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老人歧視到老人運動

 
 

卡維波

日前有一場以老人為主體的遊行,各方對這場遊行的正反評價儘管立場針鋒相對,但卻對「老人」有相同的看法。

這個相同的看法就是:老人應當是在家安享天年、含飴弄孫、與世無爭、享清福…云云。根據這個看法,批評的一方指責動員老人是不道德的,另一方則強調,政策錯誤害得阿公阿婆還得上街頭。

其實雙方所根據的相同說法,也是我們社會上關於老人的一般說法,可是這個一般說法郤暗含了對老人的歧視與壓抑。因為這個說法基本上將老人定位於低能量、依賴、被動、活動性低、對外界缺乏興趣、完全閒置...等等負面形象上。

簡言之,老人或老化過程被當成逐漸和社會脫離、疏遠,不再和其他成員積極互動。由於這種視老人為過時、無能、閒置的歧視看法,常迫使老人退出有影響力的領域,進而使老人減少了社會聯繫。另一方面,老人為了維持人際關係,或討周遭人的歡心,又不得不順從及「溫和」,以贏得他人的支持或接納,久而久之,老人也自覺無能,而社會也把老人的求助當作無能或精力不濟的表現,這便進一步強化了老人的負面及消極形象。

然而,「老化」主要並不是一種生理過程,而是一種社會過程或文化過程。目前在很多方面,老人的社會化過程十分不於老人,其中一個明顯的例子是像老人的情欲生活。在一般的說法中,老人和幼兒一樣亳無性慾,如果有性慾的話,就是令人恥笑的「怪物」或「變態」。可是事實上大多數老人仍然有性慾,也渴望性生活和愛情生活,只是被歧視老人的說法所壓抑而已。

老人也常是隱形的、是個故意被我們所忽視的群體。像老兵運動就常被當作族群運動,老人年金運動就被當作社會福利運動,其實這些都是正在興起的老人運動。

在過去的老兵運動以及目前的老人年金運動中,我們看到的老人是可以透過積極活動使自己在社會和心理上保持適應的人,或者可以形成老年次文化群,進而發生作用介入社會。老人就像弱勢的性別、族群與階級一樣,可以在反歧視反壓抑的論述中,形成有自我意識的群體,重新定義自己的角色,改變別人的期望,甚至演變成是有政治作用的社會運動。

(原載於1994/7/3中國時報民意論壇)

 

國際邊緣*  青少年解放陣線年齡歧視與年齡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