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台灣人與假台灣人 

2002.04.08 自由時報

☉陳茂雄 

  最近親民黨立委召開記者會指稱他們收到匿名信,檢舉李前總統的女兒李安娜以及其媳婦的姊妹張桂芬的銀行帳戶曾入帳數千萬,所以他們說國安局秘密帳戶的錢有被李登輝私用之嫌。李安娜的丈夫是醫師,且夫婦都工作了幾十年。張桂芬的父親張聞當是相當富有的汽車進口商。以李安娜以及張桂芬兩人的財力,有千萬元帳目的進出有甚麼稀奇?若因此李登輝就有嫌疑,那該查的公務人員何止千百人?最不應該的就是以匿名信為依據而透過媒體對社會公開,造成相關人員的傷害。若要查弊端,應該正式向檢調或監察單位檢舉,不該利用媒體擾亂政局。談到弊端,最沒有資格講話的就是親民黨,興票案十二億來路不明的錢若不是國民黨為了要聯宋打李而放棄追訴,今日恐怕還是官司纏身,另外宋楚瑜的兒子年紀輕輕在美國就有五棟房子不去追查,反而來圍剿高收入而且工作數十年者有千萬元的入帳。曾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認定舊國民黨勢力與李登輝之間是政治上的競爭,不是仇恨,這種人有知識,沒常識,不知舊國民黨勢力與政治本土化的恩怨,舊國民黨勢力因為不認同台灣,所以對台灣的政治本土化懷恨,因而仇視使台灣政治本土化的李登輝,遇李必反,倒是對陳水扁還有一點競爭的味道。 

  四月二日某電視節目中有觀眾提出親民黨立委若覺得李登輝有弊端應該向檢調或監察單位檢舉,不應該透過媒體取代司法的調查工作,立刻有一位被稱為教授的政論家出面解釋,一般民眾才向檢調或監察單位檢舉,但立法委員就應該自己調查。這位政論家不知是刻意扭曲事實或是不學無術,難道他不知道他們所堅持的五權憲法體制,立法院除了可以彈劾現任總統的內亂外患罪外,並不具有監察權,更沒有司法權,所以對弊端的追究,立委與一般老百姓一樣,完全沒有監察與司法權,所以應該透過監察或檢調單位調查。這位政論家還說韓國的卸任總統還是被抓去坐牢,難道他不知道韓國總統的坐牢是依法定程序的審判,不是由一個沒有調查權的人來調查其銀行戶頭的來往。舊國民黨勢力一直擾亂政局,他們只想抓政權,從不考慮政局的安定。 

  在政壇上有一大群人都說愛台灣,事實上他們是愛台灣政權,不是愛台灣這一塊土地與人民,若只搶政權就算愛台灣,那有誰不愛台灣?連時時刻刻準備消滅台灣的對岸政權都愛台灣。真正愛台灣的人才算「真台灣人」,所謂「真台灣人」並不以族群來界定,不只新住民有很多「真台灣人」,連白種人也出現不少「真台灣人」,相對的,有些老住民雖然數代居住台灣,但還是屬「假台灣人」。「真台灣人」認同台灣這一塊地,維護這一塊地不受侵犯,積極建立良好的民主、自由、平等的制度,期待生存在「愛」的世界。「假台灣人」只愛台灣的政權,為了保有或奪取政權,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於引用敵人的勢力也在所不惜,他們在台灣建立起「恨」的世界。 

  舊國民黨政權佔領台灣初期,由於不認同台灣老住民,所以發生「二二八慘案」,「二二八慘案」的家屬以及從事二二八平反運動人士只要求元凶認錯,從無報復之心,因為他們愛這一塊土地,不希望台灣再發生血腥事件,所以這些人是「真台灣人」,二二八元凶以及其家屬只要台灣政權,並不期待台灣有個祥和的社會,因而堅不認錯,所以他們是「假台灣人」。台灣在獨裁時代,民運人士為了期待台灣有個祥和的環境,拒用國外民運人士常用的「武裝革命」和「暗殺」手段,而用世界上最溫和的「群眾運動」來完成政治民主化以及同步產生的本土化,所以這些民運人士是「真台灣人」,而那些抗拒政治民主化以及本土化的舊國民黨勢力就是「假台灣人」。台灣政治民主化之後,愛台灣的人一直羨慕美國人遵守制度的習慣,所以期待台灣人也有遵守制度的習性,並積極建立良好的制度,例如民進黨的候選人提名制度為了追求完美,改了幾次制度,國民黨在李登輝領導下也逐漸制度化,例如總統候選人的提名由以前「蔣家欽定」改成全國代表票選,是宋楚瑜不遵守制度而違紀競選,才使國民黨大敗,宋楚瑜支持者反而包圍國民黨中央黨部,行兇打人,目無法紀,他們認為只有具有純種新住民血統的人才能統治台灣,不但不遵守制度,還在台灣製造動亂,這些人是「假台灣人」。在宋楚瑜支持者包圍國民黨中央黨部期間,有太多台灣人情緒沸騰,準備對這些人反制,然而多數意見領袖不希望發生流血事件,所以安撫群眾,為台灣安定著想,所以這些是「真台灣人」。國安局出現秘密帳戶,但沒有任何跡象可看出有金錢流入李登輝私人帳戶,一些舊國民黨勢力不分皂白,就去翠山莊丟雞蛋,他們恨李登輝是因為李登輝使台灣政治民主化、平等化、自由化,他們一直藉機圍剿李登輝,這些人是「假台灣人」。當這些人去圍翠山莊時,有很多台灣人要去反包圍,因為宋楚瑜興票案出現以及美國有五棟房子曝光時,台灣人都沒有去包圍宋楚瑜,這些反李人士憑什麼包圍翠山莊?然而意見領袖為了台灣的祥和阻止親李人士反制,這些人是「真台灣人」。 

  以前「真台灣人」爭取民主、自由、平等時,「假台灣人」拚命對抗,但今日他們卻利用「真台灣人」爭來的民主與自由來傷害台灣,這真是很大的諷刺。 (作者陳茂雄╱中山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