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用藥的時代

卡維波
日昨聯合報的民意論壇刊登了王瑞琪的一篇談民眾濫用藥物的文章,其中心論點是希望大家聽從醫生專業,而不是由民眾自行用藥。不過這種站在醫療專業立場的論點也有其盲點。

首先,很多被當作「濫用」藥物的人並非村夫愚婦,反而是有一定知識程度的人,為了保護自己的身體而使用藥物。由於當前藥物的知識資訊發達,許多人都會去搜尋並且理解藥物的各種作用,病人由此所得到的資訊有時會提供給醫生參考,有時會用來檢驗健保或醫生所提供的處方藥物是否恰當或合用。有些時候連醫生也未必清楚某個藥物的全部資訊,而病人有了藥物知識和用藥經驗,才能和醫生討論合宜的用藥。

其次,公開分享用藥經驗並不是壞事。國外用藥者透過網路來分享彼此用藥經驗是很常見的,台灣的憂鬱症病友也偶而這樣做。雖然由於每個人體質和狀況不同,用藥經驗可能會有差異性,但是廣大病友的用藥經驗未必是醫生所全知的。越多公開分享的用藥經驗,就越有參考價值,所以值得鼓勵。

再者,由於個人用藥有時是因為該藥物可以帶來某些副作用,而有關這些副作用的知識尚在發展中,此時的用藥因此很難說是否為「濫用」,相反的,這種有濫用之嫌的用藥經驗反而可以協助發展「正確」的用藥知識。

最後須強調的是,不應為了「嚇阻」而把用藥或藥物污名化。像FM2被說成是「強姦藥片」,很多藥物則被分類為或稱為「毒品」,這些做法只是持續用藥的蒙昧主義,而非鼓勵現代人更有知識的用藥。

隨著藥物的不斷進步,以及大眾對改善情緒心理和身體機能藥物的需求增加,我們必須認識到一個大眾用藥的時代已經來臨。家長權威式的管制嚇阻或醫療的專業支配,不能解決「濫用與使用藥物的界限日趨模糊」的現象。平實看待各種藥物,便利大眾獲取有關藥物的知識,提供交流用藥經驗的公共園地,才是更前瞻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