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平等」與「左派進步」的照妖鏡

──假台灣人專輯序言

 

樓亮  (原載於《島嶼邊緣》第1399-100頁)

  島嶼邊緣》在一九九三年秋推出「假台灣人」專輯。

    出版後,批評不少。但更多的是「不解」與「誤解」。

    的確,一個新觀念從出現到被理解,需要一段時間。

   為了使更多人明白「假台灣人」的意義,葉富國立刻寫了<假台灣人出匭>一文,環繞著這篇文章我們也組織了其他幾篇文章配合,但是因為稿擠,這個「假台灣人」小專輯又竟然拖了一年多;但是這些文章不但沒有因此失去時效性,反而在現實的演進下,更顯出整個「假台灣人」論旨的先知卓見!

   在「假台灣人」專輯出現後不到一年,「假台灣人」所批判的新台灣人論述,更有了新的進展。所謂新台灣(人)論述的中心話語,亦即,台灣的四大族群都是台灣人或者新台灣人,不旦成為國民黨(主流與非主流)、新黨、民進黨的「共識」,也得到資產階級意識形態機器的大力宣揚:像《新觀念》雜誌、《遠見》雜誌等均極力鼓吹。

   新台灣人論述在實質上產生的效果,一直是我們分析的主題,此處不再贅述。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表面上,新台灣人論述據說是為了「族群平等」與「族群和諧」,可是當一個有進步潛力的論述不再串連階級性別等邊緣論述,反而去串連主流的國族國家的論述時,它原本想達到的「族群平等」也變成完全空洞的言詞!

   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今天,每次涉及族群問題時,在新台灣人論述下產生的族群代理人,不論是外省政客或客家大老,有誰不大談族群平等與和諧呢?有誰不使用新台灣人論述來辯解代理人自己的利益呢?可是這不但沒有改變「族群平等」的現實,反而把許多可能串連在民主及社會平等的議題都單一地化約到族群問題上;這當然更使所謂的「族群和諧」不可能了。

 「假台灣人」的提法正是為了一方面正視族群問題(以防這個問題被「教條派」化約到階級或性別等問題),另方面,在族群論述內部去串連其他社會平等及民主的論述。

   假台灣人」在論述邏輯上刻意諧擬「新台灣人」,宣稱台灣有五大族群,除了統治階級、學者等主流論述宣稱的四大族群外,還有「假台灣人」這一族群。假台灣人也是台灣人,台灣就是這五族共和的現實。

   由於假台灣人也是一種台灣人,故而假台灣人也保留「台灣人」論述原有的抗爭及進步意義。更有甚者,假台灣人不但是對抗國族主義的利器,更將是對抗帝國主義併吞的利器(試想:中共可以對任一族群喊話收編,但如何去和假台灣人喊話收編呢?

   假台灣人是弱勢邊緣者或一切被壓迫者的自我認同,那些被「四大族群」排除在外的工人、青少年學生、婦女、性少數、殘障、消費者、計程車司機……都可以在「假台灣人」下找到自己的「台灣人」認同或族群認同。

   那些不願被主流集團所再現或代理的原住民,不願被「新黨」代理的外省人……等等也更應加入「假台灣人」的行列。

   某些號稱「左派」或「進步」的人,雖然高唱族群平等及階級正義等等,但是卻在新台灣國族的營造工程下賣力。「假台灣人」論述就是這夥人的照妖鏡。因為對於「假台灣人」這個認同台灣的族群,真正的左派進步人士一定會大力擁讚並承認其作為台灣人的地位;真正追求族群平等的人,也一定會樂於鼓勵這個新族群的形成、召喚及現身。可是我們卻看到某些號稱「左派」或「進步」的人士,嫌惡假台灣人破壞了他們邁向主流及權力中心的「大計」,以耳語的抹黑技倆來攻擊假台灣人論述。

   這些假左派、假進步人士平常也會嚷嚷「階級」、「性別」等話題,但是談到國族營造時,不是把這些話題當作下個階段再好好處理的話題,就是把這些話題當作點綴、口惠而不實。(他們都會承認,台灣民族內部當然有階級和性別的問題,但在國族營造的新台灣人論述中,只有「族群」才是真正的中心)。現在「假台灣人」摻雜了「族群共和」,把階級、性別、性少數等邊緣弱勢話題帶入國族論述。這使得人們在談台灣民族的族群構成上就必須面對邊緣論述的挑戰,這就徹底破壞了假左派進步人士的論述策略,因為他們的策略原來就是要來個「分而治之」,把階級、性別、族群等問題分別處理,這樣就可以不必在每個議題上都碰到階級、性別與族群的問題;這樣一來,假左派進步人士就可以掩飾他們自己在許多議題中反動的階級立場、性別立場、性主流立場等等。

   由於假台灣人恰恰在「族群-國族」問題上,把階級、性別等被壓抑的再度帶回來,變成假左派及假進步的照妖鏡,所以遭到他們的嫌惡和抵制。

   「假台灣人」專輯中曾經批評過「外獨會」,認為他們對外省人的召喚完全沒有效用,應當在當時的關頭,以其它的召喚使多數外省人成為反蔣、反國民黨、反金權、反性別歧視的民主進步力量。後來外獨會果然並未爭取到外省人的認同,結果反而讓新黨在族群政治的推波助瀾下,利用外省人而壯大自己,並且明顯地走向反動的道路。新黨並不是只靠所謂外省人的族群危機感而壯大的,它還吸納了外省人不滿的與受壓抑的(階級的、性別的、被統治的)經驗,而轉換這些不滿能量到新黨政客的反動方向去。

   「假台灣人」專輯問世後,台教會《台灣民族主義》及「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的七週年會議上的一些論文均處理或回應了假台灣人專輯中討論的「國族營造」、「國家機器的打造」等現實問題。這場辯論顯然還會繼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