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璩美鳳/陳文茜」是面照妖鏡--

女人用身體換取政治權力與金錢,如果這是錯的,
那麼,男人用政治權力與金錢換取身體,也應該是錯的,
但是從璩美鳳到陳文茜,我們看到的卻是:
只針對女人而不針對男人的雙重標準。(全文由此進入

相關文章

玉女復仇計化

倪夏戀風波︰一個女巫的誕生與馴化

倪夏戀風波︰好男好女再度現形

為什麼璩美鳳的戲碼令媒體不安(何春蕤)

為什麼好女人討厭璩美鳳?

女性從政與緋聞林興亮

讓她穿上衣服吧(桑品載)

陳文茜現象裡的性、性別與性格(中時社論)

璩美鳳的演技與舞台    (劉益宏)

阿諾的璩美鳳的不歸路(黃碧端)

性.糖果.文化 讓人身心更健康(陳家豪)

台灣阿誠壞女人歹下場遭抗議(聯合報)

 

相關連結

緋聞汙名何時了、修法立法正其時

 

改寫壞女人文化腳本


◎何春蕤 (2002.01.19  中國時報)

 

    經過一個多月的沈寂 ,璩美鳳在性愛光碟事件後開始積極接觸媒體和出版社,準備復出江湖。這個舉動又再次掀起媒體熱潮。
 
    八卦雜誌發行人對雜誌附送性愛光碟之舉雖然自稱「替天行道」,但是總算曾經為了侵害璩美鳳的隱私而向她公開鞠躬道歉。相較之下,首度電視專訪中的媒體人自命「社會檢察官」,在冷酷檢驗真理的旗幟之下高傲追問的,卻仍是不脫八卦格局的窺伺問題。同一時間,原本曾對璩美鳳被偷拍曝光深表同情的文化人和學者們也換上了一副嚴厲的臉色,紛紛在媒體上發出憂心之語:有的認為璩美鳳不夠誠實,避重就輕,一心只想操弄媒體;有的則擔憂她太快復出,不夠沈潛,將會帶來錯誤的社會示範。
 
    仔細聽聽這些人的質疑,就會發現她們最在意的問題是:璩美鳳是否已經「悔過」?而就她/他們而言,「悔過」只能以兩種形式來證明。一種就是如某媒體人所言,璩美鳳應該躲到南美洲某個山洞中靜思或者投身某偏僻山地做義工;也就是說,她應該忍受社會放逐,以贖罪的心態靜候社會的寬恕,而不能抹去眼淚,抬頭挺胸,亮麗的重返社會。第二種悔過的表現,就是謙卑而全面的開放她的私密生活、心靈深處或任何可能的政治暗盤,任憑記者或其他人詰問、搜索檢驗或評論,如果她回應時有任何保留或遲疑,或是說出不在預期之內的謙恭答案,那就是不夠誠實。換句話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這兩種「悔過」方式其實就是傳統文化中所有被圍剿的「淫婦」的下場。丁乃非教授曾經顯示,社會不容淫婦(或被玷污的女人)在醜事曝光後仍然「不知羞恥」的招搖過市,而必須自盡、死亡或不知所終,或者遁入空門、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這就是為什麼事件之初,很多人預料璩美鳳可能會終生躲到非華人地區去隱姓埋名。)正是因為傳統文化腳本不容壞女人有好下場,故而不管是放逐或是公審悔過,都是在企圖剝除淫婦原有的獨特自我風格,企圖廢去淫婦掀起江湖風雨的能耐。
 
    璩美鳳在大眾記憶猶新的情況下迅速出現在最普及的媒體上,以最平實的方式現身,她已經具體的拒絕了被社會繼續放逐,無視「身體隱私被全民共賞」的羞恥。媒體人驚訝之餘,不斷逼問璩美鳳有沒有羞恥之心,其實就是要求她趕快就位,重回傳統文化腳本,以萬分的羞慚來展現她向主流價值的屈服認罪投降。然而璩美鳳有策略的應對和有尊嚴的道歉,卻徹底改寫了傳統淫婦的命運:這回,淫婦風風光光的重返社會,甚至還以醜事所帶來的名聲作為資源,繼續謀求己身的利益。
 
    璩美鳳的積極現身和最新發展的陳文茜住宅偷拍事件,在這個時間點上集結成社會道德的爭戰點。大眾是要維護偽善的道德高標和傳統的人際分野,理直氣壯的把璩和陳打入十八層地獄,以鞏固社會對「壞女人」的放逐和撲殺?還是能夠逐漸看穿道德義憤底下的法西斯妒恨情結,超越好女人/壞女人的強制區分,學會尊重隱私權與公眾身分之間的微妙平衡?
 
    繼起的無數女性公眾人物將持續測試並塑造這個社會的成熟與務實。
 
    (作者為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