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學術研究參考】


低齡化自殺:我國青少年死亡的第一位原因

生活時報 侯雅麗

  預防自殺低齡化不久前在北京結束的第二屆中美精神病學術會議的一份資料顯示,自殺已成為我國青少年死亡的第一位原因。更令專家震驚的是,青少年自殺呈明顯的低齡化趨勢。
    自殺低齡化絕非危言聳聽
 
    1995年9月,香港連續發生兩起“精英班”學生跳樓自殺案件。其中年僅10歲的健仔是從18樓跳下,當場死亡;
 
    1996年6月,河北省雞澤縣一小學五年級男生因考試不及格被罰款服農藥自殺;
 
    1998年3月,遼寧省鐵法市一高二女生,因學習成績下降跳樓自殺;
 
    1998年6月,吉林省長春市一初三女生,因“老師把我同小流氓相提並論”臥軌自殺;
 
    1999年6月,湖北省鄂州市一初二女生因外語成績不理想受到家長批評跳樓自殺;
 
    1999年8月,吉林省一女生因家庭貧困產生自卑心理臥軌自殺;
 
    2000年2月,雲南昆明一初二男生因上學期成績未進入班級前三名服農藥自殺;
 
    2000年3月,廣東省順德市杏壇鎮一初三男生因家長不讓玩遊戲機上吊自殺;
 
    2000年7月,北京市豐台區某初三學生因考試成績,從21層樓上跳下……
 
    以上個案中,自殺者年齡大的16、17歲,小的僅10歲。讓人惋惜其小小年紀放棄生命的同時,不由得思考:孩子們為什麼會自殺?我們的教育少了什麼?如何預防自殺的低齡化傾向?
 
    孩子為什麼會自殺
 
    要探討孩子自殺的原因,一位資深教師提出,首先要從成人身上找原因,而成人包括孩子的教師、家長,家長是最重要的原因。
 
    過高的期望可能成為無形殺手。
 
    在世紀交替的時刻,整個社會經濟、政治、文化以及人們的思念觀念、價值觀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在新與舊的交替撞擊中,由於社會競爭的日趨激烈,升學、就業等客觀壓力的存在,父母望子成龍的心態也發展到極點。每個孩子的父母早早為孩子勾畫出上重點、讀大學、出國留學的美好藍圖,無形中,學習成績的好壞似乎成了評價孩子的惟一標準。
 
    在某區重點中學讀初二的劉萍是學校婸嶆釵W氣的“小作家”。
 
    她在小學就獲得過全國小學生作文比賽三等獎,進了中學後,學習更是努力,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但劉萍在一篇作文中寫道:我覺得生命是一個怪圈,至少對我如此。我活著似乎是為了考試,考試是為了升學,升學就意味著你擁有了參加新一輪考試的資格……
 
    劉萍在採訪中告訴我們,她經常感到緊張、惶恐、害怕自己的成績降下來。這種情形從初中一年級就有。萬一考砸了,我該怎麼辦?
 
    劉萍時常被這個問號逼得抑鬱、惶惑。
 
    學業負擔沈重、父母過高的期望不僅使孩子失去了求學的樂趣,還給孩子心理上增加了巨大的壓力。早在1993年,美國耶魯大學心理學家布魯斯?麥艾溫就專門研究過壓力與疾病的關係,並指出:過重的心理壓力會導致腸胃不適,可能傷害到大腦甚至損及記憶。更為嚴重的是會使人心理崩潰,採取自殺等極端手段尋求解脫。
 
    當孩子為父母的高期望備感壓力時,很少有家長能從孩子的心理上給以關注。一位初中生的母親本身就是搞教育的,但是她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有時她剛剛勸導學生的家長不要逼孩子太甚,回到家堳o要告誡自己的兒子:惟有努力學習,否則別無出路。
 
    試想,當家長無時無刻不念叨著學習不好沒有出路時,潛移默化中孩子便形成“學習不好沒活路”的想法。一旦發生變故,後果不堪設想。前面提到的自殺者中,絕大部分孩子都是因學業的不理想才付出生命的代價。
 
    為什麼不能讓孩子以成為一個普通勞動者作為人生的理想呢?很多家長表示:這都是為讓孩子有出息、比父母生活得好。確實,在這個社會轉軌的特定時期,人們大都有一種浮躁情緒。似乎只有做大款、當老闆才是人生的成功,而像張秉貴、石傳祥這樣的行業狀元早已不再是人生追求的典範。也正因此,家長才會在愛的旗幟下,對孩子施以重壓。
 
    雨果說過:苛求等於毀滅。在教育子女方面,做家長的切忌一味高標準、嚴要求,而應從自己做起,多一點平常心,進而使孩子能正確面對學習上的挫折與失敗。
 
    自我為中心
──脆弱的心靈不堪一擊2000年3月3日,廣東省順德一初三男生因遊戲機被父親藏起來,便抑鬱寡歡,雖經母親勸解,卻仍在當晚上吊自殺。他在遺書中寫道:
 
    “我在這個世界上有許多留戀,但你們把我逼上絕路。”
 
    一個風華正茂的少年,僅因家長不讓玩遊戲機這點瑣事,便認定“你們把我逼上了絕路”,究其根源,應該說是孩子太以自我為中心。
 
    著名德育教育專家、廣東師範學院教授劉樹謙指出:當代青少年普遍存在一個突出的問題
──凡事以我為價值取向,從而忽視甚至無視他人的利益和感受。
 
    在獨生子女日漸增多的今天,家長們盡其所能地給孩子提供了優越的生活條件,卻忽視了正常的德育教育和心理素質培養。由於“四二一”家庭結構的增多,孩子得到的是來自兩代人的幾近完美的照顧。
 
    由於從小在家庭中以孩子為中心,使孩子漸漸形成了自我中心的價值取向。一事當前,“我只要高興就好”。於是養成了說一不二、我行我素,習慣於旁人眾星捧月的習慣。生活中稍遇挫折(比如受到師長的批評、某個要求未被滿足、某件事情未能達到理想目標),便會產生失意、孤寂、煩躁、抑鬱等情緒,進而造成行為上的失控。心理學家早就指出,有自殺傾向的孩子往往是內向、抑鬱的孩子。對此,我們的家長應引起足夠的重視。
 
    培養健康心理預防悲劇的發生
 
    由於青少年自殺現象的增多,精神衛生專家、社會學家、教育學家聯合發出呼籲:全社會共同努力,積極參與預防尤其是青少年自殺。
 
    如何才能防止青少年自殺呢?一位心理學專家說:消極情感產生於消極行為之前,與其忙碌不停地處理消極行為,不如重視引起消極行為的情感原因,防患於未然。從這個意義上說,家長作為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在重視孩子的品德、性格和心理素質的培養上,負有重要的責任。
 
    具體說來,家長應在家庭教育中重視孩子的健康心理的培養,著意對孩子進行挫折教育,使孩子認識到:第一只有一個,人生難免失意。人生的意義在於追求奮鬥的過程,而不僅僅是奮鬥的結果。一位就讀於清華大學的學生告訴我,幾年前,他中考失利,進了一所普通高中。那時一貫是學習尖子的他“死的心都有了”,他父母沒有責備他,父親說“只問耕耘莫問收穫,努力了就好”;母親勸他“人生不全是如意。哪兒跌倒就從哪兒爬起來”。結果他很快穩定了情緒,加倍努力地學習。最終考上了理想的大學。他說,父母當年的告誡,不僅使他當年順利走出了低谷,而且足可以讓他受益一生。
 
    關注孩子的人格發展、培養孩子健康的心理,需要為人父母者較高的綜合素質和現代的教育理念。只有這樣,家長才會及時發現孩子成長過程中的心理疾病,如偏執人格、孤獨症、抑鬱症等,並針對孩子的情況給以積極的健康的引導,從而避免孩子出現心理偏差。
 
    日前,北京的中小學校園堣@度流行一本《死亡日記》。這是一位小學生自殺前留給世界的最後痕跡。為什麼要看這種讀物?學生的說法各不相同:有的說圖新鮮獵奇的;有說趕時髦,大家都看我也看的;有的說從中尋找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因為小作者在日記中寫到的,可能是我們正切身感受的。孩子開始關注生與死的問題,這是一個頗值得家長重視的現象。然而筆者調查發現,絕大多數家長以生硬的作法對待孩子處於萌芽狀態的人生疑惑。
 
    當筆者提出:“家長是否同意看這本書”時,幾乎所有被問到的孩子都以搖頭作答。看都不允許,討論就更不可能了。孩子的說法是,大人要聽說你看這種書,准說你“不學好”。然而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心理健康諮詢中心一位熱線諮詢員指出:如果發現孩子在關注死亡的話題,家長最應該做的是,和孩子一起正視死亡問題,並進一步引導孩子認識死亡的真面目。家長可以通過聊天、討論等方式讓孩子認識到生命是無價的,自殺是一種可悲、可歎的愚蠢行為,它不僅於事無補,而且帶來無窮的後患。並且要針對孩子學業上的挫折等讓孩子認識到,人生的挫折都是暫時的,都是可以解決的,任何情況下都不應以生命做代價。這位諮詢員強調,青少年自殺大都屬衝動行為,如果家長能抓住孩子的心理,進行適時的開導,相信很多悲劇可以避免。
 
    教育是全社會關注的話題,家庭教育更是其中極為重要的一環。
 
    北京師範大學鄭日昌教授指出:培養孩子良好的個性品質離不開家庭教育。家長應該認識到,培養孩子具有健康的心理、健全的人格、良好的個性遠比單純的智力教育要重要得多,也複雜得多。從這個意義上說,任何一位家長都不應再滿足于對孩子“保姆式”的照顧,而應該從現在做起,從思想、心理、性格、品質上引導孩子,做孩子人生的引路人。

發表於凱迪網路http://www.cat898.com 貓論天下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學術研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