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王的身影(泰國軍事政變的幕後)
 
 
來源:《東方日報》 2006.09.23
 
 

※作者:劉鎮東

  9月東張西望19日的政變,是泰國自1932 年發生不流血革命結束君主專政、實行君主立憲制以來的第18 場。

  被政變推翻的泰國首相塔信說沒有想到軍方會出手,但如果「有人」不想他當首相,他就不當。塔信所謂的「有人」必有所指。

  泰國軍人在政治上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是毋庸置疑的。然而,軍人在泰國不是獨立的政治參與者。泰國的政變往往與國王有著密切的關係,本次也不例外,普眉蓬國王的身影若隱若現。

  政變前,塔信已經安排提前在聯合國的演講,希望提早趕回曼谷掌控局勢。據新加坡《海峽時報》的追溯,政變發生的當日早上,塔信要求軍方將領前往首相府出席遠程視訊會議,但軍方沒人奉陪,塔信陣營拉響警報。

  當日傍晚時分,塔信宿敵、前首相兼貴族院(Privy Council)主席Prem Tinsulalonda覲見國王。政變佈陣一完成,據報道泰國電視就出現高級將領的車隊在午夜時分開往皇宮覲見國王的畫面,傳達國王默許政變的政治訊息。

  在奉行民主政治為正道的國際社會,政變絕對是下下策,對泰國的經濟和國際形象都起著負面影響。臨時軍政府首相頌迪表示將在兩周內交出政權就能看出軍方和泰王都清楚這點。但何以泰王和軍方被迫出此下策?

  剛于今年6月慶祝即位60週年的泰王,是世界上在位最久的君主。他于1946年長兄被暗殺之后即位。有關暗殺案一直是不能談論、不能翻案的禁忌。在泰國紛亂的政局能維繫君權和高企的民望長達 60年,普眉蓬國王必然有一套手腕。

  泰國近8成人民是農民,而曼谷的精英與鄉區的農民之間有著一道很難跨越的經濟和文化鴻溝。執行力薄弱的政府機關對鄉區的行政效率不彰。在塔信的泰愛泰黨一黨獨大以前,中小型政黨和多黨聯合政府對農民而言,是沒有什么意義和影響力,只是精英們在為本身謀求利益。政府和政黨往往被認為是曼谷精英的玩意兒。

  國王普眉蓬通過他個人對農業研究投入的心力和資源,在農民的心目中建立無堅不摧的形象。另一個紀律嚴謹、網絡遍佈全國的機構就是軍方。兩者是是互相結合。

  泰國專家Donald McCargo不久前指出,多年來泰王通過「皇室網絡」(monarchic networks)委任效忠于他的親信出任官僚系統和軍方的高職,並通過這些親信制約民選的政治領袖。

  塔信作為泰國史上最有創意的政治領袖,對泰王和原有軍中精英的影響力,起著嚴峻的威脅。他在2001年 1月的選舉上台,通過政策買票的方式,對農村進行各種發展承諾,迅速贏得農民的喜好,直接與泰王競爭支持群。

  號稱CEO首相的塔信,在迅速地建立本身的政治基礎后,有許多「暴發戶」式的傲慢和偏見,在不斷撼動國王的地盤之余,也多次傳出對國王表現不尊重的傳聞。

  塔信對泰王的皇室網絡最大的威脅是挾龐大的、原屬于泰王的農村民意,通過委任他在警察官校的同學(塔信曾任泰國總警長)出任軍方和政府高職,來抵銷和破壞泰王對軍方與政府的控制。

  泰國自去年杪媒體巨頭宋迪(非政變領袖)以塔信藐視國王為由展開每週示威,及至今年初塔信將家族企業臣那越集團出售給新加坡官聯企業淡馬錫集團后進一步掀起反塔信風潮,4月選舉后兩天儘管塔信獲勝,卻在覲見泰王后被迫宣佈辭職。

  塔信在今年4月宣佈辭職后,採取拖字訣,繼續留任看守政府首相,直至下屆大選。原定在10月舉行的大選近在眉睫,為何軍方和泰王在此時出手?

  據說塔信已準備在近期調動軍方高職,令親泰王的將領人人自危。而10月的選舉,在其他反對黨非常弱勢、北部農民繼續力挺塔信,后者繼續獲勝並贏得執政合法性的可能性非常高,泰王將對塔信無可奈何。在后普眉蓬時代,塔信將把皇室變成的的確確、沒有實權的「君主立憲制」。

  我在澳洲留學時,曾問一名和皇室有往來的泰國富商兒子,泰王的繼承人是誰?他半開玩笑說:「我們泰國人相信泰王不死,所有沒有繼承問題」。泰王在民間的威望,就像英女王的聲望,是個人而非整個王朝的。泰國人對太子的表現非常不屑,所以比較受愛戴的長公主也是crown princess,繼承問題未有決定。

  泰王和軍方與塔信之間的鬥爭,是舊精英與新精英之間的競爭,這樣的競爭不會因為這場政變的發生而結束,而會隨著泰王普眉蓬的漸漸老去而加劇。

  泰王的身影,在很多人看來,最多是政變的被動配角,但老練的陛下也許是真正的主角

 

 
國際邊緣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