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家用遺言警示日本國民
 
 
來源:人民網-《環球時報》 2006.08.21
 
 

  現年68歲的養老孟司稱得上是日本非小說領域的頭號暢銷書作家,他的超級暢銷書《傻瓜的圍牆》早在去年8月,累計銷量就已突破400萬冊,從而成為日本新書銷量之冠。眼下,其全新力作《超越傻瓜的圍牆》又位列2006上半年日本十大暢銷書排行榜的第八位,其批評日本社會的強大沖擊力再度令這位善於動筆的解剖學家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以“復眼”關注日本社會

  養老孟司1937年生於日本神奈川縣鐮倉巿,據說他的父親經常到中國做生意,有漢學教養,兒子的名字便取自孟子的“孟”字。1962年,養老孟司從東京大學醫學部畢業,后專攻解剖學,出任東京大學醫學部教授。

  養老孟司平生最大的愛好是觀察昆虫,這或許令他也具備了如昆虫一般觀察世情的“復眼”。日本動畫大師宮崎峻稱養老孟司“最大的特征就是他的眼睛,那是一雙隻關注於他的嗜好的人的眼睛”。除了昆虫和他家那隻愛貓“瑪魯”,養老孟司的目光所傾注的也就是他身邊那個被“圍牆”所困的日本社會了。

  早在1981年出任東京大學醫學部教授之時,養老孟司就兼任了東京大學出版會理事長一職,這可以說為他日后成為炙手可熱的暢銷書作家打下了伏筆。1989年,由筑摩書房出版的《身體的看法》為養老孟司贏得了三得利學藝獎,此后他又出版了《唯腦論》、《身體文學史》、《甲之熊掌、乙之毒藥的故事》等多部轟動日本出版界的“驚世之作”。

  日本人被“圍牆”所困

  真正令養老孟司聲名鵲起的當屬《傻瓜的圍牆》,該書從大腦的機能來解說溝通的理論,揭示了人與人之間存在著一道看不見的“圍牆”,因而無法進行有效的溝通。“傻瓜的圍牆”一詞出自養老孟司20年前的著作,新潮社的編輯特意將這個具有沖擊力的詞匯選作書名,並打出“溝通產生理解是最大的謊言”這樣的口號,自然牢牢地吸引住了讀者的眼球。

  眼下,“除了自己以外,世上全是傻瓜”的心態彌漫整個日本社會,如何處理人際關系成了讀者最為關心的問題。《傻瓜的圍牆》為那些在生活中到處碰壁的人找到了問題的症結所在,也為他們提供了發泄的途徑。作為繼《傻瓜的圍牆》、《死的圍牆》之后“圍牆系列”的第三部,《超越傻瓜的圍牆》直接對現代日本社會提出了警告,帶有強烈的“社會評論”的色彩。養老孟司說:我已年近七旬,對日本的現狀實在有點擔心,這本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看作是我的遺言。他在書中開宗明義地指出,現在的日本人已經失去了品格。過去還有所謂的“社會輿論”,各地區乃至整個社會也有通行的“潛規則”,如今這些已日漸淡薄,人們都我行我素。盡管社會總是在不斷地改變著模樣,但我實在看不清它究竟要往何處去。

  養老孟司告誡年輕人控制欲望

  養老孟司在接受《讀賣新聞》的採訪時說,眼下日本年輕人追求的與其說是“NUMBER ONE(第一)”,不如說是“ONLY ONE(唯一)”,這種所謂的“追尋自我”實際上是自我意識的極度膨脹,他對此抱有“極大的疑義”。

  針對愈演愈烈的“NEET”(Not in Education,Employment,or Training的縮寫,意為既不上學也不工作)、少子化、生活意義的喪失等社會問題,養老孟司說:“你應該明白自己隻是個普普通通的人,認識到這一點,才能去填補空白,真正在社會上找到自己的位置。”他認為現代人最大的問題在於輕舉妄動,但就算你再怎麼了不起,再怎麼凸顯自我,你充其量也隻不過是世界上的六十億分之一。養老孟司借用中國的傳統道德觀念來告誡日本的年輕人:不妨控制自己的欲望,做到“衣食足而知榮辱”。

  在《超越傻瓜的圍牆》中,養老孟司已將解剖人腦的手術刀變成了爆破“圍牆”的炸彈,它所造成的沖擊力是不言而喻的。此書上櫃僅一周,就高居日本最大的圖書中盤商日販評出的暢銷書排行榜首位,其3周大賣38萬冊的銷售數字大有超越《傻瓜的圍牆》的勢頭。

(責任編輯:李海元)

 
國際邊緣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