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開講 

 
 

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台灣網拍賣處女膜

 
  網路大驚奇 可買處女膜

自由時報20040817 記者王昶閔╱調查報導

heyman2.jpg (20872 個位元組)「什麼都買,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這句網路拍賣網站的廣告詞果然沒有誇大,因為現在連「處女膜」都能上網買賣,而且還是隨開即用的「隨身包」。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號稱讓妳五分鐘變處女的人工處女膜來路不明,兩位網路賣家中,一位賣的是宣稱來自日本的散裝貨,卻提不出任何證明;另一位賣家賣的竟是之前在中國備受爭議的劣質處女膜「萬里紅.玉女膜」。

這類名為人工或人造處女膜的產品大同小異,號稱無需手術,花五分鐘就再造處女身。每包人工處女膜中內含兩片深紅色、狀如玻璃紙般的薄膜。

業者宣稱,只要行房前,將薄膜揉成小團塞進陰道內,就會化成血水般鮮紅、濕黏,待性交時便可模仿處女初夜落紅與陰道緊實感,同時業者也提醒上場前可得先磨練演技,「應適當改變體位,使男方開始時不易進入,並配合處女膜破裂時出現的撕裂痛」。

記者調查,目前在同一拍賣網站上販賣處女膜的有兩位賣家,一位是今年一月開始賣的陳先生(化名),賣的是號稱來自日本,卻沒有外盒,僅是錫箔包裝的散裝貨;另一位則是兩天前才上網刊登,賣的卻是之前在中國備受爭議的「萬里紅.玉女膜」。heyman1.jpg (12151 個位元組)

據了解,兩、三年前,人工處女膜就開始在中國各地熱賣。八月初,中國吉林省長春市一位張姓女子在新婚之夜使用,不料濕黏的處女膜從私處「整團」掉出,令何姓丈夫火冒三丈,隔天提出離婚,張姓女子向媒體爆料,於是「劣質人造處女膜新婚露餡」引發各界熱烈討論。

而中國四川成都亦有一男子曾向當地媒體投訴,說女友陰道就感染、發炎,醫師認為是受到不明化學藥劑刺激,女友才坦承自己用了「萬里紅.玉女膜」,男子想向廠商求償,不但賣的人早就不見蹤影,外盒上的聯繫電話也都是假的。

當地媒體報導,去年十月中國鞍山市衛生局曾對外表示,「萬里紅.玉女膜」偽造批准文號、聯繫電話,將予以取締;到今年六月又見媒體報導該產品「涉嫌假冒偽劣」,更有醫師初步鑑定,內容物成分可能對人體有害。

今年五月「人造處女膜與其修復劑,高科技進口產品…」在網路上大作廣告,上海市藥監局循線追查,發現上述產品只不過是浙江批發過來的塑料紙與不明液體。不過,中國衛生部門對這些產品,並未能積極有效管理,抓不勝抓。

拍賣網站上另一位賣家陳先生(化名)則澄清,自己賣的處女膜不是中國貨,而是趁赴日出差時帶回,因擔心無法通過海關,所以僅有錫箔包裝,沒有外盒,也無日文說明書,更奇怪的是,日文的相關網站,連他自己也找不到。

據了解,中國的同類型人工處女膜種類繁多,風行的程度,讓「男人在新婚之夜,別忘問妻子用哪一牌的處女膜」一度傳為笑談。較具知名度的品牌包括廣西的「萬里紅.玉女膜」與浙江的「初夜膜」;最近則又出現最新的「聖女.貞德紅」,號稱是日本進口,不但在中國的情趣網站上熱賣,招商廣告更是隨處可見。

令人意外的是,一家名為「台灣精致科技」的中國台商電器公司,在公司網頁上強調自己是「聖女.貞德紅」的「台灣總代理」,主攻市場是「東南亞、南亞次大陸以及中東地區」,並號稱與日商簽訂合約,有日本藥物局核可字號,接受各地網路、信用卡訂貨,一盒價格高達兩千三百元。

不過在日本幾個知名搜尋引擎上,都查無「聖女.貞德紅」的網頁,或許是中、日文化差異,竟連「處女膜」相關的討論都不多,也很難找到「人工處女膜」,到底是不是日本製作,是否經合格檢驗,恐需進一步查證。

據了解,少數情趣用品店以及部分跑單幫客,偶而會進些人工處女膜,不過,記者走訪華西街六家情趣用品店,其中五位業者都說「沒聽過」,僅一位老闆娘說,兩、三年前曾經流行過一陣子,不過因為很少人買,現在已經不賣了。

一位張姓催情藥物盤商私下表示,這種產品市面上真的很少見,以前買的也多是一些為了多賺「開苞費」的賣春女,有很多種品牌,現在要調貨也比較難,一般來說都是「西藥」(春藥)系統的,才有在賣。據他了解,這些人工處女膜的來源,包括中國、歐美、日本等地,也有少數是本地人自行製造。

人工處女膜品質堪慮,到底這些薄膜裡賣的是什麼藥?目前所見人工處女膜的成分,大致為天然蛋白膠、合成膜、血紅素、羧甲基纖維素、膨脹素、水溶性基劑等。

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表示,上述這些成分當中,所謂的「血紅素」比較值得注意,因為這不可能是能攜帶氧氣的「人造血」,應是一般色素,若有不肖廠商為節省成本,採用工業用色素,內含重金屬成分具有毒性,一旦放入陰道中,就可能引發過敏、發炎、中毒。

他表示,至於其他像蛋白膠、膨脹素,大概就是一些膠狀物、漿狀物,以及遇水會膨脹的纖維素,若成分標示屬實,應該沒有大礙,不過中國的品管令人擔心,在沒有台灣主管機關把關下,這些產品可能良莠不齊,陰道內組織細緻,容易感染細菌、吸收毒素,建議消費者別輕易嘗試這些來路不明的產品。


賣家現身說法╱她為嫁豪門 當「二代」處女

記者王昶閔╱專訪

陳先生(化名)現年三十二歲,目前在台北市某公司擔任通訊系統工程師,今年一月起,在國內最大的一家拍賣網站上秘密販售「人工處女膜」,七個月來,共賣出三百多套。

據他統計,購買者超過兩百人次,清一色都是女性,約有兩成是為了結婚、有八成是為了取悅男友,其中有五位是酒店小姐。

「時代變了,現代女性比我想像中大膽多了。」兩百多人次中有二十幾位要求當面交易,並現場指導使用方式,卻從沒有一個覺得尷尬,反倒是陳先生一開始既怕又害羞。這些前來當面交易的女性中,各色各樣都有,有些風塵味很重,「一看就知道是做哪一行的」,多問她兩句,還會說,「又不是不給你錢,也沒殺價,問那麼多幹嘛?」性工作者則是他的主要客源,人數不多,需求量卻很大。

幾個月前一位酒店小姐買回試用後,陸續介紹給四位同業,現身過的有三位,年紀平均二十出頭,才短短幾個月時間,就買入將近一百套,平均一次買十套。她們說,反正就對客人佯稱是第一天上班,只要看到初夜落紅,男人就暈頭轉向,賣春價碼就三級跳。

除了酒店賣春女外,也有少數是被男友霸王硬上弓,甚至有兩位是慘遭強暴。對於自己的過去,有些女性並不避諱,有人完全不說,但大多數人或多或少都願透露一點。

因為婚期將近而來買人工處女膜的女性,大約有三十多位,有少數坦承是「為嫁入豪門而重當處女」。不久前一位空姐才與他當面交易,外貌美麗令人驚豔,氣質也不俗,她說是因為「男方家世很好」,才對過去有所隱瞞,最近快結婚了,只好趕緊想辦法補救。

陳先生表示,這些女性憑外貌或聲音判斷,大多是在二十到三十歲之間,只有一位是未成年,是個十五歲的國中小女生,十二歲就有性經驗,最近新交了一位二十二歲的男朋友,為了怕男友嫌棄,只好當二代處女。

陳先生說,上網賣人工處女膜確實是一項前所未有的經驗,讓他驚覺「處女迷思」對女性的束縛仍然很深。他表示,一片賣一千元,七個月來賣出三百多片,三十萬現金入袋,平均每天就有一人要買人工處女膜,市場真的不小。