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用藥或自我醫療,是近年來醫療政治中的重要趨勢,病人很多時候是自行使用處方藥物,特別是心理疾病者。有人認為這個趨勢在結構層面,起因於健康保險的昂貴,醫療品質的低落(例如看病匆匆),慢性病的普遍;因此,大眾用藥或自我醫療其實是把健康的責任轉移到了病人個人,藥物工業則把病人變成「消費者」、「選擇的權利」;而且因為自我用藥而使得很多人產生上癮或依賴,以及副作用的危險性。但是有別於上述的另類觀點則指出:大眾用藥還必須從病人能動地抵抗醫療專業權力的角度,還有現代性的反思等角度來思考。


         
 
相關文章
卡維波
大眾用藥的時代  
 
王瑞琪
FM2治療憂鬱症 不會吧!   
 
Sheldon Richman
不可剝奪的自我醫療權  
  大眾用藥的公共健康價值
   
 
大眾用藥的理論基礎
甯應斌
威而鋼論述的分析:現代用藥與身體管理〈pdf檔〉
《台灣社會研究季刊》33期,1999年三月,225-252
 
 
     
 
相關連結
  新的大眾(自我)用藥文化--紐約時報特別報導 ''Young, Assured and Playing Pharmacist to Friends'' (''Being a Patient'' series, front page, Nov. 16, 2005),後續讀者投書The New Culture of Self-Medication,November 20, 2005

 
    自我醫療網站http://www.wsmi.org/pdf/fip.pdf  
    主流色彩的自我保健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