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學術研究參考】


資訊時代青少年的文化特徵

駱曉戈

   在當今這個時代,我們的確變得越來越不瞭解青少年了。現在的青少年和我們的青少年時代大不一樣,我們幾乎和他們同時進入電子文化時代,在電子文化面前,我們和他們是同齡人。而我們即便是擁有電視,仍舊難得與電視節目夜夜共度良宵時,我們的孩子卻因為我們的工作繁忙顧不上他們,由電視螢幕這位元“資深人士”充當了一位有滋有味的讓人放心的“保姆”。就在我們出席一個什麼會議的同時,或者是一次外出採購商品的時候,我們的孩子在家中按動一個個電鈕,將這個地球的白種人黃種人黑種人堶接o生的槍殺空難事件環視了一遍;或者將這一房間一對男女或者那一房間的另一對男女之間發生的故事溫習一遍;將太平洋此岸與彼岸的動物形態比較一遍。這就是我們當今的兒童,無論他是鄉村的孩子還是城市的孩子,他們與大自然之間的很多樂趣已經被電視螢幕代替了。有人稱這一代的兒童是“新新人類”。“新新人類”也好,“後現代”也好,無論怎麼說,今天的孩子的確很難理解,說他們小大人也好,小人精也好,他們跟比我們的童年比,信息量大大超前。你會覺得你在他們面前,越來越象一個陌生人。
 
  
 
  1、早熟的一代:史無前例地動搖了成年人的權威性
 
  
 
   過年,總要上親戚家吃飯、串門,無疑給你感覺最大的是孩子的變化。你會突然地發現孩子的面孔變得那麼陌生,分明還是一個孩子,卻有了成年人的冷漠和看破紅塵的眼神。我聽說在九十年代的我國哈爾濱,在歡慶“六.一兒童節”時, 市婦聯特意為孩子免費放映革命傳統故事片《紅孩子》,當電影開映後,500 名孩子幾乎全部溜走了,只有7個孩子在自己的座位上,然而到電影放映完畢,500名孩子居然回到了電影院,他們回來集體鼓掌,感謝為他們放映電影的領導和成年人。有人認為今天的青少年是在視聽時代中成長的一代,而我們和我們的長輩是在讀寫時代成長的,讀寫時代的特點是前育時代,由前人積累經驗傳授給後人;而視聽時代卻是互育甚至後育的時代,我們和孩子幾乎同時接觸電子文化,而孩子憑著他們敏銳的感受能力成為資訊的最大接收者。今天成年人弄電腦出了問題,要回家問兒子問孫子的幾乎成了十分普遍的現象。
 
   當社會從農耕時代進入工業時代尤其是進入資訊時代後,寬帶通訊技術的普遍使用,使我們的青少年迅速地被帶入潮水一般湧來的資訊包圍之中。資訊時代最大限度地動搖了成年人的權威地位。在農耕社會堙A知識的積累靠經驗的傳遞,過去的一句老話是:我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還多,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現在這種老式的傳遞知識方式不大靈了。在資訊時代面前,成年人突然地失去了優勢。在巴黎的一次有300位國際名人參加的俱樂部活動中, 討論的話題是“傳媒與青少年”大多數人幾乎一致地表達了一種惶惶不安的心情,而就在同一時刻,美國的青少年卻自稱為“網上的一代”宣稱他們將主宰美國。
 
   今天的孩子的確有與過去的孩子從根本上不同之處:
 
   今天3歲的孩子挨了父母的打,會自己撥打110求救;
 
   今天5歲的女孩子居然會說長大了要當總統;
 
   今天小學三年級的孩子被老師懲罰,驅逐出教室,會義正言辭地宣佈:老師的做法不對,違反了義務教育法;
 
   今天的孩子是格外難“哄”,因為他們獲得知識資訊的來源不再是成年人的言傳身教和師傅長輩的傳幫帶,大眾傳媒手段在今天史無前例地豐富,隨便看看我們的身邊,收音機、電視機、VCOCD、電腦、電子遊戲機、報刊、雜誌, 幾乎所有公共場所隨意可見的電子廣告螢幕,遍佈大街小巷的流行音樂,有人說電視螢幕面前沒有童年,恐怕在一定程度上道出這種現象的緣由。
 
   在廣州和上海這些大城市出現了孩子自己辦的刊物。刊名的口氣大得很,上海的一家少年自己辦的報紙《我們一百萬》,主編14歲,文字編輯和美術編輯都是1112歲。我在上海參加第三屆亞洲兒童文學大會時,他們的小記者大模大樣出出進進,一手拿著筆記本,肩上還挎著照相機,我剛剛翻閱他們自己編的刊物。“哢”,一張照片給拍了,還請你順便給寫幾句鼓勵的話。這一代孩子真正了不得,還用得著我們這些成年作家勞什子地學小貓小狗叫喚著給他們編童話故事麼?
 
   我的女兒曾經帶著幾分嚴肅神情對我說,如果你還不看這部動畫片,或者這本童話書(指她手堛滿^,你就是對《小溪流》的廣大少年讀者不負責任。這樣的(或者那樣的)童話你都沒有讀過,你還配當《小溪流》的主編麼?自從我當這本兒童文學刊物的主編後,毫無條件地接受女兒和小讀者們的這一類“再教育”成了家常飯。
 
   在一個高中生的一篇《陽光燦爛的日子》文章媦g道,在棚戶區的一位老人,他唯一的娛樂或者說享受便是享受一屋子冬日的陽光,後來因為附近蓋樓房,漸漸地,原來屬於他的唯一的享受被剝奪,他只得選擇死亡。可見所謂人造的美麗風景其實是不公正,陽光空氣和山河草木本應該是人類(不論富人和窮人)和所有生物(動物和植物)共同享有的。是比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更有價值的無價的至高無上的東西。讀了類似這樣一批出自高中生筆下的文章,我感到震驚,他們的出現不僅僅向當代的教育挑戰,而且是向當代作家挑戰,顯然他們的語言大跨度跳躍(恐怕與電視的節奏有關)和他們對小說情節的把握都大大超出了一個傳統概念高中生的含義,他們的視野和嗅覺已經伸向社會的各個角落。所以這是早熟的一代。
 
   也許我們真的應該學會蹲下來傾聽青少年的聲音。
 
  
 
  2、一個可怕的話題:校園暴力
 
  
 
   好可怕的一個題目,校園暴力。不是指老師罰同學站一個鐘頭那一類校園暴力,而是學生打老師,或者是同學與家長、同學與同學、同學與鄰居之間捅刀子這樣一類暴力。是一些這樣小小年紀的孩子幹的暴力,你會不會覺得天昏地暗?我曾經多次到湖南省少年犯管教所,從1993年以來,每年在押少年犯1700人,每年從這媊孺顒漲600多人,關進來的也是這個數目,這不包括勞教物件, 這堛漱皉~犯全部是在本省內觸犯了刑法的未成年罪犯。也可以這樣說,在1993年之前,沒有“少年犯”這個勞動改造物件。
 
   我聽說現在的學生中流傳什麼“背上炸藥包,我去炸學校”之類童謠。還聽說現在的孩子動不動會對爹娘老子說,我打死你,當然我的神經還比較健全,沒有一聽說這樣的言語便撥打110報警。但是不是我杞人憂天, 現在的中學生小學生都是獨生子女,一出生,便是家族的紅太陽,當然老大,但是一旦到了該念書的年紀,甚至比這個年紀還小的年紀,就肩負著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大姨小姑大舅滿叔們的“殷切希望”,串梭行進在這個那個培訓班之間。實在是壓力過大。青少年往往找不到正確的渲泄壓力的途徑,對他人施暴,其實往往是自身承受的壓力過大的結果。據說現在大學生有40%60%的學生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障礙,對中國城市獨生子女的心理調查資料表明,具有攻擊性要求,在與同伴交往中有傷害他人欲望的占70%。。而現在的青少年犯罪不斷出現低齡化趨勢。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與我們許多家庭對孩子的期望值過高,對孩子理解甚少,甚至在家庭內對孩子實行高壓政策的結果。
 
   其實目前普遍的獨生子女家庭,很容易造成孩子的人格缺陷。青少年本來有許多常識或者說知識並不是“學會”的,而是“看會”的,比如與同齡人的交往中的協作、團結、容忍、謙讓,在處理事情時的可能經受失敗、挫折和誤會,在一個多子女的家庭中,或者在一個幾個家庭共同居住的院子堙A孩子從小就“看會”了許多東西。今天的孩子在家庭內得不到這種“看”的機會,然而到了學校這個群體中,因為學校的從小學到中學的排名次一貫制,使孩子從小開始歧視他人行為,這其間造成的青少年心理缺陷也是令人震驚的。今年2 月在浙江省發生的:“好學生”不堪學習重負?母事件引起了國家教育部的高度重視,國家教育部和新華社都發表評論員文章呼籲全社會來重視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問題。此外,在近年來所發生的中學生因勒索錢財行兇殺人事件,甚至有發生在我國重點高等學府中研究生殘殺同學的惡性事件,在中國,校園暴力這個話題已經不再是危言聳聽。
 
   我們一再呼籲教育的改革,就是強調教育是讓孩子培養一種好的學習習慣和學習興趣,而教育應該是以終身學習為目的的,不是以拿一張文憑為目的。現在我們的校園埵]為應試製和百分淘汰制,使學生處於一種十分緊張的狀態之中,假如我們的家長我們的社會輿論不給這些未成年的孩子一個松一松綁的機會,喘喘氣的空隙,假如我們家庭和社會輿論沒有正確的引導。,我想校園暴力事件將日益會成為一大社會公害。
 
   當然,作為當今的中學生,應該在加強自身修養,養成堅強的意志、良好的品格和優秀的情操上下功夫。現在的青少年在在課餘時間很少閱讀一些對青少年道德品質修養相關的書籍,甚至閱讀文學經典書籍的人群也在減少,他們在痛感學習負擔過重之餘,很容易借接觸電子媒體作為消遣,一些電子遊戲和武打片,渲染暴力、打鬥和感官刺激太多,常常讓一些孩子看得很過癮,殊不知在“過癮“的同時毒害了自己的靈魂。有專家調查,多接觸紙媒體(比如雜誌、書籍)比多接觸電子媒體的青少年,道德水準要高一些。當然我這樣說不是要青少年不接受電子文化,而是應當正確地認識電子媒體,要警惕電子媒體帶來的負面效應。
 
   我同意這樣一種說法,21世紀的教育是四大教育:1、學會求知; 其中包括學會管理資訊查閱資料,掌握各門學科必備的基礎知識;2、學會做事; 指工作能力的培養;3、學會做人;這堛滌竣H是指做一個身心健康意志堅強, 能經受挫折的人,使自己精力充沛並充滿批判精神和創造力;4、學會共處, 會協調各個方面的工作,會解決工作生活中出現的矛盾。其實在向“內省”方面,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中有許多充滿大智慧的修身養性之道,我們青少年朋友應該讀一讀這方面的書。否則的話,儘管是高學歷,你受的教育仍然是很不完整的,也很可能是難以適應生存的。
 
  
 
  3、電視吃掉了我們的什麼
 
  
 
   週末一說要放鬆,孩子便會提出吃肯德雞、麥當勞。即便不這麼提,也喜歡弄幾塊蛋糕、西點,點一支蠟燭,放一支鋼琴曲子。今天的孩子幾乎天經地義地這麼做。讓你不得不驚訝,我們的孩子完全西化了。
 
   伴隨中國的改革開放20年,電視將國民的視野一下子打開了,例如,到過美國和沒有機會到美國的人幾乎無一例外地自認為自己熟悉美國文化,尤其是青年人,從美國牛仔、可口可樂、搖滾到電腦、網上衝浪的一代,當今的中國青年人幾乎都在“美國的今天,我們的明天”這麼一個藍圖下,規劃著自己的未來。我們編輯部接待過來自農村的兒童讀者,他們到了我們的辦公室,感到非常失望。
 
   他們以為城市的人都是住在賓館堙A沒事就談愛。三角戀愛、四角甚至五角。他們沒有想到我們還要騎單車,接送小孩上幼稚園,上小學的,還要自己買菜做飯。所以我們將他們安排在一家機關招待所住宿,他們也感到很失望。
 
   他們是第一次進城,他們屬於赤貧,是希望工程救助物件,問及他們對城市的種種概念從哪里來的。無一例外,來自電視。
 
   電視就是這樣製造了都市生活神話。在追求商業利潤的利欲趨使下,電視文化在倡導一種透支消費超前享受的美國文化。今天的青年談起消費都是行家堣漶A要抽什麼牌子的煙,什麼牌子的酒;穿什麼牌的衣服,買什麼牌子的小車、手機,一套一套的,說起某某 人“背時”,會舉例說明某某只能進什麼樣的舞廳, 只能玩好多錢一匹籌的麻將,只能進什麼樣的館子。跟他們談艱苦創業,他們認為那早就是過時的東西,他們所期待的是暴利暴富,一夜之間成為比爾.蓋茨。 電視機前長大的一代,往往被染上對一切用完就扔的消費意識,甚至將這種意識影響到日常行為規範當中,中國人的勤勞儉樸,與人為善,知恩報德,精打細算,細水長流的品德統統被視為“老套路”,不新潮,甚至認為保守,是守舊,他們往往很便當地享受完他人的關照,然後譏笑他人的責任感,然後把別人對自己的一番期望扔到了腦後,因為他們已經將別人的關照和愛護一次性消費完了。對於他人誠懇地勸告和批評,他們往往採取一種調侃,一種玩世不恭的態度,其實是抵制批評,拒絕擔負責任和義務,他們從本質上缺乏一種內省精神。
 
   跟他們談危機感,談全球經濟一體化之後,會產生日益增多的失業人口,他們會認為你“傻冒”;明明有福不知道享受;或者認為你是專門為了嚇唬他們才編造出來的神話。他們對“美國文化”知道甚多,而對自己生長的這一片土地瞭解甚少,而且不打算對她有更多的瞭解。
 
   所以不難發現今天的孩子,不知道為什麼變得這麼冷酷了?
 
   電視究竟吃掉了我們的什麼,真的,它很酷。

原載於天涯之聲網站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學術研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