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2治療憂鬱症 不會吧! 

王瑞琪/大學講師

分享藥物、藥食不分、亂增劑量 都是不對的 

王瑞琪/大學講師


據報導,民眾的用藥行為裡,最要不得的五項習慣就是「送藥、儲存藥物、隨便停藥、分享藥物、藥食不分」,結果不是傷肝就是傷腎。對照這些日子來的新聞事件,真是讓人感觸良多!

記得日前澎恰恰在記者會上拿出一大堆藥物,當眾宣布他吃的是哪些藥,甚至在現場就挖了一大勺「胃散」來服用。我開始杞人憂天:「民眾會不會自己跑去買FM2來治療所謂的『憂鬱症』?」、「已經喝感冒糖漿成癮的人會不會喝得更理直氣壯?」、「不肯去醫院看腸胃科的人會不會紛紛開始吃胃散?」

過了兩天,演藝界的老大哥余天夫婦去探視澎恰恰,據說他們「帶了十幾顆自己在吃的藥物給澎恰恰」。然後,我又看到某個有線電視台邀請一位曾經罹患憂鬱症的演藝人員現身說法,她在節目中一字一字地將她常用的藥物名稱拼出來,並敘述了自己某夜非常傷心、一次吃了多少顆的往事,而節目邀請來的醫師就含笑坐在那裡,什麼話都沒有說。

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個人都成了醫藥專家?藥物可以治病,當然也可能傷身;身為公眾人物,可以這樣鼓勵民眾使用某一種藥物嗎?當然,他們會說,我只說我自己使用過,又沒有「鼓勵」別人用,然而,公眾人物的一舉一動都引人注目,影響深遠,怎能不惜字慎言?

精神科的藥物其實差之毫釐失之千里,治療恐慌症的藥物可能用在憂鬱症上根本沒效。假如有人想辦法弄來了某個明星說的那種藥,吃了以後發現對他的「憂鬱症」一點功效都沒有,會不會萬念俱灰、加速走向死亡?

其實以上報導所提到的藥物多半是助眠劑或抗焦慮劑,並不是治療憂鬱症的正統藥物。但難道他們的醫師都誤診了嗎?我相信有些時候醫師對病人解釋病情可能語焉不詳,或者挑病患所能理解的來說,我們能夠確定光靠這個藥就能治療這種「病」嗎?更何況,每個人的體質不同,適合甲的藥未必適合乙,又怎能類推?這些怪現象中最最不可原諒的是:病人自己胡亂增加劑量,明顯吃了過量的藥物,醫師為何不利用媒體作公開的社會教育呢?難道說,那種藥物真的像「安慰劑」一樣,吃幾顆都沒關係嗎?

據調查,大學生有相當高的比率處於憂鬱狀態,一葉知秋,整個社會似乎都處在這一股藍色的浪潮中。我們都聽過「憂鬱症是二十一世紀威脅人們身心健康最普遍的疾病」;不管你相不相信,想要正確面對這個「世紀之疾」,就從正確使用藥物開始吧!

【2005-10-03/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