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不能解決吸毒問題、禁藥應在管制下合法化
一位台大副教授遭到剛減刑出獄的吸毒者殺害,引發了廣泛的爭議。筆者在此想就吸毒犯的問題做一討論。從大的方向來說,吸毒犯應該是減刑的對象,因為監獄並不是有效處理吸毒問題之處。詳全文
何必耗費資源抓大麻?
這幾個月的藝人吸食大麻案,隨著偵察、出庭、藝人道歉、勒戒的劇情起伏,在媒體上熱鬧了好幾陣子,填補不少新聞版面。不過,如果吸食大麻的不是藝人而是普通人,顯然就會因為缺乏娛樂性而不被報導,甚至我們有理由懷疑司法檢調單位是否會投入這麼多資源與人力去不斷深入追查涉案藝人。由於刑事偵察與司法資源是有限與寶貴的,如果不成比例地投入輕微犯罪,我們也要質疑其效益何在?詳全文
匪夷所思的【藥物合法化】?!
2004年一些大學生與運動社團在各個大學舉辦巡迴座談,討論由轟趴事件所引發的同志污名、愛滋感染者人權、媒體呈現、法律程序正當性與藥物文化等一連串問題。其中也有人提出藥物合法化的訴求,教育部官員卻表示「匪夷所思」,並且認為要加強對學生的品德教育。詳全文
為什麼我們需要結束禁毒戰爭
合法地管制和徵稅大多數現在被列為非法的藥物,會大大減少犯罪、暴力、貪污、黑市、以及摻假和不受管制藥物的問題,並提高公眾的安全。
我的意思是,大麻、可卡因、海洛因和甲基苯丙胺的市場,是全球性的商品市場,就跟全球的酒精、煙草等其他市場一樣。有需求,就有供應。趕絕了一個,另一個還是會不可避免地出現。人們認為,禁止是最終極的規管方法,而事實上,它代表的是規管退位,並由罪犯去填補這個空缺。我們真正需要做的是把地下的毒品交易市場盡可能帶上地面,盡我們所能明智地規範它,以減少藥物以及禁制政策帶來的危害。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