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掀起論述狂風:三歲幼兒接受論述輔導
 
 
朝鮮日報 (2006.09.25)
 
 

記者:金南仁

  年僅三歲的俞林最近每週一次學習“論述”課程。每當家庭教師給俞林念童話書,俞林就以說話和畫畫的方式寫心得。當記者問到“孩子現在學習論述是不是為時過早?”時,俞林的媽媽崔某(33歲,首爾道穀洞)回答說:“以後高考趨勢不是以論述為主嗎?我覺得這可以給孩子養成讀書的習慣,況且早學習論述比晚學有好處。”最近開展論述教育事?的H公司乾脆以“綜合論述課程”的名義招收3~7歲的學生。其授課方式是家教給孩子念童話書,並一起進行討論。該公司即將突破“1000名會員”的紀錄。

  兒童參考書公司——C公司也從一年之前開始編纂幼兒論述教材,供全國幼兒、幼稚園使用。C公司此舉是因為走遍各幼稚園進行市場調查後發現了“商機”。教材沒有限定必須寫字,但是由於幼稚園的要求,教材中添加了“論述”兩個字。企業方說:“如今幼稚園給孩子教論述課,媽媽們才高興。目前,連地區補習學校也爭相開設幼兒論述班。”

  自首爾大學等名門院校最近陸續宣佈將從2008年高考開始提高“論述”比重後,在“補習市場”掀起了一場風暴。原以首爾大峙洞、木洞等高考為中心運營的各補習班正在迅速將重心轉向“論述”方面。

  特別是,隨著論述飛快成為補習教育的“核心”,“要成功考入大學,就必須趁早讓孩子接受‘論述’教育”的風潮在家長之間迅速擴散。這說明,2~3年前掀起的小學論述風潮現在已經擴散到幼兒階段。其中當然存在企業利用家長“論述不安感”的戰術起到的作用。在首爾大峙洞一所小學論述補習班大廳,等待孩子下課的家長之間最主要的話題也是“幼兒論述”。

  “我的孩子在六歲的時候在等候名單上登記了名字,小學1年級開始上論述補習學校。”“在那堙A掛名2~3年是最基本的。在幼兒班,還有孕婦前來預先替未出生的孩子寫申請書。”“帶著36個月大的孩子來進行水平測試。只為觀察孩子的集中力有多高。”

  現有的以高中為主的論述補習班也正在積極投身到幼兒、小學論述市場。E論述補習班負責人表示:“低年級子女的父母都想著自己的孩子將來要上SKY(首爾大學、高麗大學、延世大學),因此小學論述市場要比高中部更大。小學2~3年級孩子的媽媽也紛紛諮詢‘現在會不會有點晚’,都在擔心高考論述。”

  自名門院校發表說要加強論述比重之後,補習班不斷接到學生家長的諮詢電話。大峙洞的著名M補習班表示:“在發表這一消息以後,已經到了多得無法繼續安排商談日誌的程度。”L論述補習班的負責人朴某也表示:“在5歲幼兒課程方面,學生家長希望能夠經常寫,因此在現有的討論和說的教材基礎上,設置了寫作欄目,開始讓孩子們論述。”

  記者在首爾江南的H論述補習班申請視窗遇到了林善英(化名,35歲,瑞草洞)。作為小學3年級學生的家長,林某表示:“最近還有不進修(小學論述)的孩子嗎?”她說:“以前如果是‘國、英、數’,那麼現在就是‘論、英、數’。”由於非常熱門,論述也被納入了‘學前教育’。在一個論述補習班,小學5年級的閱讀教材中加入了連初高中生都很難理解的小說家吳尚源的《猶豫》,還會以“跨國企業的優缺點是什麼”為題,讓學生們展開討論。該補習學校的相關人士表示:“只有這樣,才能吸引學生家長。”

  首爾江南的M補習班乾脆用和高中論述相同的方式來講授小學論述課。學生們要以“美國是不是我們的朋友”為主題,寫滿600字原稿紙。孩子們已經要結束了對“辛未洋擾”、《通商守護條約》、作戰指揮權等問題的討論。經過一個小時寫出來的論述,將經過修改教師的評價。該補習班的5年級課程還包括“請對演繹推理和歸納推理進行比較”、“平等和自由,哪一個應該優先”等討論主題。

  記者在補習班見到的吳某(13歲,大峴小學6年級)說:“上高3的哥哥正在準備高考論述。媽媽說我也應該提前好好準備論述,所以上補習學校。”

  在江南一帶,還出現了人均20萬~30萬韓元的小團體論述補課形式。家長劉某說:“即便高考論述是評價創意力的考試,但無論如何準備較久的孩子還是有利。其他孩子都在學,沒有父母會心甘情願落於人後。”

 

 
國際邊緣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