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學術研究參考】


青少年心理健康狀況藍皮書

朱軍 梁燕 樓依菁

  近年來,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日益受到重視,希望進一步提高未來公民的整體素質成為大家的共識。據瞭解,美國、日本、新加坡等國都有一系列影響頗大的全國性青少年心理健康行動,國內各相關機構也有一些規模較大的社會調查。上海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積極開展青少年心理健康的研究和咨詢活動,但由於多種原因的影響,目前上海市青少年心理健康狀況整體水平仍舊不高。記者從上海市社會科學院青少年研究所瞭解到,目前有關上海市青少年心理健康的調查資料大多引用自該所2004年度的一份社會調查,它是這兩年本市這個年齡段最大型的一次調查。日前記者採訪了參與此次調查的社科院副所長孫抱弘、助理研究員包雷萍、徐浙寧等人。

   據介紹,此次調查由上海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會和上海社會科學院青少年研究所共同開展,採取問卷調查和焦點組訪談相結合的實證研究方法,研究對象分別為生活在社區和學校中的青少年。問卷調查以全市11-18周歲的青少年為總體,參照上海市2003年統計年鑒,用按比例分層隨機抽樣的方式抽出來自不同區域、不同學校的青少年作為調查對象。課題組在調查過程中對調查員進行了集中培訓,並在問卷中對注意事項做出了清楚地說明。樣本共發放1440份,成功回收1155份,回收率80.2%。 其中,男生占43.3%,女生占56.7%;在讀學生占84.9%,閑散青少年占7.5%,實習、工作等其他情況占7.7%。這一比例分佈與本市青少年人口統計資料基本保持一致。經過一段時間的匯總分析,他們將一些資料公佈於眾。

   根據這次調查,在各階段的青少年中,心理健康問題都普遍存在。這一年齡段群體中的情緒不健康現象令人擔憂,約24、7%的人存在情緒障礙的現象,21.1%存在一定的情緒問題,盡管55.2%的人情緒健康維持在正常水平,但其均值15.68%遠遠高於CES-D量表中國長模均值11.52。

   孫所長手中還有兩份上海市其他機構的調查結果,一份是來自華東師範大學心理系的調查:在16-25歲的社區青少年群體中,敵意、妄想、焦慮、強迫、軀體化、恐怖和抑鬱等幾方面的心理問題檢出率都明顯高於SCL-90中國長模,而且社區青少年在對社會的態度上明顯比普通青少年更為消極和冷漠。

  另外,幾年前上海市中小學心理輔導協會的一份調查顯示,6-11歲的兒童中,心理問題同樣不容忽視,該群體中各類行為障礙檢出率為23.2%,遠遠高於高中生的13.9%和初中生的9.1%。其中注意缺損障礙,又名兒童多動症的發生率在這一群體的各種心理問題中占第一位。

  這樣,這三份調查基本上涵蓋了上海市各個年齡段的青少年的基本情況。綜合三份調查結果,可以看出各年齡段的青少年群體中,心理健康問題都普遍存在。不過,專家也特別向本刊指出,雖然都有問題,但在不同的發展階段表現出不同的特點。如6-11歲的主要心理健康問題為兒童多動症;11-18歲為情緒障礙,而16-25歲則主要表現為社會態度順應問題。

  在去社科院之前,記者在網上搜索到了一些有關青少年心理問題的資料,譬如:抽樣調查研究結果表明:有20.23%的人有程度不同的心理健康障礙。以此推算我國約二億的大中小在校學生有各類心理健康問題的就高達三、四千萬之多;據報道,浙江省心理衛生工作者對全省城鄉不同類型學校2961名大中小學生進行心理健康狀況測查,發現占總數16.7%的學生存在嚴重的心理健康問題,其中初中生為13.67%,高中生為18.7%,而大學生高達25.39%……相比較而言,上海市社科院的此次調查結果,並沒有先前這類調查資料高。對於這個不同,包博士認為,雖然心理健康卻是越來越受社會特別是家長重視,但我們不能簡單歸類,不能把普通的或者短期的心理適應問題匆匆歸為心理不健康。社科院的此次調查用的標準化抑鬱量表CES-D。

  社科院的此次調查還顯示,青少年面臨的壓力大小與其心理健康有非常大的直接關係。這其中學習壓力位居榜首,其次,戀愛壓力、健康壓力、家人關係的壓力、人際關係的壓力等也是影響青少年心理的應激源。此次調查的結果顯示,這一年齡段的孩子大部分情緒問題都與學業緊張有關,學習壓力不僅在影響心理健康的種種應激源中穩居榜首,還表現出隨著年齡增大不斷增加的趨勢。

  據孫所長介紹,最近他們正在策劃一項大型的調查,最快可能5月份前就能鋪開,這是上海市委宣傳部的一個重要課題。據說這次調查規模比上次更大,調查對象的年齡也更加廣泛,其中心理健康調查是這次調查的一項重要內容。

  青少年心理咨詢業調查

  “希望有人能幫我,可是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究竟能找誰來幫我!”這可能是許多正遭受精神困擾的人們的困惑。剛入大學不久,小蕊聽過第一場由學校心理咨詢室提供的報告後,才知道自己可以去尋求“心理咨詢師”的幫助。心理咨詢師、心理咨詢室、心理熱線等等。

  上海市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孫抱弘副所長介紹,近年來,上海市的心理咨詢業迅速發展,大專院校、中小學、醫院、社區及民間團體等相繼開辦各種心理咨詢服務。這些機構對於保護青少年心理健康起到了重要作用。目前上海市大大小小各種心理咨詢室已經達到80多家,擁有20多條心理健康咨詢熱線。以高校為例,據上海市高校心理咨詢協會統計,截止2004年6月,全市高校心理咨詢工作者有200余人,23所本科院校中,21所開展正常的心理健康教育和心理咨詢工作,其中18所有健全的心理咨詢機構。

  可以肯定的是,由於這些心理咨詢師的存在,以及人們對於青少年心理健康的日益重視,還是有相當數量的青少年受益,從心理困惑中走了出來。另外,心理咨詢也正逐漸被更多的人群接受。

  鮑立銑是上海同濟大學心理咨詢室的咨詢師。據他介紹,同濟大學心理咨詢室目前共有六位專業心理咨詢師,陣容比前些年擴大了許多。而他們的心理咨詢室也從以前常被人們忽略到今天變得門庭若市。鮑老師初步統計了一下,上學期(2005年下半年)單他個人接待的來做心理咨詢的學生就有一百多人,平均下來每週大概有10人次左右。與以往相比,他們的工作量是越來越大了。

  鮑老師是2001年開始從事心理咨詢工作的,那時候主動來做咨詢的學生數量相當少。當時與同學們談起心理咨詢,大學生們還是心存忌諱,似乎看心理醫生就是“神經病”,會被別人說三道四。所以有學生即使來咨詢了,也會特別對老師提出要求,請求匿名。而如今,一個宿舍的全體同學、一對好朋友,大家一起來做心理咨詢的現象非常普遍。在大學校園堙A讓心理咨詢師參與自己的成長,幫助自己處理人際交往、學習、自我探索方面的煩惱是大部分學生都認可,或者認為理所應當的事情了。

  做過四五年青少年心理咨詢的徐博士也認同這種觀點,“現在都是獨生子女,孩子各方面的健康家長都比較重視,所以孩子心理出了問題,帶孩子來看心理醫生的家長還是蠻多的。”

  2005年7月18日,全國監獄系統首個省市級的心理矯治專業委員會在上海成立。而在罪犯改造中引進心理矯治手段其實在80年代末就開始了,只是最近幾年來,全國各地監獄系統都更加重視這個問題,組織專人專門培訓,希望能在勞動改造的同時,改造罪犯的心靈。華東師範大學心理學系與上海市少年管教所有一個關於“攻擊性人格矯治”的課題。

  據參與這個課題的華東師範大學心理學系教授耿文秀老師介紹,他們組織過多次團體訓練,通過心理學的途徑幹預,告訴這些心理有障礙的青少年一些解決問題的技能,從而提高這類人群的自我控制能力。

  少管所許多有攻擊行為的少年犯們從這個課題中受益。如上文提到的15歲的殺人犯,他在2004年6月開始參加華東師範大學與少管所共同開展的“攻擊性人格矯治”課題中所開展的團體訓練項目。在實施的四個月中,他參加了諸如齊眉棍、進化論、我的重要他人等項目,使他深有體會。事後,他真誠地對管教說:“通過團訓,我感到人世間有許多東西都是非常寶貴的,我以前可能沒有察覺到,老師們這樣地幫我我非常感謝。”

  當然,在心理咨詢這一塊,比起西方發達國家,我們充其量才剛剛起步,還有很大的差距。目前有關心理咨詢的這些數字並不值得稱道,有關資料顯示,美國每一百萬人口中有550名心理咨詢服務人員,一般發展中國家也達50—100名,上海每百萬人口中的心理咨詢服務人員只有10名左右,專業從事青少年咨詢的心理咨詢師則更少。而且由於各種心理咨詢的從業者多是業餘或者兼職教師,缺乏特殊的專業訓練。再加上他們往往存在自我定位不清,服務對象模糊的特點,能為青少年提供專業心理支援的部門還相當有限,故而,在今後如何結合社會資源,進一步發展相關力量,真正起到保護未成年人心理健康的作用,不僅是滬上心理咨詢機構的長期目標也是青少年思想道德建設不容忽略的組成內容。

  由於潛在巨大消費群的存在和需求,目前心理咨詢市場可謂一派火熱,考一個心理咨詢師證書,開一個心理咨詢所,成為許多人看好的職業規劃。

  作為專業出身的青少年心理咨詢師,徐浙寧博士很是感慨。她認為目前有許多開業的心理咨詢師在職業能力、基本素質與任職資格等問題上都還存在一些問題,一些業餘或者兼職從事心理咨詢的人員,更是缺乏特殊的專業訓練。此外,目前國內的心理咨詢師考試對於學員的報考資格限制不嚴,追求短、平、快的效果。據徐博士介紹,國外要考出心理咨詢師的證書,首先需要你具有醫學的學習背景,要求相當嚴格。

  今天我們該如何做家長

  “不可否認,青少年階段所出現的心理健康問題,與家庭、學校、社會等多方面的因素有關。然而,國外心理學界還有這樣一種說法:青少年的問題十有八九不是青少年本身的問題,更多的是家庭的問題,或者家長的問題。”談到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的成因,上海市醫學會行為醫學專業委員會主委、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精神衛生學系主任、中山醫院心理醫學科的主任季建林這樣向本刊介紹。

  期望值危機

  “在我從事心理咨詢這麼多年的經曆中,我見到了有各種各樣心理問題的孩子,也認識了各種各樣的家長,最普遍最常見的問題孩子的家長主要有這麼幾種,一種是家長對孩子期望值過高,給孩子施壓過大,造成孩子心理出現問題。”

  幾年前,曾有一個因為害怕考試,兩次割腕自殺的初三女孩來季教授這兒就診。女孩子的父母說,他們女兒從小就特別省心,學習非常自覺,成績也相當不錯,一直都是他們的驕傲。為了讓女兒保持好的成績,能考上重點高中,以後讀重點大學,他們給她請了好幾個家教老師,每個週末都給她排滿了課程。然而,前段時間女孩的成績開始下滑,他們非常著急,給女孩定下目標,要她下次一定考好。此後女孩子每天花更多的時間做作業,結果造成睡眠不足,白天上課不能集中精力,經常靠喝咖啡提神。接下來的一次考試由於精神狀態不佳,依然沒有考好。女孩因此對自己的能力產生了懷疑,進而開始害怕考試,對學習產生了厭倦。面對家長的指責,女孩曾兩次割腕自殺。

  女孩苦惱地說,“父母經常詢問我讀書的情況,我也一心想考好,但越是這樣,考試越是考不好,這讓我感到一種無形的壓力,我覺得對不起我父母,只能逃避。”

  季教授這樣評價這個病例。“事實上,青少年面臨的壓力有相當部分來自家長過高的期望值,而這卻是人們經常忽略的。此外,在類似的孩子遇到學習問題時,家長一定要仔細幫孩子分析原因,而不是籠統地提出要求。”

  溺愛危機

  接著,季教授給我們介紹了第二種情況,這也是比較常見的一種現象,就是平時過分溺愛孩子,養成了孩子唯我至上的思維習慣,當孩子出了問題後,他們又恨鐵不成鋼,對孩子表現出急躁、憤怒甚至厭煩。在季教授的行醫經曆中,有這麼一個男孩子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男孩子剛開始讀初中預備班,在入學短短兩個半月內,他打了班上的45人(全班總共51名學生),在同學中造成了很壞的影響。據瞭解,這男孩子從小嬌生慣養,事事都要別人順著他,當他來到新環境後,一時沒法適應。一次無意中他發現打人是一種發泄,竟然一發不可收拾,發展到最後,他比能控制自己,不打人他就難受。打了人後,家長和老師一再讓他寫檢討,懲罰他,每次他都認真做檢討,但是過後他還照樣打同學。最後,學校建議他們退學,孩子母親無奈帶孩子來看心理醫生。

  季教授為這個孩子開了葯方,首先允許他打人,只是降低打人的頻率,接下來再幫他找到其他處理問題的途徑。季教授的考慮是,打人從心理學上分析,是一種情緒沖動的產物。這個孩子不是不想改變,而是他根本不知道怎麼解決問題,所以家長老師單純要求他不打人是沒有什麼作用的。對於他來說,要給他創造機會讓他學會疏導自己的情緒沖動。基於這點考慮,季教授讓他遇到問題時先去找老師,客觀上將他的沖動念頭先轉移,給他的激動情緒一個出路。他去找老師的這個過程中,可能上課鈴已經響了,或者那同學已經不在原處,引起他情緒沖動爆發的典型環境已經不存在了,我的目的也就達到了。這樣一段時間的引導後,男孩子自覺意識到打人沒意思,放棄了打人這種處理問題的方式。

  愛的危機

  此外,第三種情況是父母不僅沒有好好教育孩子,相反孩子從家長那兒得來的是負面的影響。有這麼一個孩子,父親做生意,成天在外應酬,母親則天天打麻將,平時他們都無暇照顧兒子。兒子認為父母也沒什麼文化,不是照樣活得挺好?於是他也開始逃學,進而養成了偷竊等惡習,最後在老師的建議下來找季教授從心理上疏導。

  愛孩子是人類的天性,自然規律總是要求我們照料兒童。他們因愛而生,愛是他們的自然源泉。一旦出生,他們就會受到父母的精心照料。這一點是確鑿無疑的,然而,究竟如何愛孩子,這卻是一門學問。從心理健康的角度,我們應該如何做父母?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傳統觀念,忽視了 ‘望子成人’的重要性。”季教授感嘆說。未來的國際競爭,將不但是知識和創新的競爭,也必將是“心靈”的競爭。

  家長的責任

  因此,季教授向廣大家長們支招:

  首先,家長們要改變觀念,改變對子女培養的過高期望值,認識到教子成人是教育最重要的部分。應該以學校和社會上大多數同齡人的標準來評價自己的孩子,而不是以父母的主觀意願來評價。因此,對於青少年就要因人施教,幫助他們“成人”,成為對社會有價值的人。為此,應當重視對孩子的社會公德教育,以及社會責任感與社會義務教育。

  其次,要尊重孩子,有意識地培養孩子的獨立性,而不是過分地包辦代替或者放任自流。 青少年對一些看不慣的事物容易形成自我中心,我行我素,必須要求他們遵守相應的社會倫理規範,要求他們學會適應環境。

  第三,對青少年出現的一些問題,多鼓勵支持,少懲罰責備。青少年時期是一個容易沖動的年齡階段,考慮問題不成熟,對這一年齡段發生的問題,要用發展的眼光去看,好多問題過了這個年齡段,他們就會調整過來。當孩子遇到問題時,一味的責罵甚至體罰於事無補,多調查、想辦法才是上上之策。

  第四,做一個心理健康的家長。家長的心理健康對子女的身心健康影響很大。家長心理的不健康因素直接影響著家庭教育的質量,甚至給家庭教育帶來負面影響。因此,家長提高心理素質,在家庭日常生活與子女的頻繁接觸中,在家庭教育中保持健康的心理,至關重要。

  為孩子尋找心靈家園

  採訪完這組文章,我們心情不無沉重:5000萬中國少年找不到快樂。

  相關資料顯示,在中國3.4億的兒童青少年中,有近五分之一的孩子正在遭受著心理的煎熬。2005上海市婦聯所公佈的調查報告顯示,上海市中小學的心理障礙發生率達到21%-32%。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精神衛生中心指出,中國17歲以下的兒童青少年中,受各種情緒障礙和行為問題困擾的人數已經達到5000萬。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2020年以前全球兒童精神障礙會增長50%,並且成為五個致病、致死和致殘原因之一。

  這不僅是這代人的心理障礙,他更是上一代人的精神困境。

  生於解放後60、70年代的人,如今也到了為人父母的年齡。在改革開放的火熱工地上,他們意氣風發的高唱著:“瞻未來無限美/人人胸中春風吹/美酒澆旺心頭火/燃得鬥志永不退/今天啊暢飲勝利酒/明日啊上陣勁百倍/為了實現四個現代化/願灑熱血和汗水”(《祝酒歌》)。

  現代化,一代人新的理想,一個新型的時代宗教,把中國人從意識形態爭鬥和階級鬥爭的硝煙拯救出來,成就了60/70年代人新的精神依歸。現代化成為具有彼岸性質的意識形態想像。一個關於美好的“未來世界”的想像刺激著一代人的創造激情。

  然而,一個迅速全球化的世界堙A在生活日益富足的中國,理想也日益消費主義化了,理想的精神動力正在為形形色色的欲望所取代。現代的少年張著頹廢的喉嚨唱著:“豬頭豬腦豬身豬尾巴/從來不挑食的乖娃娃/每天睡到日曬三杆後/從不刷牙從不打架/豬!你的肚子是那麼鼓,一看就知道受不了生活的苦/豬!你的皮膚是那麼白,上輩子一定投在了富貴人家”(《豬之歌》)。

  兩代人的心理危機其實是時代的病患,學者們統稱為“現代性危機”。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的急速轉型,現代社會的工業化標準日益侵入人類的精神世界,如吉登斯所言,無限擴展的資本主義權力無時無刻不在監控著我們的生活。我們永遠生活在“被拋”的狀態之中。這就是當代人心理疾患的根源。

  看到當代中國少年的處境,我想到了60年代的西方少年。在先行現代化的西方,少年的心理危機早早的便呈現出來。無賴青年、光頭族的前衛著裝、迪斯可夜總會、光頭黨、朋克、嬉皮士、搖滾樂……直至群居、吸毒、同性戀充斥著從文化到生活各個層面,這些一度成為英、美60年代的一道文化景觀。在如今的中國,少年的狂熱舉動則更多表現為追星族、“哈韓”、“哈日”、沉迷於遊戲和發泄……。這一切無一不折射出我們的上一代並沒有為心理斷乳期的青少年準備好新的、合適的文化形式。

  然而,最大的啟示在於,西方少年心理危機的結果卻帶來了一種新興文化的誕生。這種被稱為“青年亞文化”的新文化最初只代表處於邊緣地位的青少年群體的利益,它對成年人社會秩序往往採取一種顛覆的態度。在西方,他們的奇裝異服被稱為一種新的神聖“儀式”,一種對於邊緣性、顛覆性和批判性的價值觀的認同,他們的叛逆被稱為了“儀式抵抗”,一種通過非暴力的文化意義上的對於舊程式的反叛。到了甲克蟲時代的時候,作為上層社會教堂的藝術不再神聖,因為列儂把搖滾變為了下層社會的教堂。他們穿著不分信仰、階級、種族的牛仔褲,他們唱著不分性別、教育水平、城市鄉村的搖滾樂,原有的等級、貴族、階級漸漸消亡,他們最終聚集在了民權運動、女權運動、和平主義運動、環保運動、反種族歧視運動的旗幟下,我們才有了如今自由、人性的生活。

  在經曆了“青年亞文化”上昇為新的具有民主特徵的主流文化後,西方的危機少年一代尋求到了新的精神昄依。而我們的“問題少年”才剛剛在路上。

  孩子需要新的心靈家園,上一代有責任幫助他們尋找,但不是強加,因為那是只屬於下一代的“理想國”。

學術中國網 http://www.xschina.org/  2006/10/12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學術研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