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獨立、台灣邦聯化

邊緣的統獨立場:邊緣份子首次統獨大表態

假邊緣人(原載於《島嶼邊緣》1995年第13期,頁101-02

   (假)台灣人應怎麼樣看統獨?做為(假)台灣人的邊緣份子,在此試提出一些說法,供我們這些(假)台灣人作參考。

反對台灣統一

   邊緣份子的統獨立場簡單地說就是「反對以台灣統一為目標的台灣獨立」或「反對統派的獨立」。這是什麼意思?原來統派有兩種,一種是「中國統一」(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國家,不容台灣分裂出去)、一種是「台灣統一」(台灣是一個統一的國家,不容台北/澎湖/金馬/新竹...分裂出去)。台灣的左翼邊緣份子反對這兩種統派立場,而主張「急獨」。以下將詳加說明。

   邊緣份子的統獨立場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邊緣份子反對任何形式的愛國主義,「中國統一」是愛國,「台灣統一」也是愛國,邊緣份子都反對。用深奧一點的話來說,邊緣份子反對國族主義(nationalism)下的國族建構,國族建構也就是把國家機器統治下的各種階級、族群、性別等團體均同質化為同一國人。

   在邊緣份子的觀點中,國族主義下的國族建構,就像霍布斯邦所指出的,乃是在國家機器的協助下,為了正當化國家機器有效運作的建構過程。這個國族同質化的建構過程,不論是否真正完成,總是聲稱「國族已經締造成功」,或者聲稱這個「締造一個國族」的目標有著絕對的優先性。這種「一個統一國族」的至高性,也就是宣告國家機器規定的公共義務比其他社會性目標或社運目的有著絕對的優先性。

   此外,「國族已經締造成功」的聲稱也就是說國族已經統一,故而國家機器任何要求一致性的措施均是正當的,而且異質紛亂的人民主體既然已經是同一國族,也就是在政治方面可以被同質化地代表,那麼只透過正當的政治代理過程,國家機器就可以正當的統治人民。

   凡此種種,均說明了「國家機器的打造」和「統一國族的建構」有深刻的共犯關係。如果台灣獨立是為了建構一個統一的國族,那也就是在協助打造目前既有的國家機器,這個國家機器則是許多權力宰制關係的仲裁者或甚至維護者。

   以「台灣統一」或「統一台灣國族」為目標的台灣獨立,正符合了中共的利益,這是由於在中共的統一議程中,中共一定要和一個能代表台灣全民的政府談判,如果台灣不能統一,或不能被某個政府所代表,那麼中共所希望的藉由談判而統一之路就遲遲無期了,其他統一之路則將使中共付出太大的代價。

  台灣如果不應被統一為一個國族或國家,那麼邊緣份子會贊成什麼樣的台獨呢?答案是一種真正的台灣(人民)獨立,而非台灣國家機器獨立。

  地方應該立即獨立(台灣邦聯化)

  邊緣知識份子雖然反對統派的獨立,但是卻贊同「急獨」。例如,邊緣份子認為各地方應當立即宣布獨立,獨立於「中華民國(在台灣)」。雖然地方政府也是國家機器的一支,但在目前,台灣國家機器透過中央集權以及以中央政府為主導的方式來建立生命共同體、來統一台灣、締造台灣國族,在這種脈絡之下,和社運及草根力量結合的地方獨立自然有其進步意義,也將是擴大台灣民間社會的契機。

    地方獨立雖然乍聽之下不可能,但是這是受制於過去國族主義(也就是統一的國族和中央主導的國家機器必須緊密合一)以及國家主導等舊說的影響。我們不願在此規劃什麼藍圖,但是至少可以指出,現在地方自治以及地方的創制複決權之爭議均是邁向地方獨立的可能起步,老人年金的一國兩制也算是地方獨立的端倪。但是地方獨立和「地方包圍中央」[1]完全無關。地方獨立也不只是台灣國家的邦聯化,而更是寄望於社運團體從地方草根開始人民民主的實踐。

    毋庸誨言,地方獨立也是因為在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有矛盾對立的狀況下(例如雙方不同黨派而且政黨競爭規則未確立),並且有可能出現進步的地方政府之條件下,才使得地方獨立不是國族主義的小規模複製。

    此外,地方獨立將是對付中共併吞台灣的最佳策略。因為過去中共聲稱台灣獨立時將可能使用武力或封鎖,但是現在只有某些地方局部獨立,中共很難對付這情況。很多人認為未來兩岸的可行出路是中華聯邦,但是這應當和台灣的邦聯化同時進行,也才能為獨派所接受(獨派可以在台灣邦聯內建立一個台灣共和國,由於台灣邦聯與中國成立中華聯邦,所以中共由於投鼠忌器而不容易攻打這種形式的台獨)。

    台灣的統獨之爭其實不是沒有正面的意義,亦即,它使統一的台灣國族延遲形成。但是主流集團現在透過一連串的選舉(總統直選等),也就是政治權力合法及公平分配的爭,使國家機器取得了正當性,統獨之爭也在這個大形勢下對主流上層不重要了,和其他的政見之爭沒什麼兩樣。但是也由於統獨開始在下層成為一個話題,各種社運也可能需要自行尋找符合自己利益的立場,本文所述的邊緣知識份子立場則可供參考。

  

2004後記:「一個台灣國,兩種制度」或者「台灣邦聯化」

台灣邦聯化與台灣的地方獨立在今日來看,已經比1995年有更多的實踐經驗與有利形勢。因為除了原住民要獨立建國外(扁政府口頭承認的新夥伴關係之國與國關係,其實可以理解為台灣邦聯的一種形式──不過消滅高砂國的行徑卻顯示這是口惠而不實的),而且澎湖、金馬還有台灣各地(麥寮、新竹等)都傳出想要獨立建國的聲音(可參考附錄之地方獨立新聞)。此外,台灣的南北對立也儼然形成。還有,台灣社會內部在各種社會議題上也有很多爭議,其實也可以實施「一國兩制」來解決(例如興建核四、性工作除罪化、同志婚姻、代理孕母等等)。最後,在平衡統獨兩方面,統派的中華邦聯化,可以與獨派的台灣邦聯化同時進行,獨派可以在台灣邦聯內成立台灣共和國。總之,台灣邦聯化不是不可行的。

附錄:地方獨立新聞選輯

標題:魁北克地方獨立建國、成為加拿大國中國

進一步閱讀:



[1] 編按:民進黨在發展時期的政治策略,也就是希望能開始在某些縣市執政,以此來和國民黨掌握的中央政權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