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書性書目錄】

禁書之國

文章提交者:【胡星斗】於00-12-06 12:04:21 加貼在 貓論天下 

胡星斗


 中國是禁書之國。不合獨尊的意識形態的、不合孔孟之道的一概焚之、禁之。

秦時李斯倡言“非秦記皆燒之”,“有敢偶語《詩》、《書》者棄市”。秦始皇聽其言,焚書坑儒,對諸子百家特別是孟子學派(倡仁義)的儒家進行圍剿,爲“霸道”的極權體制確立了法家“別黑白定一尊”(李斯語)的思想文化形態。

其後,漢武帝獨尊儒術,建立了“王道”的極權體制。從此,孔孟學派的儒家代替了法家和荀子學派,成爲歷代專制統治者手中的“棍棒”。

其實,任何思想只要賦予獨尊的地位,即使曾經是真理的化身,也只能墮落成爲權杖的奴僕。

漢時借助神明以圖文隱言世道吉凶的“讖”和托附聖人注釋經典的“緯”迅速泛濫,綠林、赤眉、王莽、劉秀等皆利用它們,以“天意”、“順天”等神秘其事,號召百姓。

看來,中國人雖沒有豐富的神話,不太信神,但信“天”;所謂“天子”、“受命于天”、“替天行道”,皆是借助神秘力量,爲政治服務。

改朝換代、龍袍加身是其核心。

晉時武帝司馬炎感到讖緯既可爲統治者服務,更可爲野心家所利用,遂下令“禁星氣、讖緯之學”。於是,禁書運動再起,後來仿效者多多。後趙皇帝石虎禁星氣、讖緯,違者處極刑,前秦苻堅、北魏孝文帝、梁武帝等皆下詔禁之,但欲竊國者很多,讖緯禁而不絕;直到隋文帝,下了狠心,讖緯才被掃蕩乾淨,銷聲匿迹。

隋文帝說:“朕應籙受圖,君臨海內”。也就是說,他也是以讖緯竊國的。因此他怕有人“竊其所竊”,於是,對讖緯這種政治附庸文化必是除之而後快!

自己做賊,必欲令他人不知;做賊心虛,這是古今的通理。

隋文帝曾下詔:“人間有撰集國史、臧否人物者,皆令禁絕。”宋高宗不僅不許民間撰正史,而且禁寫野史,從此,中國老百姓不得議論統治集團,歷史也由統治者來寫,主要爲統治者服務了。於是,中國的歷史典籍根本談不上真實,禦用文人可以顛倒黑白,抹殺事實,歪曲歷史,歌功頌德……。

唐時貞觀爲盛世,其間,《唐律》規定:“諸玄象器物、天文、圖書、讖書、兵書、七曜曆、《太一》、《雷公式》,私家不得有。違者徒二年。私習天文者亦同。”這算是開明的態度了。到了宋朝,太宗規定:凡被禁之書,“敢藏匿者棄市”,“禁天文、蔔相等書,私習者斬”,其嚴酷可見一斑。那時強化專制,文網書禁自然十分苛密。這就是宋朝著名的“文治”。

中國的(古代)文明是“禦用文明”,是知識份子頭上高懸達摩克利斯之劍的“文治”。

宋時發生烏台(禦史台)詩案,徽宗下詔:蘇洵、蘇軾、蘇轍、黃庭堅、張耒、晁補之、秦觀等人書籍印板,悉行焚毀。

手握屠刀的專制統治者有時也害怕手拿筆桿的知識份子,因爲真正的知識份子有“頭腦”,有獨立的人格,而他們需要的是愚民和奴才。可是,蘇、黃之類可曾有蘇格拉底、亞奡策h德的民主智慧和獨立不羈的精神?

明初,禁小書以及“褻瀆帝王聖賢”的詞曲等,“敢有收藏者,全家殺了”。

相對于秦始皇對私藏禁書者罰築長城4年,明代皇帝更愚昧,更殘暴;他們不僅焚書坑儒,而且遷及無辜,斬盡殺絕。

李贄,號卓吾,明萬曆時人。他提出“童心說”,不以孔子的是非爲是非,批判理學的虛僞,結果被萬曆之錦衣衛逮捕,自刎於獄中。其時,《藏書》《焚書》《卓吾大德》等被禁。

萬曆之殘暴,血腥浸染黑暗,而李贄正是這個血腥黑暗時代的彗星。

(據史書載,萬曆皇帝自親政起,日夜尋歡作樂,動輒大醉,醉則殺人。他抽大煙,玩花鳥,四十年不理朝政,許多大員在朝廷一輩子也未有幸親睹“龍顔”。萬曆橫徵暴斂,揮霍無度,他派遣太監爲“礦監”、“稅使”,到全國各地搜刮民脂民膏,爲此殺人無數;他耗費白銀800多萬兩,修定陵;揮霍白銀1200多萬兩,用於皇子們的婚禮。而當時全國每年的田賦收入僅合白銀400萬兩。)

明朝開始“洗腦”。遊方僧朱元璋的後代,不學而慧,無師自通,懂得如何整肅人們的靈魂,達到思想獨裁;他們開始普及八股文、程朱理學,將士子的思想壓縮進程朱模式。其後有清一代,承繼先賢,有過之而無不及。從順治到乾隆,禁書浪潮一浪高過一浪,並且禁書與文字獄緊密結合,把個知識份子整得服服貼貼。特別是乾隆,以“文治”沾沾自喜,製造文字獄130多起。每次文字獄起,頭顱落地,圖書被禁。滿清皇帝爲了“厚風俗,正人心”,控制民間思想,還禁地方誌,禁種種藝術,如夜戲、秧歌、太平鼓、高蹺雜技等。爲了寓禁于修,乾隆還煞費苦心,組織編修《四庫全書》,並且對前人的著作大肆抽毀刪改,力圖通過對文化的篡改、“暗殺”達到禁錮人民思想的目的。

可以說,明清的洗腦獲得了極大的“成功”,使之王朝各綿延300年。

我決不認爲,正義總是戰勝邪惡!相反,事實是,思想枷鎖越沈重,民衆越服從。

那是舊中國專橫的政府,愚昧的民衆。

 

胡星斗個人網頁--http://www.huxingdou.com.cn/ 

禁書性書目錄首頁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