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親繁殖、學閥、學霸學術的危害

文章提交者:發音盒

資料來源:《世紀中國》 2002-04-18

近親繁殖對學術的危害更爲嚴重


與學術界的抄襲剽竊相比較,近親繁殖對學人和國家的危害更爲嚴重。抄襲剽竊主要涉及到學術研究中技術層面的內容,只要儘快地真正切實地建立一套科學完整的學術規範,抄襲剽竊現象肯定會大量減少。然而近親繁殖則不然。它直接侵蝕掉了學術原本應該具有的精神支柱,使某一領域的學術研究,變爲一個人或者少數幾個人繁殖出的“學術圈內”的肉麻的拍馬屁的吹捧行爲。一個學校的某一學科完全被某個人的私人學術勢力所把持,儼然成了土豪惡霸式的王國。對私人勢力內出現的學術腐敗行爲想盡辦法地去包庇,對學科內的其他研究者則有意地排斥,進行或明或暗的攻擊。很難想像這樣的學科怎麽能夠健康發展下去。

更嚴重的是,近親繁殖將國家提供的大量金錢,變爲少數學閥培育私人學術勢力的資金來源,儼然形成了學術“黑社會”,學術的公正客觀遭受公然的蔑視,本來應該是不正常的現象反而成了正常的現象。在這種環境下繁殖出來的學術成果用於相互之間的吹捧挺管用,用於爲國家建設提供指導或者借鑒,則肯定會出問題,而且出現的問題往往會導致國家巨大的經濟資源的損失。學術研究的公正、真實原則實際上遭受粗暴的踐踏。國家的公共資源實際上變相地被少數學閥爲培育私人學術勢力腐敗掉了。

爲了學術得以健康發展,爲了國家不浪費資材,儘快制訂出制止學術近親繁殖的具體規定才是當務之急。呼籲國內真正希望學術繁榮的學者和官員及時重視制止近親繁殖這一對國家、對學術有百害而無一利的嚴重的學術腐敗行爲。

學閥和學霸


由學閥操縱、導演的大大小小的學界腐敗之所以能夠大行其道,很重要的因素是學術資源的壟斷性,學術評議渠道的封閉性以及利益集團的功利性。建立切實可行的學術民主監督機制,是防範和避免學術腐敗的可靠保障。沒有健全的監督機制,學術活動由少數人說了算,出版論著不是靠內在質量與水平,而是仰賴人情與金錢,學術腐敗的出現就是在自然不過的了。 

學術腐敗(包括學術著作評獎、評職稱、申請科研課題中的黑箱操作,學霸打棍子和扣帽子,論著刊載、出版中的經濟行爲等)將科學化的學術研究引向墮落,從而扼殺了科學研究工作者的創造性與智慧,導致一個文明的民族重返蒙昧。學界腐敗最根本的因素是利益分割,這是不言而喻的。但在這利益分割的背後,我認爲學閥的核心作用是不能低估的。學者或學者團體在某一學科領域成爲學術研究的骨幹或中心(包括可以量化的研究成果以及規模化的學術活動的組織等等),這一歷史原因形成的學術研究格局,顯然有利於學術工作。如果這一學術研究格局繼續朝著促進正常的理論研究進程發展的話,那無疑會推動學術研究的繁榮。但問題是,不少功成名就的學問家在新舊體制轉軌過程中,沒有與時俱進的精神,沒有“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氣象,更沒有學術探索的激情;他(她)們在已有的成就面前裹足不前的同時,自覺不自覺地被人視爲“學術權威”而側身學閥之列了。因爲“有學有術”,學閥在各種層面、各種類型的學術活動中和報刊上的翻雲覆雨、巧言令色就自然是遊刃有餘了。這不能說不是學術腐敗滋生的溫床。

20
世紀90年代迄今的學術研究活動,學者們關注較多的是學術規範問題。主要表現爲學術著作的低水平重復,抄襲現象嚴重,據引資料不注明出處等等。其實,所謂的學術規範也是一個較含糊的說法,什麽是規範,什麽是不規範,又什麽是反規範,因爲在學術研究的起始階段,學術界就沒有推出一個讓人共同遵守的標準,因此,所謂的學術規範在短時間內還是處於自說自話的狀態。就現在的情形來看,學術規範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實際上是一個學術自律和學者道德自律的問題。而學術自律的物件不可能是學術研究的客體,那麽,學者道德自律就顯得尤其重要了。學者道德自律,就是學者在自己的學術研究和理論探討中,在尊重客觀事實的基礎上,創造性地提供自己的智慧、思想和思考。不掠人之美,也不掩己之醜;不同行相輕,也不輕蔑他人。但是,要形成學者道德自律的局面又談何容易。

道德規範從來都是社會現實行爲準則的最真實的反映,社會崇尚什麽,弘揚什麽,貶斥什麽,排拒什麽,很實在地表達了一個社會基本的價值觀念。學者道德自律就是在這一基本價值觀念的基礎上而成型的。社會在轉型,時代在流變,舊的東西沒有完全消褪,新的東西還沒有徹底建立起來,社會的價值觀呈現出舊中孕新、新中有舊的雙重特性。這就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道德規範的不穩固性。在這樣的現實背景下,如果對學者道德自律期望值過高的話,理想成分居其多是顯而易見的。問題是,如果社會良知、正義、真理代言人的知識精英集團自身的學術腐敗,一概視爲可以容忍,那麽所謂的社會良知就要大打折扣了。

佔據學術領域的某一個席位,擁有不少師友門徒,在學術上搞關門主義,自我標高;在門派上搞山頭主義,排斥異己,唯我獨尊。學閥僵化了學術研究,惡化了學術風氣,更重要的是加速了學術領域的腐敗。

學術權威”與學術官員聯手的學術腐敗,是以學閥爲核心的學術腐敗的典型表徵。這一學術腐敗,可以界定爲“學而優則仕”類型。與一部著作或一篇論文或一個挂名主編的學術腐敗相比,“學而優則仕”類型的學術腐敗真是小巫見大巫了。因爲這類腐敗不僅牽涉面廣,影響大,危害深,更重要的是,它甚至可以癱瘓局部地域自然科學或社會科學研究進程,在學術成果“通貨膨脹”的情勢下,導致學術研究的“信用危機”,從而大大降低了學術工作者的自然或社會科學研究的積極性與創造力。由學閥操縱、導演的大大小小的學術腐敗之所以能夠大行其道,很重要的因素是學術資源的壟斷性,學術評議渠道的封閉性以及利益集團的功利性。建立切實可行的學術民主監督機制,是防範和避免學術腐敗的可靠保障。沒有健全的監督機制,學術活動由少數人說了算,出版論著不是靠內在質量與水平,而是仰賴人情與金錢,學術腐敗的出現就是在自然不過的了。所以我們呼籲,細化和量化學術民主監督機制,監督和打擊學閥和學霸行爲 ,是杜絕學術腐敗的重要途徑.

中國大陸學界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