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時代氣氛”共鳴的改憲論?——公共空間BBS蘊藏顛覆自由與民主主義之危險的現代日本社會之一斷面
 
 
立山紘毅 著;牟憲魁 譯 學術中國網 (2006.10.10)
 
 

  內容簡介:本文針對日本近年來社會輿論與國會里的改憲動向遙相呼應的現象,以網絡公共空間BBS中的輿論為切入點,剖析傳媒領域里的“輿論領袖”對於社會輿論形成的影響,指出所謂的改憲輿論,其實並不代表廣大國民的多數意見,其中蘊藏著顛覆自由與民主主義的危險傾向。

  關鍵詞:傳媒;輿論領袖;輿論;憲法時刻;改憲

   Abstract: This thesis is concerned on a recent tendency that public opinion became to support the modification of constitution of Japan. By raising some opinions among the public space of BBS, and analyzing the influence of "opinion leader " in the access of formation of public opinions, the author points out that so-called public opinion of modifying constitution, may not represent the opinions of most national actually, and that it involves a danger of subversion of Liberalism and Democracy.

  Keywords: media, opinion leader, public opinions, constitutional moment, modification of constitution of Japan.

  面向中國讀者的論題解說

  這篇論文原為筆者於2000年5月13日,在學會的研究會上做報告和討論時的文稿,后來發表在《法律時報》2000年9月號上。該學會的名稱是全國憲法研究會,是於1965年由堅決擁護日本國憲法的基本原理的憲法研究者們共同發起成立的。

  2000年1月,眾、參兩院里面設置了憲法調查會。對於國會中出現的修改憲法的具體動向,全國憲法研究會感到憂慮並設置了憲法問題特別委員會,就憲法修改的有關問題開始進行學術性的研討。如上所述,本文的基礎,就是在那里的第一回研究會上所做的報告。

  不過,也許有讀者會問:在這麼一個急劇變化著的時代里,為何還要發表三、四年前的論文呢?

  這篇論文在日本發表了一年之后,小泉純一郎出任自民黨總裁,當上了內閣總理大臣,一直干到現在。他就任時出現的輿論界狂熱支持小泉的現象,都產生了“小泉現象”這個新詞。其中的情形與本文中所論述的對石原慎太郎的輿論支持,性質上幾乎是同樣的。因此,在此希望讀者能夠理解,如果把本文中的“石原”換成“小泉”的話,本文幾乎完全適用於對“小泉現象”的分析。

  再者,不容忽視的是,“改革”這個詞,經常是未經對其具體內容的考慮,就在社會上到處被使用,用以撩撥人的情感,而且至今,對於那些對“改革”表示了疑問和批判的人的露骨謾罵仍然在繼續。

  讀者中間,對於法西斯主義(fascism)、民粹主義(populism)這些政治現象,也許有人會想起昭和初期彌漫於日本社會的“革新”一詞以及作為其代表者的革新官僚岸信介吧。實際上,本文發表1年后,“小泉現象是民粹主義嗎”這樣的議論就開始在報紙、雜志上登載了。其中,有的還討論了與15年戰爭那時完全不同的法西斯主義的到來。

  然而,筆者雖然是在思考這些用語和概念的同時寫作本文的,但在文中卻沒有使用那些用語。這是因為,法西斯主義雖然比較典型,但這些都是極具爭議性的概念;同時做那種研究的標準也明顯地超出了筆者的能力。正因此,如果未經斟酌使用,就會有從對日本社會做學術性地現狀分析淪為亂貼政治標簽之虞了。

  另外,在將本文呈現於中國讀者面前之際,筆者得到了來自各方面的熱情幫助,其中也有來自山東大學法學院、現在山口大學東亞研究科留學的牟憲魁君的盡心盡力的努力,在此,首先向他們表達衷心的感謝。

  引 論

  東京•銀座附近,數寄屋橋的道路旁,豎立著“銀座之戀碑”。(中略)石原慎太郎參加都知事選舉的最后一次街頭演講之所以在這個碑前舉行,因為這里就是能讓人想起裕次郎???的地方[?]。(中略)

  館???向著聽眾們喊道:“請大家向政治腐化浪費說No!”大家就一齊響應,叫喊道:“No!”接著是下面的問和答。

  問:對於官員退休后神祕的高薪就職?答:No!問:對於荒謬的學校教育?答:No!問:對於損害健康的廢氣排放?答:No!問:對於不合都民心意的都政?答:No!問:那麼對於讓石原慎太郎當都知事呢?答:Yes!……

  ——《都知事選舉的拉拉隊們》朝日新聞1999年4月13日晨報

  今年(2000年)4月9日,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自衛隊的典禮上發言時,聲稱憂慮 “非法入境的‘三國人’、外國人”不斷進行惡性犯罪,如果遇到大規模災害,甚至可能會引發騷亂性事件,一旦出現那種情況,希望自衛隊維護好社會的治安。

  很明顯,這個發言有很多問題。不少人對外國人惡性犯罪相繼發生這個“不難理解的事實”進行質疑,批評治安當局並沒有通過統計分析來證明對市民安全的種種威脅與外國人增多之間存在因果關係,而只是憑著一些個案來捏造“事實”。更何況,大家不會忘了,潛藏於這些“威脅”的背景之下、導致人們對生活隱隱感到不安的一個個的事實,例如,金融動蕩、企業整頓以及各種事故、事件和丑聞里面,有的是肇因於日本人的犯罪或違法行為(可以說是曆曆在目了吧),有的在“非法入境的外國人”的身影后,站著“強制非法勞動的日本人”,等等。故而,連平時對這樣的發言會抱有好感的人們(其中也有受到“激勵”的自衛隊),這回也批判石原的發言了。這也是勢所必然吧。

  然而,沒想到石原那邊竟然來了援軍,而且是來自社會的輿論。在那些發給東京都官廳的電話、傳真中,實際有六成以上是表達對石原的支持的。這是不是在某一特定勢力操縱下的有組織的活動,並非沒有懷疑的余地。果真如此,問題也就簡單了。因為,這二十多年來的各種民意調查和分析結果顯示,認為應該維護現行日本國憲法的幾乎一直都是在占多數,盡管中間也出現過若干的波動。這說明社會輿論一以貫之的基本傾向乃是“護憲”。所以,如果對石原發言的積極支持被證實是有人在背后操縱計划的,那麼那些“社會輿論”也就不會調轉風向了。而且,以前以大學生為對象所做的問卷調查結果表明,對日本國憲法的了解和對日本近代史的認識程度,與“護憲意識”之間還是有一定關係的[?]。隨著各種市民運動中的“了解憲法”、“閱讀憲法”活動的展開,人們已經加深了對日本國憲法的理解和共識,這乃是盡人皆知的。而如果集會游行反對政治家的妄語、發表糾彈公論這樣的“護憲葯方”反復開出的話,那些“社會輿論”應該是向“護憲”一方靠攏,這樣才順理成章。

  然而,這樣的“常識性判斷”,與社會輿論對於政治家的此種發言竟如此大張旗鼓地積極響應、表達支持之間,未免給人難以契合的突兀感覺。而且,憲法現階段的情況是,在“代表全體國民”的國會里面,(廣義的)明文改憲贊成派已明顯地超過了“三分之二的屏障”[?],甚至還成立了將改憲也納入其議題的憲法調查委員會,這本應是建立在廣泛的輿論支持之上的。盡管現在的輿論動向的確是在向“(都過了50年了)憲法改改也行吧”發生轉變,但是目前實際上還沒發展到那個地步。

  另外,號稱全世界發行量最大的讀賣新聞社,一遇到情況,就發表社論,主張明確地提出一個“應然國家”的圖像來,將那些混亂情況的“導致這些的原因”歸之於日本國憲法,還自稱是為了解決那些問題,在5月3日發表了“第二次憲法修正試案”。如果“護憲輿論”的基調是這麼值得信賴的話,那麼發表那個“試案”的報紙,其發行量即使大幅減少也不奇怪吧,然而或許是我孤陋寡聞,我沒聽說過那種情況。

  當然,社會輿論方面的憲法意識與政界階層的改憲動向之間發生乖離,也不是現在才開始的事了。而且,不論是國會里的議席占有率,還是報紙的市場占有率,其決定原因都不是那麼簡單的。盡管如此,至少現在,一部分的輿論,而且是比較積極的一部分里面,正在形成與政界•國會里的改憲論議遙相呼應的共鳴板;而當它在某個條件下活躍起來時,迄今多次反復出現過的改憲論議,可能就會展現出另一番景象了。本文的課題,就在於指出這兩點。而反映這一輿論動向的場所,就在因特網上。

  到底是誰在發言?

  Internet上的資訊交換方法,依其雙向性與公開性(=資訊送出方•接受方的不特定多數性)的程度,可分為若干種模式。其中,BBS這一種,管理員能比較容易地控制網頁內容,故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收攏參加者的話題,而且由於交流的雙向性是通過瀏覽的方式實現,所以能促使大家輕松地發貼子。而局外人只要知道了BBS的位置,去參加或者閱讀的自由度也很高。因此,自從進入電腦通信時代以來,它就開始受到了青睞。其中,也有很多是個人主頁上開設的。由於它具有上述特點,在企業的廣告活動中,最近開始使用BBS的情況也令人矚目。

  本文所要涉及的,也是令我感到吃驚的,是Microsoft 公司經營的網站MSN[?]上就前述的石原都知事(第)三國人發言所做的問卷調查,以及與之相關的BBS。如果下載了號稱擁有網絡瀏覽器最大市場占有率的Internet Explorer,啟動時一般是從最初連結的網站直接進入網絡。連結次數的多少是計算廣告費的基礎,所以為了獲得更多的連結次數,開設網站的人也會借一些時興的話題,極力搞一些問卷調查和意見征詢。本文的問題所涉及的BBS,是在石原發言的第二天開設的,稀奇的是,沒過幾天,它就從網上消失了,所以筆者也沒有保存下來。在此想要說明的是,從其中的內容來看,支持石原的占了三分之二以上,而且當初誓不罷休、頗為“健斗”的石原發言批判派們,在支持派人多勢眾的數量[?]與言辭激烈的論調面前,也不得不沉默下來了。

  不論是BBS,還是Mailing List,其參加者都有幾種層次。經常參加的成員中,有的專為看帖子,稱作ROM[?],也有的積極投稿以促進討論。根據一般的經驗,后者人數為前者的百分之一到幾。如果進一步將全體國民看作母集團,把網民看作標本集團的話,后者就存在著不容忽視的偏向性了。從日本網絡協會的年度調查(《網絡白皮書》)和各種調查來看,可以說,被問卷的網民的特征,近年來迅速地平均化:二十到三十歲之間,在大城市及其近郊居住,在資訊通信行業或相關領域里任職的男性,而且是對各種方面都比較感興趣,進而,這種人所需要的高學曆、高收入背景[?]也浮現了出來。

  由此看來,在BBS上積極地發貼子的集團,根本就不可能忠實地反映國民的輿論。然而問題在於,這樣的集團在輿論形成的過程中,到底在發揮著什麼樣的作用。

  在此,我想起了“communication的二階段流程”假說[?]。通過大眾傳媒(mass media)所傳播的資訊,其之所以具有影響力,是有各種原因的。就此,最為人們所認同的,就是這個假說。該說認為,有關社會現象的各種資訊,乃是通過“輿論領袖(opinion leader)”而被人們一般地接受的。這種“輿論領袖”對於媒體(media)有較大嗜好,同時對於其周圍的家人、朋友或者同事圈子又很注意,試圖對他們施加影響。

  現在,還沒有資料表明,在網絡上積極送出帖子的集團就是和“輿論領袖”一樣的人。但同時,各種調查所顯示的資料,不僅沒有否定這些集團是具有那種資質的,而且,對於各種媒體中傳遞的資訊的高度敏感和送出帖子的積極性這些特點,也強烈地暗示這就是“二階段流程”假說所稱的“輿論領袖”那種情況。

  在此先說明一下,基於上述的理由,后面將要提到的“社會輿論動向的一端”,其實是帶有不少偏向性的。而且,它既非通過統計分析而抽出的集團,在性質上也不適於進行統計性的處理。在此,它不是作為對某一主體的調查被動地回答的結果[?],而是從communication論出發,作為一個例子,用以揭示我們所關注的集團在自發地、積極地表明意見時,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憲法感覺”。

  幾個特點

  如前所述,引發作者撰寫本文的網絡上的BBS,其記錄已經不存在了,故而不得不限於印象上的理解。就此我所選擇的分析對象,是存在於朝日電視台“新聞台”主頁上的BBS “your voice”[?]。

  不過,與Microsoft 的MSN網站上的BBS相比,這個BBS會讓人有一些顧慮。這就是,由於這是由需要政府許可的放送經營者開設的網站,主頁上明示了管理員對貼子內容進行控制的可能性,完全意義上的“自發的、積極的”帖子送出是難以實現的。不過,管理員對於觀眾和聽眾的投稿,特意先以各種理由說明其中混入了一些無法辨認的亂碼,然后僅登出內容不完整的帖子,就此看來,其控制的程度還是比較小的。至於這個BBS的價值,則是另有所在。

  “新聞台”今年開始進行“節目更新”,隨之開設了那個BBS。現在,這個節目的視聽率有超越全盛期時候的勢頭,令同一時間播放的NHK報道節目與之相比都望塵莫及。另外,由於節目中還不斷地提示這個BBS的存在,所以在為數眾多的BBS中,它面對的國民可以說是最廣泛的了。而且,這個BBS本身就是該台節目中的“News in depth”欄目的互動計划,其中可以體現出人們對社會現象以及相關報道的反應,這一點還是挺有意思的。

  當時,因為是平常日子里播的節目,BBS上的內容也是五花八門,各種各樣的都有。針對石原發言而發的帖子,是在4月10日到4月14日登的。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畢業季節•日之丸、君之代的體驗”(3月9到19日)、“日之丸、君之代的體驗•國立[11]的情況”(3月20日),還有“山口縣光市母子被殺案判決•本村洋出演”(3月22到26日)等。這些題目,不但都與將教育改革、少年法修正看做改憲“里程碑”的觀點有關,而且內容復雜,其中的論點密切涉及到和平、人權、民主主義這些日本國憲法的基本原理。

  這些帖子一讀的話,就會發現,里面到處充斥著對現存制度、體制極為強烈的不滿。例如,批判到大眾傳媒的,多是從“報道與人權”的角度說的,一般都是這樣的內容:“……我雖然不是東京人,但是今天也給都知事發了一個電子信件鼓勵他。(中略)大眾傳媒是在小題大做、故意對都知事個人進行攻擊,向大家撩撥錯誤(或自負)的正義感情,我覺得他們在危險地自我膨脹。(中略)大眾傳媒應該對此有所反思。……”(福島,41歲)。如果讀了這些內容的話,不少人可能就會接受了“反體制的”言論。但應該注意的是,與石原在第三國人發言后就其發言所開的記者招待會上謾罵記者的講話內容相比, BBS里的上述言論簡直是同出一轍。而對護憲派極盡惡罵之能事的小林????和櫻井???這些“社會派評論家”,也都是憑藉在葯物傳染愛滋病問題上,扮演了激進的政府批判者而出名的。

  問題是,這些批判、不滿的意圖,有著微妙的不同。這些言論很明顯地傾向於在強有力的領袖的領導下建立穩固的“新秩序”,希望藉此徹底推翻現存的制度和體制。他們不重視理性的討論和說服,認為只有一刀兩斷才好。所以,把石原慎太郎當成了這一言論和行動的一個踐行者,而不在意盡管他外表上是現代的,其價值觀實際上卻是復古的。然而一說這些,他們反倒說:“還是少找話把兒了吧,現在該討論的現實問題是,對那些無視日本的道德、文化,干著非法勾當的外國人,應該採取行動”(東京,29歲),甚至冒出這樣的話來:“戰后,日本的這些口口聲聲講平等主義、講進步的文化人,把持著政界教育界,這種不平等才帶來了矛盾。貴台等的媒體的偏向性報道也一樣的坏。只做好聽的表面文章卻不承擔責任,有什麼批評的權利”(東京,36歲)。

  與支持贊賞“強有力的領袖”相反,這些批評把矛頭首先指向了報紙、雜志、電視節目這些大眾傳媒。的確,大眾傳媒領域里是存在很多問題,不能說沒有“自食其果”的一面。有的為了聚集人氣,也發過和這些帖子類似的言論,例如石原發言之后,《SAPIO》上就發表過一篇題為《石原慎太郎•前往東京外國人地帶》的新聞報道。而將批判和不滿往大眾傳媒全體發泄的這些人,實際上也在受著主張改憲論的報紙、雜志、電視節目的強烈影響,但是,他們並沒有自覺到,自己所表達的不平不滿,其實正是受了那些大眾傳媒的影響。他們反到說大眾傳媒“沒有批評的權利”,這就帶有徹底否定應該“自下而上”以理性討論形成公共圈的意味了。

  盡管如此,並非所有的大眾傳媒都在抱這樣的看法,其中,對這些言論採取強烈批判態度的也並不少。二者之間存在著尖銳的對立,有時還發生過激烈的爭論。從這個事實來看,如果批判日本的大眾傳媒(全都)是改憲論的主角,不是語不中的,就是僅僅流於表面觀察了。

  尤其是,那些帖子里的發言並不僅僅是抱著乖乖地識時務的想法,這是其第三個特征。從他們常用的“刁難”、“話里挑刺兒”這些字眼里,能強烈感受到“對大伙兒選的都知事……”如何如何的這種語氣。另外,關於日之丸問題,有的說“多少回輿論調查了,反對國旗日之丸、國歌君之代的,都不過是極少數的”(岐阜,42歲),也同樣是按照這樣的思維模式,即:既然這是按“大家”的想法、由“大家”決定形成的法律和國家,那麼當然就應該遵從了。這些話都是採取了這樣的套路,就是由“參加”以及“大家的想法=輿論”這些中介判斷,導出被賦予了正統性的“秩序”。相反,諸如“對於和‘大家’不一樣的少數意見,恰恰應該給予尊重”這樣的民主觀念,在他們那里,卻是非常的淡薄。

  本文開頭所引的那段新聞報道,描述的是石原被推上都知事位子的那次選舉活動的一個情節。對於其中所體現的“時代氣氛”而言,立於三權之外、被視為應擔當權力監督角色的“第四權”的大眾傳媒無異於“攔路虎”、“搗亂分子”。正所謂“我們所希望看到的,是與都知事共同推進改革的大眾傳媒”(福島,41歲,前引)。對於試圖監督權力行使的人,貼上了小林和櫻井這伙人常用的各種標簽,他們給留的路只有一條——沉默,這正是德國的communication論學者Elisabeth Noelle-Neumann所說的“沉默的螺旋”。更何況,這些言論和行動,與現在行使著政治權力、叫喊著要“改革”的人是一條路上的,甚至運用“簡直是自我啟發式討論課[12]一樣的言論”(石崎學語)來進行吹捧。只要看看這些,那里面(BBS)令人喪失發言勇氣的恐怖感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推進著的“自主制定憲法”或“國民的憲法制定權力行使”,表現了什麼樣的態度呢?從現代憲法所具有的各種作用來看,對權力的行使賦予正統性和合法性的“憲法時刻”倍受重視,而且作為實現“時代氣氛”所獨有的秩序感覺•憲法感覺的手段,也是他們所期待渴望的;然而,監督權力行使以保障人權的憲法作用,卻被看做是為“不負責任的自我中心主義”開路的東西,而被輕視。

  談到這里,讀賣新聞的第二次憲法修正試案中,諸如將“公共的福祉”改稱為“公共的利益”,把它直接和國際人權條約中的“國家的安全與公的秩序”相掛鉤,讓國民負遵守那種憲法的義務等的內容,其弦外之音也就暴露無遺了。他們豈止是“對現代憲法一竅不通”,實質上簡直是在與所謂的“時代氣氛”大做共鳴。這種色彩真是相當的濃厚。

  代結論

  ——政治與輿論兩廂共鳴之時

  像這樣的“時代氣氛”,不難想象,其所醉心的,不是議會,而是執行權;不是組織,而是個人;不是討論,而是決斷並付諸行動。不過,令人頭疼的是,這樣的“氣氛”,據說已經有向擁有住民主權的人們中間流布的苗頭了。1999年3月9日的朝日新聞晨報里面刊登過的這麼一段,就是一個例子。“‘我變節了。議員還是必須得有的’。說這話的,是干了近15年的‘爭取制定資訊公開法的市民運動’事務局長的奧津茂樹(38歲)。/我過去一直相信,如果社會的資訊公開度和市民參與度提高、住民能夠直接控制行政的話,那就‘不需要地方議員’了。但自從開始起草《市民參與條例》模範本以后,我的想法發生了變化。(中略)/‘所謂的市民代表,終究還是那些在選舉中被選為議員的人。所以,我們需要有掌握超越市民的力量的議員們’”[13]——從這個報道來看,奧津的周圍應該還有大量的“不變節的市民”。他們所持的秩序感覺,正如“不是議會,而是執行權”的傾向所典型地反映出的,反而與本文多次提到的“時代氣氛”所追求的秩序感覺有更多的共通之處。果真如此的話,政治層面的改憲動向,在與這些市民的參與意識發生共鳴時,很有可能一方面散布給人們“以真正的民主主義為目標•面向未來的市民運動”這樣的正面印象,另一方面又肆無忌憚,強行排除“少數人•異端分子•批判者的權利的應受尊重性”(請注意,一部分的媒體已經被揪出來貼上了“人權販子”的標簽)。

  不過,改憲派的方面也犯了一些“錯誤估計”。首先,把憲法視為“萬惡之源”的象征術,目前還不能說是已經成功了。而且這種伎倆中揮之不去的“陳腐氣”,正是石原所無法完全掩蓋的地方。在此意義上,護憲派的竭力批判,可以說還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的。另外一個“錯誤估計”,大概就在於憲法調查會的存在本身了。

  如前所述,這回的改憲動向,與“時代氣氛”和政治動態相共鳴,如果他們打成一片的話,就有可能一鼓作氣地發展下去。那些“時代氣氛”的旗手們,被派出來在政治過程中充當公共的角色。令人擔憂的是,當他們在BBS上作為“輿論領袖”,輕而易舉地就獲得了正統性的時候,很有可能導致可怕事態的出現。而憲法調查會卻是由“該被唾棄的議會”設置的,而且那里在沒完沒了地議論著半個多世紀前的制憲過程,這也絕對是不合他們心意的。既然無法期望憲法調查會也給這些“領袖”們來點兒讓他們心滿意足的“公共角色任命”,要讓這些“領袖”對憲法調查會感興趣並去積極活動,自然也就不可想象了。

  這樣的輿論動向之所以產生,背后的原因並不簡單。社會的變遷導致了原有生活基礎的瓦解,隨之帶來了不安的心理。在此背景下,如果這些動向存在藉那些“對於潛藏在內心里、難以言表的各種恐怖感……相信是屬於‘大家’都有的那種恐怖感進行反抗的代言人”[14]的催化作用而出現的一面,那也許是日本社會正在迅速地向著“即使努力也沒有回報的社會”傾斜,令人們感到窒息[15]而導致的結果吧。在本文結束之際,筆者最后要指出的一點是,那些“時代氣氛”里的嚴重問題“非一日之寒”,靠以前的那些“護憲葯方”,很有可能對付不了。

   --------------------------------------------------------------------------------

  ※ 作者為日本國立山口大學經濟學部經濟法學科教授,研究方向為憲法、media法。譯者為山東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留日博士,研究方向為憲法、民商法。本文日文版發表於日本國《法律時報》72卷10號(2000年9月)第62-66頁,中文版發表於《山東大學法律評論》第2號(2004年12月)第220-229頁。

  [?] 譯注:數寄屋橋位於東京千代田區的有樂町,靠近銀座。一談到有樂町、銀座,就會讓人回想起當年的流行歌曲《相遇在有樂町》、《銀座之戀物語》,故而這些令人懷舊的地方很有名。而當年唱這幾首歌的,就是石原慎太郎的親弟弟——已故著名歌星、影星石原裕次郎。所以,最后一場的街頭演講選在這里,實際是要搞一場漂亮的演出。

  [?] 播碧信義《教員養成系學生的憲法意識與憲法教育》,載法律時報54卷10號(1982年10月)。

  [?] 譯注:根據日本國憲法第96條第1款的規定,要修改日本憲法,首先必須在參、眾兩院都得到三分之二的議員的贊同,然后國會才能向全體國民提出修憲案,得到國民的承認后修憲才能成立。國民承認的程序是,舉行特別的國民投票或者在進行國會規定的選舉時舉行國民投票,修憲提案得到過半數的贊成,方能通過。

  [?] http://www.msn.co.jp/home.armx。

  [?] 這種貼子一旦熱烈起來,半天里發出的帖子達到十幾萬字並不稀奇。

  [?] 此處的ROM是Read Only Member的縮略。當然,這是對半導體的一種素子Read Only Memory的摹仿。

  [?] 野村綜合研究所•東京大學社會資訊研究所《網絡利用者的實態1998》,http://www.nri.co.jp/news/1999/990225.html。

  [?] Elifu Katz, Two Step Flow of Communication, in edited by Wilbur Schramm, MASS COMMUNICATIONS Second Edition(1960)。

  [?] 經驗表明,這種情況下會產生對調查主體的一種迎合,從而造成調查結果上的差異。

  [?] http:// www1.tv-asahi.co.jp/n-station/index-2/html。

  [11] 譯注:東京地區某城市名。

  [12] 譯注:指通過類似催眠的暗示效果控制人思想,採取這一手段的那類討論課。

  [13] 《追問存在意義的議員(政治家啊 第六部 地方的提問:三)》。

  [14] Tessa Morrice-Suzuki《在新市場上市的舊偏見》,載《世界》2000年8月。

  [15] 佐藤俊樹《不平等社會日本》中公新書2000年出版。

  原載:法律思想網

 

 
國際邊緣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