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假台灣人中的台灣人乃是指台灣國族。至於,則主要是後殖民論述中像Homi K. Bhabha提出的hybrid觀念,此字有雜種雜交「摻「摻的意思故而,假台灣人也就是雜或假台灣國族的意思

假台灣人批判的對象之一則是近來台灣所流行的新台灣人論述,這個論述基本上說:透過台灣閩南、客家、外省及原住民四大族群的平等互動,而形成新台灣國族,不論閩南、外省或原住民,大家都是新台灣人。

新台灣人的論述因此揚棄了本質主義式的台灣人論述,而指向一個未來的、開放的、交互主體下互動形成的新台灣人。

假台灣人對上述新台灣人論述的批判,其實直指國族問題的中心,限於篇幅,不在此敘述。不過,在雜或假台灣國族的企圖下,這個專輯的一些文章指出,假台灣人是台灣的第五大族群,是台灣四大族群之外的一個新興族群,這個族群是國家機器在以四大族群來建立生命共同體此一國族同質化過程中出現的渣滓(族群),是安公子、懶女人、低能、好色男女、流浪者、外勞、瘋漢狂婦、變態、假台灣人、同性戀、共產黨、縱火者、新新新人類、崇拜媚外者、午夜牛郎、通姦者……等一切沒水準的、畸零的、異質的、偏差的、邊緣的人渣大軍,或雜種雜碎生命共同體。在鉅型的國族敘事中,在各種充滿現代化迷思的國族寓言中,假台灣人雖然無法被代表或被呈現(represent),但是卻在國族營造或國族同質化的過程的旁邊,一天天地蔓延滋生、遊牧逃逸、戰鬥遊戲。島嶼邊緣假台灣人專輯則是對此一事實的歡樂論述,也是站在台灣工農婦女學生殘障環保團體等弱勢人民立場,向霸權集團的主流論述說一次尖銳的、針鋒相對的政治挑釁與進攻。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此專輯中有數篇文章均提出了「國家—民族共犯論」,指出國族認同的建立即是國家機器的營造。這樣的提法勢必將對本土有關國族的討論帶來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