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全球化語境下的韓流現象
 
 
來源:解放日報/新華網 2004.11.01
 
 

●主持人:解放日報記者支玲琳實習生金心
●嘉賓:顧曉鳴(上海電影評論學會副會長、復旦大學教授)

  新聞背景:近來,在中國、日本等亞洲國家再掀“韓流”高潮,以央視為例,幾大主要頻道韓劇輪番上映,收視率居高不下,大有俘虜全民之心的態勢。此外,在圖書出版、化妝品、服裝、家電等行業,韓國風也是愈刮愈猛。無論你是為它感冒發燒,還是對其嗤之以鼻,人們所感受到的來自韓流的強大滲透和撞擊卻是實實在在的。所有這些,都不得不讓我們重新審視這股異域流行風尚。

  主持人:如果從2000年韓國音樂、影視劇開始風行國內算起,“韓流”已經整整風靡了四年。作為一種大眾流行文化,其生命力之頑強令人驚嘆。但在同時,人們也百思不得其解:為什么一個在歷史上深受漢學、儒家文化影響的國家反過來會對我們產生如此強烈的文化震撼力?你可以說它是“抄學改創”、也可以將其貶抑為“集眾多流行於一體的大眾文化”,但是它能風行中國、紅遍亞洲、影響好萊塢,說明確有獨特文化魅力。

  顧曉鳴:韓流體現的是韓國的智慧,體現的是特殊的民眾心態。韓國是個大國邊上的國家,在歷史上,它曾深受中國儒家文化影響;到了近現代,日風美雨也曾強烈衝擊過這個國家。可以說,韓國一直承受著外來文化侵襲的壓力。今天我們說“哈韓”,其實在韓國國內,他們也曾哈日、哈美過。但是韓國人有一個優點,他們很善於吸收外面的東西,比如像太極旗,其實吸收的是中國的陰陽八卦。再如韓劇,也是在吸收和消化好萊塢肥皂劇和日本偶像劇的長處後,加上特有的韓國意蘊才形成的。相容並蓄、突出自我,這就是韓國流行文化的成功之道。當然,和中國比起來,韓國沒有那么發達的文化外殼,但是其自身文化所特有的矛盾環境,造就了很強的文化張力和創造力。

  韓流是一種雜糅的流行文化,很多韓國創作人說“我們沒有風格”,但這樣的東西卻讓很多人著迷,這說明只有知道得越多,才能掌握得越多。“沒有風格”就是風格,這是文化吸收整合後的最高境界。現在很多人擔心:這么多“流”進來,會不會淹沒自己的聲音?我們會不會在這一波又一波“流”的漩渦裏迷失文化方向?我想不必擔心。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文化是個民族性的問題,本原性的東西是始終改不掉的。

  主持人:韓流是一面鏡子。一方面,它映照了我們在文化現代化進程中的一些不足;另一方面,它的流行也不啻於是對我們本土流行文化生命力的一次考量。在前者,韓流以其在東西方文化間的行走自如、在傳統與現代間的遊刃有餘,彰顯了儒家文化現代化努力的成功,同時也反襯出我們在“傳統”羈絆下的停滯不前;在後者,韓流以其迅雷不及掩耳的搶灘陣勢,暴露出了我們本土流行文化的缺失。那么,在全球化的語境下,在退進取捨之間,我們怎樣才能找到自己的流行文化方向呢?

  顧曉鳴:我很推崇一個說法,叫“胡說八道”,也就是嘗盡百味方知味的意思。有人把韓流現象僅僅歸結為消費層面的追趕時髦,這是不客觀、不全面的;韓流風日盛,絕非一朝一夕的事,不能將其歸結為一種偶然、膚淺的流行現象,因為這已經關係到文化價值考問的深層問題。其實不僅是韓流,像泰國、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甚至印度、伊朗文化等等,都有很多值得我們借鑒的地方。廣泛接納域外先進文化,人們看世界的視域也會拓寬。到時候還會有什么哈韓、哈美呢?流應該是多元的,重視小國才是真正的泱泱大國,這也是全球化進程中的應有之義。韓流是個信號:文化不分大小、不分遠近,只要好,我們就應該讓它進來。我們所要營造的就是這樣一種海納百川的文化開放環境,只有這些流此起彼伏地進來,才能活躍我們的市場、拓寬文化的視角。以前我們總是擔心好萊塢文化的大舉侵入,現在“韓流”進來反倒是平衡了。

  換個角度看,文化也有其“內旋”(involution)機制,這是多元文化背景下的文化形成機制。像猶太民族,它把德國文化都吸收進來了,但是它本民族文化並沒有喪失。反而在吸收、消化的過程裏益發堅實了。其實回過頭來看,中國最優秀的文化是什么呢?在過去5000多年時間裏,中國是吸收和發展其他民族的豐富文化,才逐步成為東方文化的策源地和文化大國的。從佛教文化到馬克思主義,這些外來的文化思想被我們汲取吸收了,也就有了自己的印記。在開放的全球化語境下,我們無需害怕,因為我們最大的競爭力在於親和力。

  主持人:以開放的態度相容並蓄,這才是文化開放的做法,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找準自己的方向,不至於迷失在某一種“流”中。一個韓流現象,其背後的命題卻是非常深沉:開放的中國該具備怎樣的文化心態。

  顧曉鳴:有些民族是有特殊文化積淀的,在某一時期,當機遇來臨,它的靈氣就會被激活和迸發出來。我們不能只把眼光盯在大的國家和民族身上,像芬蘭,那么小的國家,也可以把諾基亞、音樂做到享有世界聲譽。每個民族都有靈性一閃的歷史時刻,我們不怕韓流,以後還要讓更加多元的“流”進來,這樣才不會有排斥、妒忌和膜拜。總覺得別人的東西好,這樣是沒有前途的。在這一波又一波的“流”中,我們品嘗不同滋味,但是同時也要加速成長。開放的中國必須具備這樣一種遠見卓識———“萬物皆備於我”,我們所要做的是一種超越文化的整合。現在我們常常說要抓住戰略機遇期,韓國抓住了。韓國在現代化過程裏,抓住了文化產業的發展契機,像遊戲、動漫都不是他們的強項,但是他們都上來了。其經驗就在於他們很善於吸收別國的發展經驗和現代文明的先進成果。韓國文化產業的發展過程,其實反映的也是東方文化的現代化過程,值得借鑒。

(責任編輯:劉君)
 
國際邊緣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