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中國偽造歷史 黃文雄漫畫揭密
 
 
文/陳宗逸(新台灣新聞周刊 2006 / 03 / 27)
 
 

《中國入門》不但揭發中國善於製造「偽史」傳統,也鼓勵日本人從 「黑心歷史」開始,了解中國的本質。但黃文雄也因此而遭到恐嚇,猶如台灣版的「盧西迪」。


年近七十歲的台裔日籍作家黃文雄,在去年底出版一本叫做《中國入 門》的漫畫,陰錯陽差引爆日本社會的討論熱潮,原本預期應該算是 冷門的政治歷史類漫畫,短短出版一星期,銷售量就達十四萬冊,到 今年年初為止,據估計銷售已經超過三十萬冊。這本意外熱賣的冷門 漫畫,不僅讓黃文雄去年的個人歲收創下新高點,也成為國際文化與 社會議題討論的熱門話題,除了「中國現象」成為日本社會的討論熱 潮之外,「黃文雄現象」也備受關注。

黃文雄現象 崛起中新日本指標

一本《中國入門》,加上稍早幾天出版、也造成熱賣現象的《嫌韓流》 漫畫,不僅讓日本人重新檢視日本與周邊國家的對峙關係,更重要的, 引發了年輕人討論嚴肅議題的風氣,紐約時報針對這個奇特現象,去年 底花了超過一個小時的時間,對黃文雄本人進行深度專訪,「黃文雄現 象」甚至成為國際間觀察「崛起中新日本」的指標之一。

《中國入門》是黃文雄策劃與供應文字稿,再由資深的日本漫畫家秋山 喬治(秋山勇二)構成漫畫,整本書的內容,類似二○○一年在台灣引 起討論、由小林善紀繪製的《台灣論》漫畫。台灣一般人對日本漫畫的 認識,僅止於傳統的「童書」概念,對於日本另一種用「漫畫」形式, 發表各式嚴肅著作的做法不太能理解。黃文雄個人認為,日本人喜歡用 漫畫來表現文字,可能是因為傳統「浮世繪」的風行,讓日本人習慣用 「圖像」來思考事物。不管是輕鬆或是嚴肅的議題,皆可用分格漫畫來 表現。

此外,日本的大眾交通系統發達,一般民眾每天的生活相當依賴通勤, 而閱讀速度快、理解容易的漫畫,比一般純文字的書籍,更受歡迎。小 林善紀長期在政論雙週刊《SAPIO》連載的政治漫畫,就是該週刊相當 受到歡迎的一大賣點,連李登輝前總統都是忠實讀者。這種漫畫能夠影 響政治與社會風潮的現象,恐怕是台灣出版業、甚至文化工作者難以想 像的層面。

中國造偽史 如傾銷的黑心商品

會想到要用漫畫形式出版《中國入門》,是黃文雄的突發奇想。他說, 寫書寫了幾十年,深深感覺到在網際網路發達的時代,「活字印刷文化 已經差不多結束了」,在日本要用傳統書刊來吸引讀者注意,困難度越 來越高,嘗試用漫畫來表現,反而可以嘗試一些新的可能。《中國入門 》在日本出乎預料熱賣,最重要的並不是讓日本民眾熱中討論中國現象 ,而是吸引了原本對這些議題並不關心的年輕人,重視這個攸關日本社 會存續的嚴重問題。在日本的「黃文雄迷」,也因為這本漫畫,出現大 批的年輕人,並且利用綿密的網際網路,幫「黃文雄現象」加熱,甚至 影響主流媒體的報導。

這幾年來,黃文雄與文壇志同道合的朋友,不斷地與日本社會特有的 「親中意識」決戰,黃文雄認為他是台灣出身,又久居日本,最了解 中國文化對日本傳統社會的衝擊。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歷史詮釋。 黃文雄對歷史和文化很有興趣,所寫的書籍也都以這些問題為主,他 最在乎的,就是中國人的「作假」,他認為中國幾乎什麼東西都是假 的,連歷史都可以偽造,是「黑心」歷史,就好像中國四處向全世界 傾銷的黑心商品一樣。

中國入門熱 年輕桃太郎也瘋狂

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由於戰敗國的身分,加上日本文化傳統價值 觀,著重「體諒與溫柔」,長年來對中國人、甚至韓國人要求的「謝罪 」,一直都默默承受著,這讓黃文雄相當的不滿。原本祇是無心插柳, 寫書抒發個人的理念,想不到一本解釋中國文明崩潰的評論書《中國的 沒落》,意外成為暢銷書,才一路讓他開始數十年的筆耕生涯,轉而晉 身暢銷作家。由黃文雄熱潮解讀,我們也可以知道,日本社會想要從「 謝罪型對外關係」中解脫的渴望。

隨著近年來的社會氛圍改變,黃文雄式的中國解構觀點,漸漸成 為日本社會主流,這個被中國與韓國指為「日本軍國主義復甦」的 右派崛起現象,不止是日本近幾年走出泡沫經濟之後的結果,甚 至還讓小泉首相完成奇蹟式的政治改革,日本年輕人一反父母輩 對政治冷漠的態度,熱中參予政治議題討論,這也讓「黃文雄現象 」不斷發燒。

而藉著網際網路的發達,現在的日本年輕人不僅可以藉著不同型 式的小眾媒體,抒發政治觀感,更可以對抗傳統媒體掩飾中國內 幕的操作手法。黃文雄最近才出版一本叫做《中國與韓國 到死都 不會教的近代史》,接續著《中國入門》的熱潮,也賣得相當好,他 認為這是日本社會一種「解構中國」風氣正在悶燒的現象,日本年 輕人身在其中的熱烈參與,正好跟台灣成為一個對比。

逆向思考法 完全解構中國問題

黃文雄說,從一九八二年開始的「歷史教科書誤報事件」、一九八 五年的靖國神社參拜問題,以及其後的慰安婦爭議、中國武警入 侵日本領事館擄人事件等,日中之間的衝突不斷攀升,近日東海 油田開發問題,甚至讓國際認為日中爆發嚴重衝突的可能性已經 創下近年來的新高,這是屬於「文明的衝突」,中國不斷針對屬於 日本內政範圍的「參拜靖國神社」問題提出干涉,加上中國境內不 斷高升的反日衝突,中國民族主義的高漲,也讓日本人從政治冷 漠症候群中,甦醒過來。

「中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國家?」近年來不斷有日本人提出這樣 的疑問。黃文雄說,從明治維新開始,日本「脫亞入歐」之後,為 了生存環境以及和西方傳統帝國主義對抗,日本從當時開始,就 已經是全世界研究中國最徹底的國家。但是,在二戰終戰之後, 對於中國的研究幾乎中斷,加上政治上的考量凌駕一切,日本維 持「謝罪」外交的態度,對於中國現況的研究,被號稱「進步文人」 的「左翼」派系把持,有一陣子,中國甚至被左翼文人形容成乾淨 舒爽的人間淨土,但是隨著時間演變,以及中國與日本逐漸升高 的衝突,日本人對於中國過度浪漫的幻想,已經破滅。

黃文雄認為,要日本人了解中國問題的根源,「其實很簡單,依照我 半個世紀來的經驗,大致上只要將中國所說的話反過來觀察,大概 就可以得到事實。」例如,日本近年來不斷被中國要求「要有正確的 歷史認識」,「其實只要反過來推論,沒有正確歷史的國家到底是誰 ?真相即可大白。」近日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長蔣立峰,向日本 高崎經濟大學副教授八木秀次坦承,「田中奏摺(田中上奏文)是偽 造的,當今的主流認為其並不存在」,親自將這個長達七十年的歷史 騙局揭穿,就是一個清楚的例子。

中國輸娼妓 貧農栽種禁藥毒品

《中國入門》的內容,就是從中國善於製造的「偽史」傳統開始,鼓勵 日本人從「黑心歷史」開始,了解中國的本質。篇幅中著墨最深的, 就是有關「南京大屠殺」的真偽疑雲。書中採取了黃文雄近十年的研 究結果,認為「南京大屠殺」不僅從歷史考證上面,錯誤百出,甚至從 單純的物理原理來說,日本軍隊也絕不可能在短短幾天,屠殺三十 萬以上的南京居民。「更何況,南京的人口在大屠殺之後,反而還有 成長」。

書中認定,所謂「南京大屠殺」,是中國歷史中多次發生的大屠殺翻 版,根據他的統計,從魏晉南北朝以後,幾乎每次的「易姓革命」都 發生一次南京屠殺,而近代由清朝名將曾國藩之弟曾國荃率軍征伐 太平天國,所引起的「天京(南京)大屠殺」,清軍在南京城大肆燒殺 擄掠、姦淫搶奪長達一個月,甚至還有食人現象,都成為中國人日後 偽造日本南京大屠殺的原型。《中國入門》書中認定,日本南京大屠 殺被中國人偽造,「勝負已定」,只是中國迄今還是拿南京大屠殺來 威脅日本,結合日本左派文人,對日本長年來提供給中國的ODA對 外補助款,進行「挾持」。

此外,《中國入門》書中最引起爭議的部分,是黃文雄對於中國輸 出娼妓的指控。黃文雄引用世界衛生組織WTO的數據,統計中 國婦女賣春的數目,在二○○三年達到六百萬人,「超過中國人民 解放軍總數的二倍」。他指控,中國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賣春王 國』」。這個指控,也引起紐約時報的關注,更引起中國官方媒體新 華社,運用大量文字進行聲討,要「追殺」黃文雄。

賣春之外,書中也重視少有人討論的中國毒品問題。黃文雄認為, 中國貧農為了生存,大量栽種禁藥毒品,已經成為不可抵擋的社會 現象,而中國政府懼怕農民暴動組織化,二○○五年非正式的統計 ,中國社會抗爭事件超過五萬件,已經成為中國政府畏懼的國家問 題,中國傳統的革命,幾乎都由農民揭竿而起,對於目前中國社會 貧富相差懸殊的貧農現象,中國政府只有默認毒品的存在,「維持鴉 片戰爭前的社會體制」。賣春與毒品,加上偽造,成為《中國入門》的 三個主要內容。

魅力無法擋 書迷集資要蓋神社

《中國入門》讓黃文雄在日本成為被熱烈討論的當紅文人,但是他 在日本累積數十年著作的七十多本暢銷書,早就已經讓他相當有 名氣。著名的日本「PHP研究所」的「PHP文庫」,近年來將他列 為
「戰後五十年日本最有影響力的五百位言論名人」之一,已可看出 他的分量。由於他的書籍幾乎本本暢銷,黃文雄已經成為繼陳舜臣 、邱永漢之後,最有賣座實力的台裔文人意見領袖。據透露,最近 一些日本熱情的黃文雄書迷,甚至要集資幫他蓋「神社」,「黃文雄 現象」在日本的魅力,是台灣人所無法想像的。

黃文雄多年來的反中言論,近年來隨著他的影響力不斷升高,除了 日本當地的中國僑民常常對他公開抗議之外,各種暗殺與算帳的 傳聞更是不斷。這一兩年,黃文雄積極出席近代史研究的會議,發 表許多中國、甚至韓國的反日現象和偽造近代史,也有很多韓國 人揚言對黃文雄不利,但是他個人對自己的安危,看得很開。有人 形容,黃文雄就像是台灣版的「盧西迪」。英國作家盧西迪 (Salman Rushdie)因為寫了一本解構伊斯蘭教的小說《魔鬼的詩 篇》(TheSatanic Verses),二十多年來受到伊朗政府的恐怖追殺, 黃文雄也因為多本質疑中、韓反日的歷史著作,遭受到相同的待 遇。

黃文雄說,他已經快要七十歲了,他估計再活十年就很夠,他已經 將名下的財產全部分給子女,自己在外租屋深居簡出,生活不虞匱 乏,他未來唯一的希望,就是在這十年的時間,想辦法要改造台灣 人的精神與靈魂,藉著解構中國的面具,喚回台灣人應有的自信。

※中國入門 台譯版悄悄上市

■《中國入門》在日本瘋狂熱賣,台灣版終於在三月底面世,由一向為 台灣本位書籍護航的前衛出版社推出。由於日本與台灣出版生態有所 不同,前衛出版社目前暫未將此書全面鋪貨上市。目前要買到這本中 文版漫畫,必須親自前往前衛出版社總公司購買,在三月底之前,前衛 以半價供應本書。四月之後,前衛會如何行銷《中國入門》此書,目前 尚不可知。前衛在二○○一年出版《台灣論》,曾經創下驚人佳績,前 衛也長期推出黃文雄著作的台譯版書籍,但是台灣與日本市場反應呈現 完全顛倒的狀況,也讓業者百思不解。

■《中國入門》去年發行時,被日本知名網路論壇2channel(2ch)的網 友形容為「中國版的《嫌韓流》」。

《漫畫嫌韓流》雖然只比《中國入門》早十一天發行,「嫌韓」一詞卻 在一九九○年代前就被日本傳播媒體所用。日本的「嫌韓」是指民 間對韓國事物的「不喜歡」、「敬而遠之」與「迴避」之意。日、韓國 交 正常化四十週年(二○○五年)被設定為「日韓友情年」,各種親善 交流晚會接續舉辦,南韓卻因為諸如「竹/獨島問題」等歷史糾葛, 反日情緒再度高漲,日本民間在這種社會氣氛下推出的《嫌韓流》, 很自然地引起搶購熱潮。

《嫌韓流》作者山野車輪對於書中「醜化韓國人」的爭議說明,他是為 了追求「日韓兩國真正的友誼」而著作,當前日本主流媒體總是報導 韓國美好的一面,引進大量韓國的大眾文化,韓國卻屢次針對「歷史 教科書」內容等問題對日本施加壓力,對此日本只是一味委屈求全; 有這樣的心態落差,談日韓友好議題「都是虛無的」。因此,他希望透 過淺顯易懂的漫畫,凸顯兩國人民應誠實面對的一切歷史真相,待 韓國方面徹底摒棄「小中華思想」,日韓才能進一步相互理解。

《嫌韓流》書中主角沖?,是一位因二○○二年世界盃足球賽,而對韓 國議題產生興趣的高中生。沖?從自己曾經在朝鮮總督府工作的爺 爺口中瞭解韓國的過去,隨後加入學長組織的「極東(遠東)亞細亞調 查會」,對日韓之間敏感的歷史話題抽絲剝繭找尋答案。藉由故事,《 嫌韓流》讓許多長年被探討的「嫌韓」嚴肅議題活潑了起來。《嫌韓 流》 回顧了近年日本社會的有關時事,例如藝人關口宏(料理東西軍)主 持的TBS電視台談話節目「Sunday Morning」,將東京都知事石原慎 太郎的談話錄影,移花接木剪接的醜聞,都是書中內容。

對於書中日本人有西洋外觀且造型唯美,而韓國人卻被醜化的畫風爭 議,作者山野車輪解釋,「一切都僅是漫畫慣用的表現手法」。選在今 年二月二十二日「竹島之日」接著推出的《嫌韓流2》,「極東亞細亞 調查會」新加入了一位來自台灣,哈日嫌韓的黑髮美少女留學生劉青霞 ,該會的新對手韓國大學生朴然守則有較西式的外觀,顯見山野車輪已 在畫作的人物形象上做調整,回應媒體的議論。

山野車輪說,有不少韓國出版商有興趣出版韓文版的《嫌韓流》,只是 礙於韓國國內懲處親日行為的法律,至今不可得。另一方面,南韓漫 畫家楊炳設(音譯)在今年二月推出針對此書的《嫌日流》,這本《嫌 日流》故事內容也是在年輕人的對話中進行,然而信口開河、違背史實 的成分過多,連南韓媒體也對其多所批評。(陳首安)

※中韓反日有差別 朱立熙細說從頭

觀察《中國入門》與《嫌韓流》的現象,台灣國內長期對韓國、東亞情 勢深入研究的資深媒體人朱立熙認為並不意外。朱立熙說,比較日、中 、韓之間的歷史情結,三方之間的相互關係其實相當耐人尋味。日本的 「嫌韓」風氣,朱立熙認為來自二十五年前出版的一本由資深記者黑田 勝弘所寫的《韓國人你是誰?》這本書深入解構了南、北韓人與日本人 之間的差異,當時已經引起討論。而真正引爆激烈對峙的,則是十年前 由百瀨格所寫的《韓國人到死都趕不上日本的十八個理由》,接續這本 書推出的一本韓裔日籍人士李種學寫的《我討厭韓國的四十八個理由》 ,將日韓之間的論戰引向新的高潮。

朱立熙分析,整個狀況持續悶燒,直到南韓面臨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不到五年的時間以二○○二年的世界盃足球賽翻身,成功地在世界各地引發「韓國熱」,向外輸出大量的大眾文化產品,讓日本人體會到「韓流」的衝擊。朱立熙說,尤其南韓在世足賽中充滿爭議的裁判作風,更讓日本人覺得無法接受。此外,南韓的大眾文化趁著日本泡沫經濟的末期,大舉入侵日本人的日常生活,由於近一年日本經濟復甦,對於南韓大眾文化的現象,尤其是造成日本「熟女」一片瘋狂的「勇樣(裴勇俊)現象」,日本很快產生了檢討的想法,例如由日本學者重村智計寫的《韓國病與朝鮮病》,即可知其一二。

剖析日本人與韓國人的不同,可謂相當極端,朱立熙認為,日本文化內斂、崇尚真實與忠誠,而韓國則外放、重視表面功夫,民族情緒極端強烈,日韓衝突也是兩個民族極端的衝突。此外,韓國人長年認為日本的儒教文化是由朝鮮半島傳過去,韓國是「建立日本傳統文化」的功臣,日本人卻熱中拋棄儒教傳統,兩方的文化衝突,更加火爆。比較起來,日本與中國的衝突還算小意思,單單是激烈民族情緒這一點,朱立熙認為,中國即使反日再怎麼情緒化,也比不過韓國人的程度,尤其中國需要日本提供ODA援外補助款,通常反日僅止於表面功夫。

對於韓國人的激烈民族性,以及「好面子」的異常性格,朱立熙有相當體會。他認為,韓國文化的一切都是造假,甚至比中國有過之無不及,「一個社會的主流價值竟然是整容,重表面功夫而輕忽真實,這是韓國最大的問題」。朱立熙說,從南韓「複製之父」黃禹錫造假的醜聞,即可以管窺天。韓國人要面子不要裡子,整個社會,尤其是年輕世代,普遍患有《嫌韓流》書中描述的「火病」,傳統上這是一種精神症狀,而在這邊可以形容是社會集體的「火爆」情緒。

朱立熙認為,台灣的哈韓族和嫌韓族壁壘分明卻互不了解,如今《中國入門》已經有台譯本問世,他認為細緻且優秀的《嫌韓流》,也頗值得推介給台灣年輕人看,讓台灣年輕人了解一下,除了大眾媒體與通俗文化之下的韓國面貌之外,韓國人也有其深沉複雜的另一面。

 

 
國際邊緣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