜(有些州對貧戶尚有補助),一家人各有獨立號碼十分普遍,再加上子女一旦有了起碼的經濟能力,多半離家和父母分居,獨居公寓者必然自己申請電話,所以電話簿上的被迫缺席現象沒那麼嚴重。

其實如果電信局肯採取一點便民的措施,容許同一具電話之下登記的名字可以有多個,那麼,對那些希望列名但卻在電話簿中被迫缺席的弱勢電話使用者而言,會是很好的服務。

台灣還有一種電話簿的缺席現象,那就是各種商家很少在營業類的分類電話簿(俗稱黃頁)中列名。換句話說,這些商家是以私人名義而非店名申請電話的。這之中有很多因素,但都反映了本地的商業文化。

例如,有些商家不認為列名電話簿有什麼重要,它們相信顧客不會利用電話簿來上門,如果陌生的顧客使用電話來洽問生意,多半是探聽價格,而這些商家卻多希望顧客能親自上門當面討價還價。這類商家的生意很多是透過店主的人際關係和商店地緣來建立的。當然,這和發達的資本主義社會中不涉及人情(impersonal)而只問店名商譽的商業文化,很不相同。

不過,也可能有些業主或店主希望能以某一商店名稱列名於分類電話簿,但是(例如)這個招牌上的店名不一定是營業證照上登記的名稱或類別;或者,這個商家根本沒有營業證照,電話是私人名義申請的,但是仍然可以用某一店名列名電話號碼簿…。換句話說,就像報紙的分類廣告,分類電話簿的功能本來就是便利商業資訊的流通,在這些方面,如果電信局也能放寬規定,不以稅捐稽徵處的附屬單位自居,而將某些沒有消費者權益之虞的營業用商家的電話登記和列名歸為廣告性質,放開監管,這樣才會鼓勵商家以自己的店名列名電話號碼簿,使得電話簿更有效的成為商業資訊流通的管道。

如果電信局不做這些便民的措施,遲早也會有民間的機構提供這些服務。在國外,非電話公司出版的黃頁分類電話簿早有先例。青少年(或對青少年有商業或政治或其他目的之機構)也可以運用網路之類的媒介建立青少年自己的「電話簿」,讓電話簿中沒有被迫的缺席者。

其實現在所謂的「電話簿」有兩個,一個是每年更新印刷一次的傳統電話簿,另一個是電信局一零四查號台所用的電腦資料庫,也許由於後者不斷在更新資料,所以為大家所愛用,電信局或可考慮將它放上網路查詢,更加便民。但是傳統電話簿也有一目了然的優點,要是有更豐富可用的資料在內,不再有缺席的商家,那麼,傳統電話簿也會為人們所愛用的。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年齡歧視與年齡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