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列表
匪夷所思的「藥物合法化」?!
日據時代台灣壓片相關照片
監獄不能解決吸毒問題、禁藥應在管制下合法
何必耗費資源抓大麻
煙草是藥嗎?
放心藥解放
穆勒 J. S. Mill 論放心藥
藥解放:反反毒--紀念李瑞
反毒戰爭大哉問
香煙與大麻
女性抽煙政治學
迷幻烏托邦
令人沈醉的旅程-迷幻、搖頭與次文化
威而鋼論述的分析:現代用藥與身體管理
歧視婦幼的禁煙懲罰
大眾用藥〈專題〉
   
   
   
   
   

女性抽煙政治學

小招

  

我喜歡抽煙,但很多人看到女人抽煙總是有一些奇怪的心態。

有人看到女研社的社員抽煙,認為女研社的人抽煙只是一種對時尚的盲目追求;看到單身的女人抽煙,就認為這些女人在色誘異性;如果這個抽煙的女人已婚,那麼不管她是否懷著小孩,都能跟這些存在或不存在的小孩身心健康、養育良善與否扯在一起。

有一天,我突然發覺男人不只管女人抽不抽煙,他們居然連女人抽煙姿勢是否合乎他們的標準都要加以指正,女人抽煙只能規規矩矩,直來直往,從嘴巴吸進去的,就不能從鼻孔呼出,因為不雅;即使從嘴巴將煙吐出,也不能因避免將煙吐到對方臉上而仰臉吐煙,因為會強化女性抽煙不正經的刻板印象???!!!

女人抽煙不會只是盲從。抽煙不只是效仿男人的作為,不只是向男人示魅(媚)的手段,女人抽煙是向傳統父權規範的宣戰。女人抽煙之所以引起他人側目,是因為跨越性別刻板印象中的女性規範。傳統觀念中的好女人、賢妻良母、純情禁慾的女性都是不抽煙的,但是不管這些女人品行多麼高尚,一管短煙,就能將她的形象全面扭轉。

「誰能抽煙?」,就是一種父權價值觀的展現, 520 酷煙胎死腹中,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因為 520 酷煙設定的是青少年與女性消費群,所以引起禁煙人士的反彈,然而這些禁煙人士事實上也算是保守父權的代言人,如果 520 酷煙一開始的消費群定位是一般成年男性,或許不會引起這些禁煙團體如此大的反彈。

沒錯,抽煙有害身體。但是身體是我的,要怎麼對待我的身體,由我自己決定,不是嗎?政府及某些高舉捍衛人民健康大旗的基金會,要求禁煙、戒酒,現在連既不噴二手煙,吃後也不會神智不清駕車肇事的檳榔都要被禁,就像傅科所說的,人民的身體逐步陷入國家監視與掌控之中。西方第二波婦運的著名標語「個人即政治」,爭取的不只是「性自主權」與「墮胎權」而已,而是更進一步擺脫國家假科學權威之名對人民身體所進行的宰制。

對許多女人而言,抽煙是一種自我解放的實踐。剛開始接觸女性主義論述時,女性主義者說的頭頭是道,自己卻常常陷入跟著書上說一套,實際上做的確是另一套的困境之中。我的重點並不在討論某些女性主義者所具有的偽善性格,我要說的是,女性主義者不是天生的,也同樣必須歷經從父權的包袱中掙脫而出的歷練。很多女性主義者要她的信徒別在意別人對自己身體的眼光,卻又一天到晚告訴這些女人「男人用什麼眼光看妳的身體」,試問女人要怎樣才能跳脫出「男性凝視」的包袱呢?想要追求身體解放的女人要怎麼跨越起步的性別柵欄?給女人一個自我解放及挑戰的起點吧。這些起點,可以是抽煙、喝酒、吃檳榔、不穿內衣,這不是向男人看齊,而是挑戰男人的特權。

轉載自《女聲》第0009期 1999年10月26日 (http://www.wov.idv.tw/newsletters/wov0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